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片《奇迹的缔造者》电影解说文案

解说文案5个月前发布 niuBig
1.1K 0 0

剧情片《奇迹的缔造者》电影解说文案

剧情片《奇迹的缔造者》电影解说文案

只是不让用手抓着吃饭

他抬手就是一巴掌

女人也没有惯着他

反手就打了回去

接着两人便你来我往的互抽了起来

女孩只要打一下

女人就还回去一下

看占不到丝毫便宜

他便开始敲桌子

用手在脸上表达不满

见女人没有任何反应

他又开始在房间里摸索着寻找家人

殊不知

他的家人早就被女人赶出了房间

就连房门也都已经全被反锁

找不到家人又逃不出房间

女孩先是肆意打砸房间的东西

接着又疯狂的拍打房门

女人并没有任由他胡作非为

而是将他一把抱起

并放到了凳子上

然后把他的双手按到了餐桌上

女孩前后安静不到3秒

就跳下凳子跑了出去

他每下去一次

女人就把他抱回来一次

就算是钻到桌底

也会被女人直接拽着腿拖出来

看这样反抗没用

女孩直接爬上了餐桌

他用脚胡乱的踩着脚下的食物

希望能在高处嗅到一丝家人的气息

这次女人并没有强行把他拖下来

而是在下面神情紧张的观察着女孩

女孩转悠了半天

突然从边上坠落

好在女人眼疾手快

一把接住了他

当再一次把女孩放回凳子

此时女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也许是感受到了女人的善意

这次女孩终于没有再离开凳子

饥饿的他又想用手直接抓食物吃

却被女人再一次制止

他想让他用勺子

女孩却死活都不愿意

女人每塞到他手里一次

他就丢掉一次

连续几次后

他愤怒地把勺子甩了出去

女人想让他把

勺子捡回来

他却跑回凳子上

并用双手死死扣住凳子

女人强行掰开他的手

再一次把他抱过去

这次女孩终于愿意捡起勺子

可刚回到座位就又把勺子扔了出去

女人被搞得筋疲力尽

但依然不愿意让女孩用手抓食物吃

而是转身从柜橱中拿来了更多的勺子

这次他强行握住女孩的手往他嘴里喂

女孩紧闭小嘴死活不愿意张开

只要女人一松手

他就把手里的勺子扔出去

每当他丢掉一把

女人就换一把新的继续

这样连续多次之后

终于把一口食物喂进了女孩嘴里

本以为他会安安静静的吃下去

可下一秒

女人拎起桌上的水壶就泼了女孩一脸

这下女孩彻底的懵了

接下来没再反抗

而是老实的用勺子吃了一口

女人趁机用手

在他手心比划了几个字母

并让女孩摸着自己的脸表示很满意

结果却被女孩一把抓住头放到了地上

接着两人在地上扭打了起来

这种情况

一直从早饭持续到了午饭时间

被放出来的女孩

害怕的快速躲到了盆栽的后面

看她瑟瑟发抖的样子

女佣和母亲都被搞得一脸的震惊

这时

一脸狼狈的女人却走出来告诉母亲

虽然现在房间内一片狼藉

海伦不仅学会了用勺子吃饭

还学会了把餐巾叠好

这让母亲一脸的难以置信

他蹲在地上抱着海伦喜极而泣

母亲之所以如此的激动

是因为海伦又聋又瞎又哑

脾气还非常的暴躁

一直以来

全家人都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也正是这个女人的出现

彻底改变了他的一生

讲到这里

我想应该有人已经猜到女孩是谁

她就是19世纪最具传奇色彩的女作家

海伦.凯勒

她的著作

曾频频出现在我们小学的教科书中

至今经久不衰

愈发耐人寻味

那对于这样悲惨又难以承受的童年经历

她到底是如何创作出那些

伟大而流芳百世的作品的呢

海伦于19世纪末期

出生在一个军商家庭

出生时他还是一个健全的女孩

本该有一个天真快乐的童年

可在他19个月大的时候

一场猩红热夺走了他的听觉和视觉

渐渐的他又失去了

唯一能够与人交流的语言能力

自此之后

原本五彩绚丽的世界顿时黯然失色

海伦的人生也彻底被黑暗笼罩

他再也听不到鸟儿动人的歌声

再也无法在辽阔的田野里追觅光影

他唯一能依靠的

就只有仅剩的触觉和嗅觉

可对于一个身陷黑暗的小女孩来说

这唯一的交流方式

也显得过于苍白无力

于是在这种环境日复一日的影响下

海伦的内心世界开始逐渐凋零和枯萎

他的性格也开始变得敏感和暴躁

动不动就会打砸家中的东西发泄情绪

然而父母对此也无计可施

他们全都认为只要海伦开心就好

海伦

还总是喜欢把手伸进别人的嘴巴里

男仆不知道什么意思

