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作武侠《绣春刀》电影解说文案 影评

解说文案1个月前发布 niuBig
678 0 0

动作武侠《绣春刀》电影解说文案 影评

动作武侠《绣春刀》电影解说文案 影评

又名:飞鱼服绣春刀/斩立决

公公要杀谁啊

北镇抚司小旗官靳玉川

这个人可是我的挚爱亲朋

手足兄弟

得加钱

飞鱼服

绣春刀

监官民

典诏狱

先斩后奏 皇权特许

同时兼备这些标志性特点的

便是让群臣心惊 遭百姓唾骂的

明朝最强特务组织

锦衣卫

锦衣卫这个声名狼藉的特务机构

想必小伙伴们都有所耳闻

他们由于明太祖朱元璋设立

负责直驾侍卫

巡查缉捕

搜集军情

策反敌将等工作

与六部平起平

其权势之大

曾一度碾压东厂

然至明朝后期

锦衣卫却逐渐沦为东厂的附庸

受其直掣肘

覆巢之下无完卵

身似浮萍逐水流

日渐式微的锦衣卫

要如何在权势斗争中夹缝求生

又将如何反抗命运不公

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影片《绣春刀》

明朝天启年间

大太监魏忠贤担任东厂提督

祸乱朝政八年之久

朝中党羽众多 世称“阉党

崇祯皇帝继位后

革除魏忠贤一切职务

遣他去奉阳守陵

同时下令清剿阉党

沈炼是锦衣卫下属衙门

北镇抚司的正七品总旗

今晚来到刑部尚书府上

负责缉拿躲藏在这里的阉党徐显纯

沈炼的历史原型

便是明嘉靖年间

因为人刚正不阿

惨遭奸臣严嵩迫害的锦衣卫沈炼

不过电影基本只借用了他的名字

陈尚书装聋作哑

沈炼却不依不饶

眼见事态不妙

陈尚书的弟弟率先发动攻击

却完全不是沈炼的对手

甚至连剑都出不了鞘

陈大人令弟就剩一条胳膊了

你给他留着

你知道在下要的是什么

眼看陈尚书仍执迷不悟

沈练便威胁道

要将他女儿送进教坊司

明朝的教坊司

虽隶属礼部

负责在庆典或迎接贵宾时演奏乐曲

可它实际上却是一个大型的官家妓院

明代官员被抄家后

府中适龄女眷会被送入教坊司为妓

且其后代子孙也沦为贱籍

几乎是没有翻身的可能

陈尚书眼见弟弟性命堪忧

又唯恐女儿落难清白不保

心里防线彻底崩溃

向沈炼交代了徐显纯的藏身之处

沈炼差人先行围堵

他则突然提出要和陈尚书做个交易

至于是什么交易

咱们暂且按下不表

待沈炼闯入徐显纯房内时

发现对方已跳窗逃走

他连忙追去

在发现徐显纯的身影后

便发号箭通知队友围截

大人快跑

我们挡着他

生逢乱世

沈炼在锦衣卫中结交了两个过命兄弟

大哥 卢建星

和沈炼平级都是总旗

三弟 靳一川

只是个小旗官

看着被押走的徐显纯

卢建星忍不住感慨

一个被革了职的镇抚

都走投无路了还能如此嚣张

敢随口许诺官职来换取一线生机

大哥 阉党树大根深

衙门里面那些王八蛋

烫手的活

倒都想派给咱们

是啊

如果是不烫手的活

恐怕也轮不到咱们

闲聊结束

卢建星先行离开

一川叫住沈炼

却不知如何开口

刚才有哨声响起时

一川的反应早已被沈炼尽收眼底

他熟练地掏出几两碎银递给一川

并告诉他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二人行为可知

一川借钱已是常态

看他如此难以启齿

难道也是想像他二哥沈炼一样

去教坊司找老相好不成

只见沈炼换了身长服

到暖香阁照例点了周妙彤

但他依旧只安静坐着

并不近身

周妙彤忍不住笑他

是自己在暖香阁见过的

唯一一个花了钱却不上床的男人

