惊悚犯罪《凶案清理员》电影解说文案

解说文案1个月前发布 niuBig
645 0 0

惊悚犯罪《凶案清理员》电影解说文案

惊悚犯罪《凶案清理员》电影解说文案

又名: 追凶线索 / 清洁工

这个女人带着大包小包来探望母亲

却发现母亲在三天前意外身亡

鲜血流满整间房屋

在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

一条生意链开始转动

先是葬礼一条龙

而后是律师财产分配

不过在这其中

还有一项不起眼

却十分重要的工作

现场清理

这项工作和家政清洁工类似

不同的是要面对腐烂的死尸

粘稠的血水

满屋的恶臭

以及各种各样的病毒

所以很少有人能坚持干下去

汤姆却是个例外

他曾是一名警员

却因为某些原因主动辞职

现在经营着一家凶案清理公司

并且每次都亲自上阵清理现场

俗话说走夜路多了

难免碰上鬼

这点同样适用于汤姆

随着他打开一扇豪宅大门

一场可怕离奇的阴谋正式到来

大家好今天让我们来翻阅悬疑片

《凶案清理员》

这天 汤姆接到一个新生意

处理45只猫的尸体

但他显然不愿去做这种事

就在犹豫间

汤姆忽然看到另一张单子

凶杀案这个词语瞬间引起他的兴趣

这可比清理猫尸体有趣多了

汤姆根据地址来到一座豪宅

他从花盆底找到雇主留下的钥匙

随着门把手转动

房门应声打开

汤姆习惯性呼唤房主

却始终没人回应

空旷的房屋中唯有诡异的寂静

他没有多想

转身来到客厅

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映入眼帘的是大片暗红色鲜血

尽管场面有些毛骨悚然

但汤姆早已见怪不怪

他打开工具箱

开始录音在将现场情况拍摄完毕后

开始了一丝不苟的清理工作

很快 整间房屋焕然一新

忙碌一天的汤姆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

忽然闻到浓郁的香气

发现是女儿

正按照母亲的菜谱制作食物

汤姆的妻子在几年前被歹徒杀害

尽管凶手最终得到应有的惩罚

但失去的亲人终究不会再回来

支撑他和女儿罗丝相依为命

晚饭时罗丝解释说

之所以翻除母亲的遗物

是因为今天的家庭作业

是研究一位历史人物

对于罗丝来说

母亲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番话让汤姆眉宇间浮现出一抹悲伤

不过他并没有阻止女儿的行为

的确 应该让罗丝多了解一下母亲

次日清晨

汤姆正准备去上班

忽然

在口袋里摸到昨天凶案现场的钥匙

他顿时懊恼起自己的马虎

急忙下车赶去豪宅归还

然而汤姆刚来到大门前

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他推门走近后

竟冒出一群欢快的孩子

这让汤姆一头雾水

昨天屋内还是凶案现场

今天怎么就办起了欢迎会

难道是我穿越到平行宇宙了

这时 人群中一个女人意识到不对

他来到汤姆面前解释说

自己在为侄子庆祝生日

没想到闹了个乌龙

可这就更奇怪了

难道女人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汤姆压下疑惑

询问屋主在不在

女人声称昨天家里没人

丈夫也不在

有什么事可以和他说

汤姆得知女人名叫安妮

丈夫诺卡正是房屋的主人

这点和信息一模一样

根本不会出错

然而他却谎称找错人家

转身离去

因为这件事有太多的疑点

汤姆根本不敢确定安妮是否值得信任

回到公司后

汤姆向警局询问凶案情报

却得知根本没有这桩案件

就连负责的警员也是查无此人

这下汤姆心中的惊恐更甚

昨天发生的一切仿佛一场梦境

可手中钥匙那真实的触感不断提醒他

昨天那不是梦

真的有个人死在了豪宅里