总会不耐烦的把他推开

接着他又会把手伸到自己的嘴巴里

正在玩剪纸的女仆害怕他伤害自己

结果却被海伦放倒在地上

把手塞到了他的嘴里

并且抢过了女仆手里的剪刀

男仆害怕发生意外

赶忙敲响了铃铛

如果不是铃声及时引来了海伦的母亲

后果将不堪设想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

母亲不仅没有责怪和打骂海伦

还往他的嘴巴里塞了一块糖

吃到糖

海伦这才算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这操作引起了家中哥哥的极度不满

因为对海伦疾病遭遇的心疼和愧疚

父母将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都给了他

哥哥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父母

将原本属于自己的爱

全都放到了妹妹身上

他当然也万般疼爱着这个又聋又瞎

又哑的妹妹

但比起疼爱

他的内心更多的是羡慕和嫉妒

有时候

他甚至觉得海伦是在装聋作哑

父亲决不允许哥哥这样说自己的妹妹

两人也因为海伦经常针锋相对

关系异常紧张

家中的一切

仿佛都因为海伦完全变了样

父亲一度认为

想要家里恢复之前的平静

除非把海伦送去疗养院

让他在那里度过一生

然而母亲却并不愿意

他认为肯定有人能治好海伦

或者教会他一些东西

可父亲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

再浪费感情

之前为了能治好海伦

他们已经看遍了所有能联系的医生

但无一例外

医生对他的情况都束手无策

渐渐地

父亲也对他的治疗不再抱任何希望

他甚至劝母亲最好早点接受这个事实

直到这天

海伦不小心打翻了婴儿床

把床上刚睡着的弟弟摔到了地上

好在婴儿床跟地面

的距离并不高

弟弟安然无恙

母亲拉着海伦说你不能这样做

哥哥却在一旁嘲讽道怎么

不行

只要他开心就好

父亲也气愤的给母亲下了最后通牒

如果你不把他送走

我就把他关起来

母亲认为海伦只是想说谎

或者表达自己的情绪

不能把他当成疯子一样关在阁楼里

或许是为了让妻子尽早的认清现实

父亲打算

再给一个曾治好的盲人的医生写信试试

医生看后也表示

对海伦的情况无能为力

不过好心的医生

给他们介绍了一所盲人学校

由于海伦还太小

父母不愿意把他送到学校

于是

学校就推荐安妮去当海伦的家庭教师

虽然刚从学校毕业

但学校相信

安妮一定能够胜任这份工作

因为他不仅是盲人学校的优秀毕业生

还和海伦有着相似的童年经历

他出生时很健康

3岁时因为疾病丧失了视力

在漫长的黑暗中陷入了无止境的恐惧

之后他时常用愤怒发泄内心的不满

幸运的是

后期一共进行了9次手术

勉强恢复了一些视力

虽然现在他依然无法直视强光

需要佩戴眼镜才能看清眼前的事物

但现在的他已经对此很是知足

海伦现在所经历的一切

正是曾经他经历过的

甚至从某些程度上来说

安妮的命运比海伦还要悲惨

他需要为生活中的衣食住行而担忧发愁

也时常经受命运反复的摧残和嘲弄

同时也正因如此

他比海伦更懂得如何与黑暗共处

如何突破命运的枷锁

寻找自己的路

除此之外

安妮缺乏顺从他人的智慧和才能

所以他不容易被他人愚弄

更难以被取悦

而这些

正是教育海伦所需要的难得的品质

告别学校之后

安妮踏上了前往海伦家的火车

海伦母亲对安妮很好奇

你会怎么教一个又瞎

又聋又哑的孩子呢

安妮认为

如果海伦只是感官受损

而不是心智受损

那他就一定能够学会语言

语言对于心智来说

比明亮的演技更重要

母亲在路上一再承诺

只要你能帮到海伦

我们会尽可能帮助你的

来到家里

一家人都希望安妮先休息下

然而他却着急着先见到海伦再说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并不如想象的那般顺利

海伦虽然听不见看不见

但却可以通过嗅觉

确认安妮是个陌生人

她走上前就要抢安妮手里的行李箱

安妮想要通过手的触觉跟她沟通

结果却被她直接甩到了一边

同时

她的嘴里还不停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打开行李箱后