沈炼不应

转而向周妙彤许诺

等攒足银两就替她赎身

可赎身的金额和他的俸禄相比

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而且除了赎身钱

暖香阁作为教坊寺的妓院

要想从这里脱身

还得有刑部的特赦文书

周妙彤不知道

昨夜沈练托陈尚书帮的忙

正是让对方在刑部特赦教坊司的名单上

加上周妙彤的名字

花开两朵 各表一枝

一川拿了银子后

寻着方才哨声的方向

吹哨人从暗处走出

乃是他的师兄 丁修

一川将银两交给丁修

告诉他这是自己最后一次给钱

警告对方别再来骚扰自己

你真的以为穿上了这身飞鱼服

你就是个官了

贼就是贼

你这秘密啊

我吃一辈子

丁修让靳一川在三天之内

给他凑足100两银子

可靳一川一年的俸禄也才20两

去卖屁股吧

京城里有那么多达官贵人

都有龙阳之好

这么好的身板

100两银子

很容易

一川忍无可忍

攻上前去夺下丁修长刀

没想到丁修武功不凡

仅用单手就将刀夺回

并制服了一川

丁修见他肺痨病发作

不屑与之交手

撂下三日之约后

便潇洒离去

一川隐藏的秘密是什么

丁修又是什么来头

咱们之后再做揭晓

第二日卢建星向上司

锦衣卫百户张英汇报了抓捕情况

在狠狠的拍了对方一通马屁之后

才敢小心的问起了自己升职百户的事

卢建星已故的父亲便是锦衣卫百户

母亲一直盼着儿子能子承父业

可张英却显得极不耐烦

只说没有消息

让卢建星继续等待

大人

小人把银子也交给您去打点了

就连昨天的功

卢建星

你他妈好大的胆子

想想也是

张英官职也是百户

自然不愿手下的人与自己平起平坐

他狮子大开口

要卢建星再多拿一些银两打点

卢建星需要钱来打点关系升百户

沈练需要钱给喜欢的姑娘赎身

靳一川需要用钱守住自己的秘密

兄弟三人都为钱所困

也即将因为钱迎来命运的转折

新一任东厂提督赵靖忠来到北镇抚司

点了卢建星三人单独讲话

并传下皇帝口谕

安排他们仨去劫杀魏忠贤

这种级别的任务竟然会轮到他们来做

沈炼不免心中起疑

问起为何是他们三个

看你们仨混成那德行

一准不是阉党

三人带队骑行

到达目的地后

又分头搜寻

沈炼三人率先找到了魏忠贤的落脚处

他正打算发号箭集合众人

却遭到了卢剑星制止

说这差事落在他们的身上

已经引起了衙内众人不满

未免被上司暗中使绊子

导致任务失败

现在只能由他们仨单独行动

兄弟

这窝囊日子你还没过够吗

咱没银子没路子

靠的就是机会

机会来了接住了

就能翻身

一川

你说

兄弟三人达成共识以后

即刻展开

行动

魏忠贤的义女魏廷正守在屋门前

替魏忠贤就饭菜试毒

一道电闪雷鸣将屋顶三的身影暴露

魏廷反应迅速

反手将一把长枪抛向屋顶

逼得三人接连落入敌阵

哪的点子不要命了

跑这儿来撒野

杀锦衣卫如同谋逆

那可是要灭门的

一时间无人敢动

魏廷豪言

杀一人赏黄金十两

手下们见钱眼开

一拥而上

三人随即陷入一场苦战

沈炼击退门外前来增援的贼人

在一川的帮助下将大门封锁

正在卢建星的掩护下攻入楼内

打算擒贼先擒王

他一路斩上二楼

却见魏忠贤正坐在桌前扔骰子

一旁指着那个文弱书童

纵使沈炼的刀已经架到了脖子上

魏忠贤依旧不慌不忙

魏忠贤坦言

如果沈炼杀了

绝对交不了差

因为皇上真正想要的不是他的人头

而是他的钱

钱就是军饷

拿不到军饷

沈炼他们就算任务失败

回去了都得掉脑袋

眼见沈炼半信半疑

魏忠贤趁热打铁

露出桌上黑布遮盖了钱财

试图和沈炼做一笔交易