汤姆越想越心惊

尽管不清楚具体什么事

但警察的直觉让他明白

自己很可能卷入到一起阴谋中

汤姆急忙将清洁记录藏进抽屉

可这仍无法让他冷静下来

随后的一天始终心神不宁

为了搞清楚这件事

汤姆找到许久没有联系过的搭档埃迪

二人约定在酒吧碰面

如今转成文员的埃迪忙得焦头烂额

上周警局局长因为贪污受贿的丑闻

被迫下台

导致整个警局人人自危

几天的时间

已经有30多人找埃迪申请退休

生怕查到自己头上

看来庄严的警戒内部早已糜烂不堪

就在这时

电视上突然播放起一则新闻

正是关于那座豪宅的男主人诺卡

警方在火车站找到他的汽车

初步判断可能是人口失踪

汤姆顺势询问起埃迪详细信息

不过这件案子今天才发现

埃迪也不是很了解

好在酒吧里还有知情人士

那便是负责调查此案的警探吉姆

吉姆与汤姆也是多年好友

看到他后极为热情的走来打招呼

听到汤姆的询问

吉姆告诉他

所谓的失踪只是糊弄媒体的说辞

这起案子他一眼就能看出是谋杀

因为诺卡的邻居

昨天看到有清洁车出现在豪宅外

如果他真的是失踪

为什么要叫家政服务呢

吉姆说的风轻云淡

可汤姆心中已经掀起惊涛骇浪

不过他毕竟混迹警局多年

早已练成喜怒不形于色

等吉姆离开

埃迪神秘兮兮的告诉汤姆

自己还知道些内部消息

诺卡曾经和警局局长走的很近

不久前 他和检察官谈好条件准备出庭

执政局长

却在这风口浪尖凭空消失

并且诺卡刚失踪

吉姆就接手案子

很难不让人怀疑背后藏着可怕阴谋

不久后 微醺的汤姆二人离开酒吧

埃迪坐在车里连连感慨

他其实挺羡慕汤姆

虽然失去了妻子

却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

不像他自己

一把年纪了还是个老光棍

真希望能有个完整的家呀

这番话让汤姆颇为讶异

没想到老友还有这种愿望

现在汤姆已经弄清楚整件事的大概

可他还没来得及深入调查

便在办公室遇到一位不速之客

诺卡的妻子安妮

安妮前来是想询问汤姆

自己的房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已经看出汤姆是凶案清理员

也清楚诺卡因为工作的原因树敌众多

现在只想得到一个准信

丈夫究竟是失踪还是死亡

但无论安妮如何恳求

汤姆始终避而不谈

只说可以去找警察询问案件进展

这冷漠的态度气得安妮悻悻离去

不久后

埃迪急匆匆找到正在工作的汤姆

告诉他

警方在诺卡家中发现大量清洁剂

在结合昨晚

二人的谈话内容

埃迪随即猜到了一切

但让他疑惑的是

汤姆为什么没有选择报警

对此汤姆也是有苦难言

过往的经历

让他无比清楚警界有多黑暗

再加上眼下正值特殊时期

一旦找到错误的人

那汤姆就会成为这起案子的替罪羊

埃迪显然也明白这一点

他连声叮嘱汤姆将工作记录藏好

如果幕后之人真的想诬陷汤姆

这些至少能当做辩护证明

毕竟他们和局长没有任何牵扯

身正不怕影子斜

然而埃迪话音刚落

汤姆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

事到如今

他也只能说出藏在心底的秘密

原来当年杀害他妻子的凶手入狱后

汤姆为了复仇

在监狱里亲手将其解决

这件事很快被警察局长得知

他可以动用关系保下汤姆

但作为交换

汤姆要帮他做一件见不得光的事

当时妻子刚离世

汤姆不能再让年幼的女儿失去父亲

只好无奈答应

然而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

注定就无法合上

汤姆在局长的命令下越陷越深

直到他受不了选择辞职

这番话让埃迪无比震惊

他一生光明磊落

没想到好友竟如此不堪

但眼下说这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关键是汤姆该怎么洗清嫌疑