她把安妮的东西扔了一地

直到摸到安妮为她准备的洋娃娃

才安静了下来

她摸了摸洋娃娃的脸

又摸了摸自己的脸

对这个跟自己长相类似的娃娃很满意

她用手拍了拍洋娃娃

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仿佛在问这是给我准备的吗

见此情形

安妮立刻抓住机会

用手势在海伦的掌心

拼下洋娃娃的单词

想通过触感

让海伦明白现在接触的是什么

没想到海伦有着超强的模仿能力

安妮只教了一遍

他便能顺利的做出来

然而哥哥却认为他不过

是个聪明的小猴子而已

安妮觉得只要他能学会模仿

早晚有一天能够理解这些单词的意思

他他拿走海伦手里的洋娃娃

让他用手再拼出来

洋娃娃的单词就给他

希望以这样的方式

让他理解所拼写单词的含义

然而海伦并不懂什么意思

只想尽快拿回刚刚到手的洋娃娃

看着造型不同

安妮又拿出来一块小面包

嗅觉灵敏的海伦

立刻被蛋糕的甜香味吸引

安妮掰下一小块塞到他的嘴里

接着又教他蛋糕的拼写方式

当他能正确拼出的时候

安妮就给他一块小蛋糕

这让海伦终于明白

只要照做就能得到想要的

于是他学着安妮的手势拼出了洋娃娃

安妮也终于把他想要的洋娃娃

递给了他

没想到下一秒

他却狠狠的砸在了安妮的脸上

随后快速磨出了房间

把门反锁并拔下了钥匙

然后开心的带着钥匙离开了

这一幕全被一旁的哥哥看在了眼里

就这样他给第一天来上课的老师

好好的上了一课

晚饭的时候

父亲迟迟不见安妮下来吃饭

当得知他被海伦锁在了房间

母亲翻遍海伦的身上也没找到钥匙

父亲只好找来梯子

把安妮从2楼的窗户接了下来

这操作引起了所有仆人的围观

走出房间的安妮在水井旁找到了海伦

海伦确认四周没人之后

便从嘴里拿出了藏着的钥匙

然后从井口的缝隙兜了下去

他想以这样的方式

把安妮从家里赶出去

经此一事

安妮十分确定艾伦的心智

不仅没问题并且还非常的聪明

如果好好的教导

肯定能让他跟外界沟通

但怎么才能在不伤害他的情况下

管教他

成了安妮比较头疼的问题

他正在给自己学校的老师写信

求助的时候

悄悄摸来的海伦不小心打翻了墨水瓶

他想趁机教海伦墨水该怎么拼写

并让他拿着钢笔

感受墨水是用来干嘛的

结果却被海伦用钢笔戳在了手上

然而让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

母亲看到暴躁的海伦不仅没有惩罚

反而是往他的嘴巴里塞了一块糖

这让安妮感到非常的震惊和无措

这么做只会让海伦认为发脾气是对的

他的性格也会变得愈发偏激和暴躁

然而

海伦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的多

家人对海伦的溺爱

也不仅是一颗糖那么简单

次日早饭的时候

一家人都坐在餐桌前

唯独海伦围着桌子转

并且直接用手抓别人餐盘的食物吃

而一家人对此也表现的早就习以为常

这让安妮十分的不理解

当海伦要抓他餐盘食物的时候

他却坚决不允许

母亲说如果你感觉食物被弄脏了

可以让佣人再给你拿一个餐盘即可

不然他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父亲也认为

没必要因为一个餐盘

而破坏了早餐的气氛

并且还要求安妮别再抓着海伦

这让安妮十分的无语

但又不得不照做

然而海伦并没有罢休

她换个方位想继续用手抓安妮

想要阻止海伦就直接用脚踢她

看达不到目的

海伦就直接蹲坐在地上打滚

看到这一幕的母亲急忙起身制止安妮

还声称这只是一件小事

父亲也让他对海伦多一些同情心

但安妮看到的

却是一个被溺爱的孩子在耍脾气

正是因为你们的同情

才会让海伦更加有恃无恐

从而导致整个家都被他用手脚摆弄

如果想要端正他的行为

就必须脱离你们的环境

如果你们不愿面对他耍脾气的事实

我什么都教不了他

因此他希望全家人都离开房间

他要单独好好的教导下

海伦餐桌的礼仪

因为之前承诺过

一定会尽可能的帮助安妮

母亲只好把他们都请了出去

把房间门全部反锁

又拔下钥匙后

安妮把餐桌边缘的食物

全都往里面推了推

海伦摸不到食物

又开始躺在地上撒泼打滚

安妮假装没有看到

坐在椅子上开始享受早餐

闻到食物香味的海伦

又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想要伸手去抓安妮餐盘的食物