让我活

这些都你的

这钱会要我的命

杀了我

我那些子子孙孙一个个找你们报仇

你们仨还有活路吗

这钱

拿了是个死

不拿也得死

何不赌一赌啊

沈大人

正在楼下激战的卢建星和靳一川

面对众人围攻已是体力不支

楼上的沈炼则十分纠结

魏忠贤犹如催命的魔鬼

说只要沈炼肯放自己走

他还会说出巨额财富的藏匿处

让沈炼三人能回去交差

一方的书童却突然掏出袖箭

刺向魏忠贤

沈炼将其制服后

逼问幕后指使

他只是个棋子

跟你一样

趁人不备

书童将袖箭头射出

天空雷声大作

镜头一转

楼下尸横遍野

楼上则突起大火

沈炼扔下魏忠贤的腰牌

宣布魏忠贤已死

众人才就此作罢

沈炼三人带着尸体回京复命

却没想到

除了东厂提督赵靖忠

新任内阁首辅那韩旷竟也在场

韩旷此人的历史原型

正是东林党的元老级人物韩爊

天启年间

他曾遭到受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迫害

被迫离职隐退

直至崇祯继位

才得以重返政坛

可以说整个朝堂之上

他是最痛恨魏忠贤和阉党的人

看着眼前的僵尸和所谓的身份腰牌

韩旷表示难以置信

皇上要见的是魏忠贤本人

你们却带了具无法辨认身份的尸体回来

这摆明的是想欺君罔上

赵靖忠俯身去拿腰牌

趁机摸了把僵尸的喉结以确认身份

韩旷将他的举动尽收眼底

却没有当场指出

而是由着他打圆场

我看啊

这就是魏阉

好几十个锦衣卫

亲眼看到魏忠贤自焚而亡

谁这么大的胆子 啊

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耍花样

那真就是不要命了

赵公公

皇上少年英才

火眼金睛

您在他跟前做事

多加份小心总没错

出了岔子谁也脱不了干系

韩大人说的啊

韩旷和赵靖忠的这次对话

看似只是东林党和阉党的第一次试探交锋

实则也是在变着法的提醒沈炼三人

不要耍花招

有错赶紧补救

在送赵靖忠离开时

对方冲卢剑星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以后见到韩大人

少自作聪明

见没见魏阉

你心里清楚

卢建星没听懂赵靖忠话里的意思

一川觉着从刚才起就察觉到了什么

而知晓尸首的沈炼

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深

昨夜与魏忠贤对谈时

对方不仅点名自己姓沈

还能说出接下任务的

正是他们兄弟三人

这说明朝中一定有人通风报信

镜头一转

赵靖忠孤身驾马

拿着魏忠贤的腰牌

来到京郊外的一处茅舍

见到了魏忠贤本人

义父

面对魏忠贤的刁难

赵靖忠极尽伏低做小之态

仿佛对方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九千岁

魏忠贤问起东厂近况

又确认了现在提督之位是由赵靖忠担当

他本想借着自己的义子

继续把控朝政

可赵靖忠早就翅膀硬了想单飞

更怕被人查出自己和魏忠贤的关系而遭到牵连

便拿出了通关文书献给魏忠贤

暗示他尽快离开大明

魏忠贤却突然提起被沈炼带回去的焦尸

说那正是自己的书童

魏廷已经查过

对方姓赵

和赵靖忠是同乡

而他突然要杀自己

其幕后主使 不言自明

赵靖忠眼见暴露

也不再掩饰

转而以武力威胁魏忠贤

说若是打起来

怕是会落个两败俱伤

你不是想杀我吗

原来你也怕两败俱伤啊

哈哈哈

魏忠贤戳破了赵靖忠

怕遭自己牵连的心思

便要挟对方杀了沈炼灭口