而这也正是最难的一点

因为汤姆之前帮局长做脏事时

曾听说过诺卡的名字

知道他是局长的会计

手中掌握着局内所有黑钱的流动

所以有太多人巴不得他快点死

免得自己的秘密曝光

这下事情变得愈发危险

整个警局的人都有可能是凶手

不过即便如此

埃迪还是愿意帮汤姆继续调查

只因他们是搭档是老友

这番话让汤姆无比感动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汤姆刚回到公司

发现吉姆正待人等候

警方已经开始调查

拥有工业清洁剂的单位

汤姆的公司自然也逃不掉

好在汤姆提前藏起工作记录

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接着3人又来到仓库

准备带一些清洁剂回警局化验

吉姆发现

汤姆的员工米格尔正处于假释期

便习惯性询问起他上周去了哪里

对此汤姆没好气的回答不知道

这态度引起吉姆的怀疑

转而开始询问他

不过汤姆早已想好应对之策

谎称诺卡失踪那天

自己去处理猫的尸体

这点有记录证明

吉姆也无话可说

应付完勘查后

汤姆明白办公室已经不安全

急忙将工作记录塞进衣服

逃也似的驾车离开

他火急火燎的找到埃迪

甚至没空观看女儿的足球比赛

因为一旦清洁剂化验结果出来

汤姆就黄泥落裤裆了

但埃迪却异常镇定

毕竟只要警方找不到诺卡的尸体

那案子就永远只能算失踪

可汤姆仍放心不下

最让他奇怪的还是安妮为什么不报警

反而来找自己

正当汤姆思索之际

绿茵场上的罗丝射入关键一球

他激动地和队员庆祝

转头却发现父亲根本没有关注自己

脸上的兴奋瞬间转变成失落

汤姆对此尽管有些愧疚

但最关键的还是摆脱眼下的麻烦

他将安妮约到教堂

想弄清楚

诺卡究竟掌握多少人的受贿证据

不过安妮也不是省油的灯

想要情报就拿我问题的答案交换

这让汤姆颇为无奈

只能承认自己的确打扫了他家

从现场的血迹来看

诺卡是在沙发上被人射杀

话音落下

安妮顿时悲痛万分

他带着汤姆来到办公室

从保险箱里取出一个笔记本

里面记录着所有警员的

受贿日期

金额

以及警号

汤姆越看越心惊

只觉手中拿着的不是笔记本

而是一枚足以轰动全国的定时炸弹

更让他脊背发凉的是

其中还记录着自己的警号

安妮突然提起

诺卡曾经让吉姆看过笔记本

二人之后大吵一架

诺卡还扬言要去揭发吉姆

这下汤姆彻底坐不住了

急忙将整件事告知埃迪

艾迪听完同样大惊失色

现在汤姆已经清楚笔记本的秘密

那他就成为整个警局的公敌

为了老友的安危

埃迪劝汤姆立刻烧毁笔记本

并忘掉其中的一切

但汤姆却不愿这么做

毕竟笔记本是唯一能查出真相的线索

眼看他心意已决

埃迪情绪越来越激动

他将汤姆当成家人

不愿让其设限

但汤姆只是把他当作工具

埃迪受够了这样的关系

既然你想找死

就去吧

然而

汤姆却误以为

艾迪是怕受贿的秘密被发现

这句话让埃迪彻底失望

他亮出警号让汤姆随便查

自己一生光明磊落

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是个文员

这些汤姆虽然清楚

但说出去的话

泼出去的水已经无可挽回

最终二人只能不欢而散

汤姆来到安妮的豪宅

准备继续询问

可安妮一看到沙发

就会想起丈夫惨死的模样

睹物思情之下

她的内心备受煎熬

甚至连托盘都端不稳

咔嚓一声

杯子碎了一地

汤姆听到后

急忙赶来查看

安妮也蹲下收拾碎片

但心不在焉的他

手指又被玻璃划破

这让汤姆明白

安妮不能留在屋里

可他还要照顾女儿

也无法带安妮回家

思来想去

汤姆最终带着安妮

敲响员工米格尔的房门

米格尔出狱后

只有汤姆不计前嫌愿意收留

所以他一直心存感激

想找机会报答

汤姆得知详情后

便欣然同意