接着便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听着房间内传出的杂乱的声音

父亲认为安妮的教学方式太过粗鲁

如果他不愿意改变教学态度

就直接把他解雇

最后经过一个上午的折腾

虽然房间内的一切被搞得一片狼藉

安妮也被搞得狼狈不堪

但他终于让海伦学会了用勺子吃饭

听闻此言的母亲顿时难以置信

接着

这种情绪又转变成了对女儿的欣慰

这意味着

他终于在海伦身上看到了一丝希望

安妮认为

执意要保护一个人是没有用的

唯一的希望就是教他们自己保护自己

这也正是我想教会海伦的事情

因为你现在对他是什么要求

将来他就会是什么样的

一番话让海伦的母亲敬佩不已

安妮想让海伦认识更多的单词

更好的认识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

然而由于昨天早餐事件的影响

海伦还显得十分害怕安妮

他挣脱后便跑了出去

而这一幕也恰巧被父亲看在了眼里

如果海伦一直在父母的身边

安妮的教学将无法正常的进行

一时间安妮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去外面散心的时候

安妮在森林里发现了一间废弃的小屋

这让他好像发现了一座新大陆

这绝对是一个理想的教学场所

另一边

父亲正因为早上的事情打算辞退安妮

还没等他把想法说出来

安妮却率先开口询问

森林中的那个小屋是干什么用的

父亲告诫他说

如果你想要继续留在这里

就必须改变教学态度

安妮听后

立刻反驳道

或许

海伦此时最大的阻碍不是失明和失聪

而是你们对他毫无底线的纵容

只有认清这一点

让海伦离开熟悉的环境

他才有希望赢得更好的人生

随后

他便带着海伦父母来到那间小屋

并恳请他们将海伦完全交给自己管教

只有这样

我才能更好地接近和教育海伦

为防止他跑回家

你们可以绕路把他带来

这里离家里很近

你们天天都可以看到他

前提是不能让他知道你们来这里

因为担心

海伦父母都显得犹豫不决

最后

父亲虽然勉强答应了安妮的请求

但也仅仅只给了他两周的时间

如果两周后海伦还不能认可你

那一切都结束了

次日安妮便把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

哥哥帮忙拿行李过来的时候

还不忘嘲讽式的询问

你是打算把海伦绑在椅子上教学吗

看着安妮那严肃的神情

哥哥逐渐收起了笑容

他一脸认真地询问安妮

你怎么不同情海伦呢

安妮认为

同情别人只是在浪费精力而已

如果觉得自己需要被同情

那就更糟了

一番话让哥哥彻底认可了安妮

父母特意绕路两小时

才带海伦来到这里

可面对这完全陌生的环境

海伦明显有些焦躁不安

他本能的上前摸索着什么

并开始用手势呼唤自己的母亲

母亲见状赶忙上前

结果却被安妮一把拦住

纵使心里有万般担忧和不舍

母亲最终还是离开了这里

而久久得不到回应的海伦

也终于意识到

母亲已完全把自己

留在了这陌生的地方

于是他便开始肆意破坏房间里的一切

以此发泄内心的惶恐和不满

不论安妮怎么劝导都没有任何作用

一直到夜深时

海伦依然瑟缩在床底不肯出来

整整一天的时间他都滴水未进

安妮一直蹲坐在床边也无计可施

最后他只好叫来了家中的仆人

当海伦闻到熟悉的气息

终于愿意从床下钻出

但他依然对安妮有很强的抵触

安妮没有理他

而是教仆人

如何拼写蛋糕

海伦好奇的摸了过来

当得知他们两人在拼写蛋糕的单词

海伦就在仆人的手上拼写了出来

看他拼写的没错

安妮就给了他一块蛋糕

把蛋糕吃下去后

海伦又摸了过来

此时他已经明白

只要拼写单词就有吃的

当得知安妮在叫仆人而没叫自己

海伦嫉妒了

他把仆人的手甩到一边

希望安妮教自己

而这也正是安妮想要的结果

最起码海伦能让他触碰了

当他正确地拼写出牛奶的单词后

安妮就把牛奶给他端了过来

吃饱喝足后

海伦便乖乖地爬上床去睡觉了

为了让海伦更好地感受大自然

安妮会带他穿梭在绿油油的田野之间

让他感受那夜抚过掌心的感觉

带他蹲坐在一片金灿灿的野花前

让他品味花朵沁入心脾的芳香

带他坐在那缓慢而潺潺流动的溪水旁

教他感悟清凉的水流穿过指缝的静听

带他到马场

亲手拿着苹果喂马

让他感受与其他动物的亲近