以绝后患

义父

韩旷那厮已经起了疑心 现在动手

恐怕韩旷会一查到底

你杀了沈炼

我就离开大明

你的日子

才能过踏实了

而另一边的沈炼三人

尚不知危险即将来临

沈炼陪着三弟一川到白鹭医馆看病

一川的心思

却放在了大夫女儿张嫣的身上

女孩明眸皓齿

笑得一川心里小鹿乱撞

临走时

张嫣还送给一川一个具有镇咳功效的锦囊

之后沈炼又趁夜

拿了同魏忠贤交易来的银票

潜进了周妙彤的闺房

他此次前来是打算给周妙彤赎身

却意外得知

自己的心上人早已有了意中人

看着周妙彤满面柔情的幸福模样

沈炼心中百感交集

他回到住所

找卢建星二人喝酒解闷

闲聊时

屋顶突然落下尘土

三人察觉异样

攻出门外

却不料对方还有帮手

帮手虽被沈炼的弩箭射穿了右掌

却还是成功逃脱

一川提及

回京时就察觉有人跟踪

卢建星猜测

是阉党余孽

想替魏忠贤报仇

可知晓真相的沈炼却明白

这是魏忠贤想杀人灭口

他心知此地不宜久留

未免再生事端

向卢建星提议

和衙门商量把他们调去南京

要知道那时的南京虽是商业繁华之地

但远离权利中心

处于官员养老专用地区

沈炼提议调往南京

基本和断绝仕途没有什么区别了

卢建星心生疑惑

不过这区区两个黑衣人

竟能让向来无所畏惧的沈炼感到害怕

甚至不惜自毁前程

他想起之前种种

他还想魏仲贤之死

恐怕另有隐情

料定沈炼有事瞒着自己

便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先继续留在京城观察情况

来刺杀的黑衣人

正是魏忠贤的养女魏廷

而那个右手中箭的帮手

正是东厂督公 赵靖忠

他不满魏廷擅自行事

就算要灭口也不用他们亲自动手

完全可以借刀杀人

督察院迁都御史严佩韦

乃是金刀门的门人

他府上养着几十个武功高强的门客

赵靖忠将严佩韦的名字写入阉党名册

传令沈炼的上司张英

带他们前去捉拿严佩韦

此处严佩韦的历史原型

乃是《五人墓碑记》中记载的严佩韦

一名在天启年间

抗击阉党的草根英雄

同样也是清白身家

惨遭迫害

等到了严府外头

眼见上司张英迟迟不肯行动

沈烈欲感有诈

拦下欲行动的卢建星

眼见三人不上当

上司干脆挑明

卢建星

这功劳

你要是不要啊

明知是上司有意刁难

但为了母亲的心愿

卢建星只能硬着头皮上

还嘱咐兄弟俩不要插手

但沈炼和靳一川自不会袖手旁观

三人上前

叩开了严府大门

开门的是严佩韦之子颜俊斌

此人正是周妙彤的心上人

他将几人引入府中

一众门客将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严俊斌本就对锦衣卫带有偏见

听闻过诏狱腌臜手段的他

唯恐被污为阉党的父亲让人屈打成招

便意图绑了几人

挟持他们脱身

御史严佩维却坚信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

愿意同锦衣卫回去接受调查

眼看两边已是相安无事

严俊斌抱着中箭暴毙的父亲

彻底失去理智

一声令下

门客一拥而上

与沈炼等人战作一团

卢建星向让沈炼发号箭呼叫支援

可府外的上司

不仅按兵不动

还安排人将大门封死

此时沈炼终于意识到

今日的安排也是一场针对他们的阴谋

腹背受敌的几人

为求自保只得背水一战

一川

二弟

办完了这事

咱们回去吃酒

府内几人命悬一线

府外却是算计不断

上司命人拿出弓箭

意图趁乱射死沈炼等人

赵靖忠待在角落的轿中

饮茶看戏

三人虽被围攻

却也是不落下风