吃过晚饭

安妮在院子里和汤姆谈心

他对米格尔的生活颇为羡慕

做梦都想有一个温馨的家

儿女围在身边

可因为诺卡不喜欢孩子

安妮怀孕后也无法将骨肉留下

眼看他因为悲伤的回忆而泣不成声

汤姆只好提起自己的经历

当年他还是警察时

曾发生过一起凶杀案

一个女人遭到歹徒入室抢劫

最终被射杀

可怕的是

他6岁大的女儿亲眼目睹了全过程

从那之后

女孩的眼中不再有纯真

而是难以掩饰的悲伤与痛苦

看着汤姆逐渐变红的眼眶

安妮明白

故事中的女人就是他的妻子

女孩也是他的女儿

汤姆提起这件事

是想告诉安妮

生活中没有什么难关是过不去的

不久后汤姆驾车朝家赶去

忽然被两名警员拦下

其中一人不由分说

举起手电筒

哐哐砸在他的脸颊

不等汤姆反应过来

便钻进车里迅速逃离

这显然是警告他已经越界了

最终汤姆带着伤疤回

到了家这可吓坏了罗丝

急忙拿来药箱为他包扎

可对于罗丝的询问

汤姆仍是闭口不提

这让罗丝彻底爆发

将压抑多年的委屈与愤怒

通通说了出来

他害怕有一天

父亲会像母亲那样突然离世

也害怕自己会彻底遗忘母亲的模样

即使根本没有家庭作业

她之所以翻出母亲的遗物

只是想重温曾经的美好

汤姆听完安慰她向前看

不要沉浸在过往中

可这番话只会让罗斯更加痛苦

发疯般将屋内的一切全部砸毁

他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不理解自己

不明白

父亲为什么不能换个安全的工作

更不明白

父亲为什么把所有事都埋在心底

这一幕让汤姆彻底手足无措

他只能选择逃避

留罗丝在屋里嚎啕大哭

这一晚汤姆彻夜难眠

他劝罗丝向前看

可自己又何尝不是被困在回忆中

不过生活终归是要继续

汤姆忽然想起那把钥匙

如果安妮对诺卡的死毫不知情

那钥匙又是谁留下的呢

一瞬间汤姆只觉抓住了关键

急忙联系上安妮

想要问个清楚

此时

安妮正准备去医院辨认丈夫的尸体

汤姆带着她从后门溜进去

并趁机询问起钥匙的事

得知诺卡很注重个人安全

从不会留备用钥匙

并且她生活作风没什么问题

至少安妮没有发现丈夫藏有情人

可不是诺卡又会是谁呢

汤姆已经排除警察局长的嫌疑

因为他谋害诺卡只可能是为了笔记本

但诺卡死后

屋内没有被翻掌的痕迹

就证明凶手的目标并不是笔记本

而是为了不让安妮看到案发现场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解剖室

安妮因为情绪激动前往卫生间

汤姆则与法医聊了起来

二人同样是好友

法医也没什么顾虑

告诉汤姆诺卡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

不过根据特征还是能确认身份

因为他几年前曾做过结扎手术

这句话让汤姆心中大惊

但还没来得及询问

吉姆突然出现

汤姆为了不引起他的疑心

谎称来找法医吃饭

可这番话显然站不住脚

吉姆已经觉察到

自从诺卡消失后

他与汤姆见面的次数莫名增多

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吉姆已经开始怀疑汤姆

甚至以为他和安妮之间藏有私情

不过

汤姆当场反将一军提起她受贿的事

这让吉姆瞬间偃旗息鼓

只能留下一句狠话后悻悻离去

此时安妮已经辨认完毕

尸体就是自己的丈夫

他再也忍不住悲伤

哭着走出解剖室

但汤姆却没有追上去

因为吉姆的话让他灵光一闪

终于抓住案子的关键

汤姆找到埃迪

告诉他吉姆正在审问安妮

埃迪听了突然紧张起来

劝汤姆用笔记本和吉姆谈判

彻底了结这件事

并表示自己可以出马

今晚就把吉姆约出来

看着埃迪急切的模样

汤姆心中一惊

他已经明白案子背后不可思议的真相

于是便同意今晚就和吉姆谈判

不过汤姆离开后并没有去找吉姆

而是来到了安妮家