带他爬到树上

感受鸟儿破壳而出的喜悦

希望他也能突破黑暗

迎来新生

安妮会趁机将这些单词

拼写在他的掌心

他想用这种独特的方式

让海伦认识一个未曾见过的世界

然而只是简单的笔画

海伦仍然无法理解这些词语的含义

他并不明白什么是田野

什么是花朵

什么是水流

摊在他眼前的

是一片陌生又模糊的世界

甚至有些时候

他会把水的单词错拼成苹果

也会把其他的事物认成水

无论安妮怎么纠正

都始终无济于事

转眼间

两周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周半

母亲因为太过想念女儿

经常前来看望

此时的安妮不仅学会了些针线活

吃饭的时候如果没有勺子

她宁愿饿着

当看到女儿已经和之前判若两人

母亲满心的欢喜和欣慰顿时溢于言表

可安妮却告诉母亲

海伦仅仅学会了单词还远远不够

他必须要明白其中所表达的意思

这就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教导他

但母亲已经无法忍受更长时间的分别

不管安妮怎么说

他都仅仅只给了安妮最后的3天时间

接下来安妮只能抓紧每分每秒

带着海伦

一遍又一遍的复习之前的知识

小海伦学习的也异常的努力

就连在睡梦中都在比划着所学的单词

最后一天

父亲早早的过来接海伦回家

他觉得海伦已经懂了规矩

彬彬有礼

看起来干干净净就已经足够了

小狗和他一样

不知道单词是什么意思

但也能一辈子都过得很快乐

安妮希望再给他一周的时间

因为他不确定海伦回到家

会不会又回到从前

然而父亲最多允许海伦待到下午5点

海伦抚摸着狗不断拼写着水的单词

他还是不能理解

所学的每个单词的意思

这让安妮非常的着急

他很想教会海伦地球上的一切

教会他人们所想所感

所知所分享的一切

哪怕他能理解一个单词的含义也好

然而时间已经不够了

安妮只能无助的哭泣

很快便到了海伦回家的时候

母亲迫不及待的将女儿拥入怀中

看着海伦被父母带走

安妮只有无尽的失落

这让她不禁想起了

之前在救济院的生活

当时因为弟弟不幸身患重病

工作人员不让他们接触

尽管安妮拼命反抗也无济于事

没想到那次分开之后

他便和弟弟天各一方

如今

他遇到了和自己有着相似经历的人

好似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他出自本能的

拯救那个被黑暗困住的小女孩

又何尝不是

在拯救曾经被病痛缠身的弟弟

父亲看到海伦的改变非常的欣慰

他认为安妮做的事十分的了不起

然而

安妮却说我暂时只教会了他这不能做

那不能做

但我真正想教他的是他能做的事

这个世界对任何人来说都不简单

事事迁就海伦就是对他的欺骗

我希望你能认清楚这一点

为了迎接海伦的回归

一家人做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

当回到这个熟悉的环境

安妮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海伦先是把每个房门的钥匙全部拔掉

然后又把胸前的餐巾直接扔在地上

安妮每放上去一次

他就扔掉一次

安妮端走他面前的食物

他就开始踢桌子反抗

很明显他这是在试探一家人的底线

母亲认为这是他回家的第一天

没必要对他要求这么的苛刻

况且那只是条餐巾

又不是什么易碎的东西

就连一小时前承诺过

什么都听安妮的父亲也站了出来

他认为适度的宽容是可以接受的

一番话把安妮气得无话可说

只能乖乖照做

重新回到桌前的海伦

又变回了之前的样子

不仅扔掉了勺子和餐巾

并且开始用手抓食物吃

不仅如此

她还要像以前一样抓别人餐盘的食物

安妮用手语表示这样不可以

结果就像他第一天泼海伦一样

被海伦直接浇了一身的水

安妮再也忍无可忍

他抱起海伦

拎起水杯

不顾海伦父母的反对

要强行把他带出房间

他希望海伦能像明眼人一样看东西

首先要做的

是让他自己把这个水壶灌满

父亲本想起身追上去

却遭到了哥哥的阻止

原来海伦不在的这两周

父子的关系缓和了很多

并且哥哥也得到了父亲工作上的认可

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安妮的功劳

如果再像以前一样过度纵容海伦