严俊斌暴抱起入局

一川本想挡住他的攻势

可肺痨病突然发作

乱世之局

人人皆是棋子

在掌权者眼中

严家和沈炼兄弟三人并无区别

都是蝼蚁草芥

纵使无辜清白

也逃不掉沦为政治斗争牺牲品的命运

上司注意到严府内的打斗声消失

便让手下去开门

打算欣赏一出好戏

公公

他们哥仨出来了

赵靖忠也未曾想到会是这般结局

只能遗憾离场

一川注意到角落里的轿子

对今日之事

也有了一番猜测

上司张英冲回衙内

正惊魂未定

却又听到一声刀响

谁在那

神总旗

你想吓死我啊

卑职不敢

卑职才真的是死里逃生啊

此时上司早已没了平日里的威风模样

见沈炼眼中杀气

慌忙讨好

将刚才封门的事甩给旁人

沈炼知道

上司也不过是他人的棋子

此刻杀了他只会平添麻烦

他懒得多费口舌

明确的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北京

我们是待不下去了

想请大人

将我们兄弟仨

调往南京

见对方犹豫

沈烈便掏出一张三百两的银票打点关系

并强调到了南京

卢建星就得升成百户

上司满口答应

送走了沈炼这尊大佛

处理完这件事

沈炼又马不停蹄的赶到刑部尚书陈大人家

拿到了教坊司的特赦文书

可他不知道的是

大哥卢建星竟然在跟踪他

而在白鹭医馆看诊的三弟靳一川

则照旧和两位兄长的画风格格不入

美人挂怀秋波暗送

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可师兄丁修却突然出现了

到日子了

给钱

一个流寇杀掉追他的锦衣卫

然后冒名顶替的故事

就是过去再长时间

官府也一定还是会感兴趣的

原来靳一川的名字和出身都是假的

他真正的身份

其实是被锦衣卫追杀的戚家军流寇

遭到威胁的一川

心中在此起了杀念

两人正对峙时

沈炼却从旁递出了张一百两银票

让丁修收了钱赶紧滚蛋

同时搬出锦衣卫威胁丁修

说他的底细自己清楚

劝对方不要自找麻烦

丁修走后

沈炼说自己不会过问一川的曾经

也让他不要追问银票的事

两人回到住所

卢建星告诉他们说

首府韩旷请他们三个今晚前去赴宴

宴席之上

韩旷突然叫起卢建星

要他坐到上桌

卢建星推辞

认为自己身份卑微

不配与他们同坐

赵靖忠却说

他身拥杀死魏忠贤和生擒颜俊斌两大功劳

合该身为百户

便当场差人为卢建星送上官袍

卢建星还没高兴多久

赵靖忠便以开玩笑的口吻提到

说卢建星给了上司300两银子打点关系

属实多此一举

都说要三人别盘算着去南京了

留在京城好好干

对此事毫不知情的卢建星一脸茫然

不知所措

而沈炼看着上司丑恶的嘴脸

恨不得将其扒皮抽筋

赵靖忠这一招离间计使得可谓极妙

他此番前来

对卢建星论功行赏的升官是假

要找合适的理由把三人留在京城

便于日后寻找时机斩草除根

才是真正的目的

东厂提督的开场戏演完了

便轮到了今日设宴的首府韩旷

唱起大戏

我这儿的菜比较清淡

所以今天特意选了一出《林冲夜奔》

给各位助助兴

菜比较清淡

点名自己虽高居首辅

但不沾油水

是个廉洁的清官

而他点的昆曲《林冲夜奔》

既是暗示也是伏笔

该段讲的正是教头林冲

在受到奸臣高俅迫害后

亡命水泊梁山途中的经历

韩旷选择这出戏

便是在暗示卢建星

他三人已然成了林冲

赵靖忠便是奸臣高俅

自己则是保荐林冲的柴进

要想活命就得投靠自己

韩旷问起卢建星

买官的钱从何而来

眼见对方答不上来

更是坐实了他心中的猜测

魏忠贤果然还活着

韩旷将话进一步挑明

说卢建星本不必花这笔冤枉钱