开门见山的询问她

钥匙是不是属于埃迪

这句话彻底击碎安妮的心理防线

原来埃迪就是她的情人

他之前失去的骨肉也是埃迪的孩子

但安妮仍不肯相信

埃迪是杀害诺卡的凶手

不过此时汤姆已经胸有成竹

他让安妮给埃迪打个电话

询问钥匙还在不在他手中

如果不在

那真相就不言而喻

随着电话拨通

安妮的心彻底坠入谷底

因为艾埃迪说他已经将钥匙丢弃

铁证如山

安妮不再狡辩

他告诉汤姆

那个孩子是自己主动抛弃的

因为他清楚诺卡早已结扎

但艾迪却根本不愿相信

他认定是诺卡逼安妮放弃他们的孩子

所以才会一怒之下将其杀害

可即便如此

埃迪仍希望汤姆能放过埃迪

毕竟所有人都有见不得光的秘密

但这次汤姆心意已决

他不想再生活在秘密中了

不久后汤姆与吉姆来到约定地点

吉姆已经得知详情

在附近设下天罗地网

可直到夜幕降临

埃迪仍没有现身

就在这时

罗丝的电话突然打来

汤姆满心疑惑的接通

却从里面听到埃迪的声音

这下他彻底慌了

当即不顾一切朝家冲去

却发现埃迪正在和罗丝准备晚餐

气氛无比和谐

但汤姆明白这只是表象

他目露凶光

抬手打掉埃迪递来的酒杯

如一头发怒的雄狮般将罗丝护在身后

谁也不能动

我的女儿

这时

埃迪突然在罗斯面前提起一个秘密

原来汤姆当年是在他的帮助下

混进监狱解决的凶手

现在埃迪只希望汤姆放过自己

就当偿还人情

可深埋的秘密暴露在女儿面前

让汤姆彻底失去理智

用力将埃迪向前推去

只听咔嚓一声

艾迪将茶几砸碎

他也不再顾虑情面

举枪对准汤姆

在拔出插在手臂上的玻璃碎片后

埃迪满脸悲痛地告诉汤姆

是诺卡摧毁了他的家庭

摧毁了他的愿望

甚至在那天谈判时还在用金钱羞辱他

为了保护梦寐以求的家庭

不得已只能杀害诺卡

埃迪越说越激动

鲜红的鲜血不断滴落在地毯上

而压垮他的最后一颗稻草

是楼下蜂拥而来的警车

这下埃迪彻底失去理智

举枪将汤姆解决

汤姆也认命般闭上双眼

静待死亡的降临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

鲜血瞬间洒满墙壁

然而汤姆仍安然无恙

埃迪却倒在血泊中

原来是罗丝在千钧一发之际扣动扳机

当年他没能力保护母亲

现在终于可以弥补遗憾

救下父亲的性命

一切尘埃落定

汤姆将笔记本交给吉姆

彻底销毁这个烫手山芋

至于他家中的血迹

则交给米格尔处理

毕竟汤姆也是人

他无法平静的接受老友死亡

唯一能做的就是放下过去

向前看

《凶案情理员》是上映于2007年的惊悚电影

本片由塞缪尔杰克逊和艾德哈里斯

这两位好莱坞黄金男配联合主演

演技方面自然不用担心

就是艾德.哈里斯

出演过太多深入人心的反派角色

出场自带凶手光环

让观众很难相信他是一个好人

本片就像一个庞大

且包装精美的礼物盒

等拆开才发现

里面不过是一碗香喷喷的米饭

一开始或许会失望

但等吃完后却无比满足

正如影片的剧情那样

男主只是一个退役警员

从事凶案清理工作

如果真的让他以一己之力

掀翻整个腐败警局

那故事才是真的失真

反倒是最后落在爱恨情仇上

更让人信服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司马阅(SmartRead),是一款AI文档阅读分析工具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网址设置

网址样式切换

详细

网址卡片按钮

显示

布局设置

左侧边栏菜单

展开

搜索框设置

自定义搜索框背景

  • 4K壁纸

自定义搜索框高度

  • 聚焦
  • 信息
  • 默认
自定义设置
TAB栏自定义颜色

背景颜色

文字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