他们的家还会再回到之前的样子

这不仅对海伦没什么好处

对这个家也是一样的

一番话

不仅让父亲的内心逐渐平静了下来

还让他衷心地向儿子道了声感谢

另一边安妮将海伦带到了水井旁

他要让海伦自己去把水壶装满

随着清澈的水流从井口中流出

安妮把海伦的小手放到了井口

让他感受缓缓流淌过手心的水流

而随着水流缓缓流入手中

海伦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异常凝重

手中的水壶也因此摔在了地上

他好像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触

这种清凉中夹杂着一丝力量的水流

好似一道耀眼的强光

瞬间将他的世界点亮

他将蘸满清水的手放在嘴旁

细细品味

接着又似乎努力想要发出水的发音

安妮见状

立刻加大力度

然后趁机在他的手上

拼写水的单词

直到此刻

海伦终于顿悟

他的脑海不再是悬浮于表象的

毫无意义的单词

而是一个充满象征意义的

五彩斑斓的世界

他在水泵前

参悟了水与世界之间的奥妙

堪比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的顿悟成佛

但安妮要做的还远远不够

他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海伦表示

什么是水泵

什么是大地

什么是花草

什么是欢愉

海伦从未见识过眼前的世界

也并未看到过那些浩瀚的景象

但那些景象又好似像一幅画般

摊开在他的眼前

为他的内心

伫立了一盏永不凋灭的明灯

而当安妮激动地叫来海伦的父母时

他还主动让安妮教会自己母亲的单词拼写

接着是父亲

是老师

最终是亲吻是爱

同时正是因为安妮无私的爱

才点亮了海伦原本灰暗的童年

让他内心的那盏明灯

辉煌的照耀了这个世界

而在安妮接下来的余生中

也一直以老师的身份

陪伴在海伦的左右

如果说

海伦.凯勒的故事是一个伟大的奇迹

那么安妮莎莉文老师

就是这个奇迹的缔造者

《奇迹的缔造者》

是由导演纳迪亚.塔斯执导

海莉.凯特.艾森伯格和艾莉森.艾略特主演

上映于2000年的美国剧情电影

美国作家马克.吐温曾说过

19世纪有两个奇人

一个是拿破仑

另一个则是海伦.凯勒

海伦.凯勒

曾在他的自传《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中

讲述了虚构自己有三天的视觉

以及要做的事

他的第一天

奉献给了有生命和无生命的朋友

第二天

看到了人与自然的历史第

第三天他进入城市

来到了为生活奔忙的人常去的地方

但在这3天的光明之中

安妮.莎莉文老师

一直以一种无形的方式陪伴着他

是他将海伦从无止境的溺爱

无边际的黑暗中拯救出来

是他塑造了海伦.凯勒心中那残缺而伟大的灵魂

同时也正是他的教导

完美地诠释了老师之呼吁教育的意义

教育的本质

是一个灵魂启迪另一个灵魂

对于一个特殊儿童

我们需要给予的

不只是关爱和一味的顺从

我们更应该教会他们如何去生活

如何发挥自己的残余感官的最大作用

如何在生活中照顾自己

甚至找到自己的价值

我们也不应该放弃每一位特殊儿童

相反

应能发掘的他们内心掩埋的潜能

我们

就是帮助他们重新认识自我的老师

也能够帮助他们摆脱特殊痛苦的伴侣

我依稀记得

海伦.凯勒的那句

把活着的每一天

看作生命的最后一天

曾震撼了全世界亿万读者的心灵

至今

或许也依旧改变着成千上万的人生

而在这句话中透露出来的爱和向往

才是海伦.凯勒燃烧自己的生命

换来的光明

相关标签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司马阅(SmartRead),是一款AI文档阅读分析工具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网址设置

网址样式切换

详细

网址卡片按钮

显示

布局设置

左侧边栏菜单

展开

搜索框设置

自定义搜索框背景

  • 4K壁纸

自定义搜索框高度

  • 聚焦
  • 信息
  • 默认
自定义设置
TAB栏自定义颜色

背景颜色

文字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