按功劳他合该官升百户

进一步暗示卢建星

只要他们三人站队自己

便能保住性命

还可以升官加爵

戏曲演至一段高潮

韩矿突然宣布

皇上将在三天后开棺验尸

确认魏忠贤的尸身后

便会昭告天下

宣布阉党覆灭

而这番话则是在提醒卢建星

你们还有三天时间可以挽回错误

一川注意到

自己的师兄丁修

混进了这次宴会的乐班里

在宴席散场

找到了对方

丁修猜测

一川三人近期定是得了笔横财

他威胁一川将钱财分担一半

否则就将他杀人顶替的秘密抖出

可一川对钱财的事并不知情

两人争执时

赵靖忠突然出现

猛然攻上前去

功夫不错啊

这一番交手

让赵靖忠右手的贯穿展露人前

一川注意到

那是沈炼的十字弩专用的四刃剑

才能造成的特殊伤口

认定那晚前来暗杀他们三人的

便是赵靖忠

沈炼因瞒着卢建星替他买官

让他在众人面前丢了脸

遭到了对方的拳脚相加

又被逼问着那大笔钱财从何而来

一川试图阻拦

却惨遭误伤

眼见兄弟因自己的过错遭受牵连

沈炼终于跪地认错

将和魏忠贤交易的事告知二人

这次一川彻底顿悟

他们在回京后屡次受险

便是魏忠贤想要杀人灭口

还将赵靖忠是黑衣人的事告诉了两兄弟

三人方才明了

原来赵靖忠也是魏忠贤的人

沈炼为了保全兄弟

决心去衙门自首

由自己担下所有罪责

他嘱咐完三弟

又托大哥帮自己去暖香阁替周妙彤赎身

而方才一言不发的卢建星

终于开了口

离开京城

谁都不用死

我们去过

好日子

可敌人却并不打算给他们这个机会

赵靖忠心知自己已有暴露的风险

便打算冒险做掉沈炼三人

他向魏忠贤借调卫士

却在三言两语间被看破了心思

魏忠贤提议

让赵靖忠和自己一起离开大明

可赵靖忠却舍不得如今的权势富贵

想再赌一次

借到卫士的赵靖忠

马不停蹄的又找到了丁修

他认定此人是个见钱眼开的守财奴

便打算花钱让他干掉靳一川

公公不知道他是我师弟吗

你这样的人

还在乎这些

公公你误会了

这个人可是我的挚爱亲朋

手足兄弟啊

得加钱

第二天沈炼正打算去找周妙彤

却不料对方竟主动找上了门

他拿出特赦文书

表明自己已准备好一切

今天就去暖香阁帮她赎身

并邀请她一起离开京城

周妙彤却提出条件

要沈炼先救出自己

被关进诏狱的心上人

严俊斌

沈炼感到十分为难

且不说这人就是他给抓进去的

单论诏狱那地儿

可谓进易出难

诏狱和普通监狱不同

受皇帝直接管理

内外都有锦衣卫把守

要想从那里强行带走一名囚犯

谈何容易

但沈练自认亏欠周妙彤太多

他无法拒绝对方的请求

确认时间来得及后

便匆匆赶往诏狱

沈练到底欠了周妙彤什么

让他做完舔狗再做牛头人

咱们暂且按下目标

沈练用银票打发走狱卒

同颜俊斌简单说明来意后

便打算带走他

却遭到了对方拒绝

颜俊斌不但断了一只手

眼睛也瞎了

他说自己已成了废人

就算逃出去也活不了多久

不想拖累周妙彤

恳求沈炼给他一个痛快

省得再受折磨

你断我一只手

杀了我

咱们两情

沈炼沉默良久

俯身行礼后

便扭断了严俊斌的脖子

给了他个体面

而在沈炼出门后没多久

便有个孩子送了样东西给一川

一川发现那是自己今早落在医馆的锦囊

他担心心上人出事

忙向医馆赶去

沈炼回到家中

发现空无一人

桌上只留了周妙彤的字条和文书

他火速出门赶去暖香阁

另一边

大哥卢建星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穿上了梦寐以求的锦衣卫白护官袍

打算背着兄弟二人去镇抚司衙门请罪

以一保二

担下全部罪责

与此同时

赵靖忠收到了

韩矿正要赶去太医院验尸的消息

可验尸时间分明定在明日

赵靖忠意识到自己被摆了一道

连忙传令魏挺

让她即刻动手

一川赶到医馆前

潜入院内发现医馆大夫已遭人割喉

紧接着一声熟悉的哨声响起

他赶过去后

正看到师兄丁修抱着张嫣从屋中走出

丁修将人甩给一川

理直气壮的说明来意

今天就是有人花钱

买自己师弟的一条命

你小子眼光不错

那个姑娘

很润

听见心上人受辱

一川终是忍无可忍

手持双刀和丁修打了起来

可惜二人实力差距太大

丁修甚至仅凭刀柄

就打得一川节节败退

一川被逼之下

使出了杀招攻其下路

丁修长刀施展不开

险些中招

不过他一跃之下拉开距离

再次将一川击退

腿上还念叨着你刚才那招

师傅可没教过我

眼见一川已无还手之力

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丁修便说要和一川清算总账

一川则苦求师兄放过自己的心上人

他却告诉一川

自己其实并没有碰张嫣

丁修起身

将长刀指向一川

可他却迟迟没有动手

可真要是杀了你

从今往后

这世上

就只剩我一个人了

二人正伤感着

房顶上却突然出现两个手持火枪的黑衣人

一川推开丁修

枪响过后

二人生死不明

沈炼这边带赶到暖香阁

替周妙彤赎身后

便催着对方跟他离开

周妙彤却执意追问颜俊斌的下落

沈炼只能说出实情

得知心上人已死

周妙彤万念俱灰

她终于抑制不住的

揭开了俩人一直刻意隐藏的伤疤

十二岁

锦衣卫抄了我的家

把我送来叫教坊司的

也是锦衣卫

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怕你

我讨厌你的飞衣服

还有那把绣春刀

你以为我喜欢你

我是怕你

正如沈炼对周妙彤的感情

是爱意中夹杂后悔和愧疚

周妙彤对沈炼的感情也同样复杂

她既感激对方这些年的造福

也痛恨他当年他与抄家

当面抓走了他的父亲

但无论如何

她对沈炼从未动过情

就在两人僵持之际

数支弩箭破空射入

沈炼及时救下周妙彤

此时走廊外

魏忠贤的卫士早已就位

将二人的去路封锁

面对4名藤甲兵的围攻

沈炼处处遭受压制

他及时改变刀法攻势

将几人尽数送上了黄泉路

正打算带周妙彤离开

却突然发现她已身受箭伤

此时

在幕后旁观已久的赵靖忠走了出来

正如魏忠贤所言

赵靖忠不是个合格的赌徒

他向来只会打有把握的仗

赵靖忠问沈炼为何不杀魏忠贤

求生

我看你是求死

公公

你露馅了

那又怎样

只有杀了你们三个

明早起床我还是东厂提督

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

刚经历过一场恶战的沈炼

面对只有手伤的赵靖忠

不过几个回合

便被他手持长棍击退

赵靖忠褪去手中武器的布套

露出一把白银长枪

此时的他宛如罗成赵云附体

招招皆瞄准沈炼命门

今天你死定了

不但你得死

这个女人也得死

眼见沈炼久攻不下

赵靖忠调转枪头刺向一旁的周妙彤

不成想

沈炼竟以血肉之躯替他挡下一击

起身后瞄准赵靖忠拔枪的空档

将其推下楼去

并趁机带走了周妙彤

背着他向白鹭医馆走去

周妙彤用白帕按住沈炼伤口

方才对方舍命护她的行为

终于让她注意到了这个男人的真心

她忍不住哀叹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

沈炼也不会落到这般田地

周妙彤换位思考后说出的这番话

算是变相告诉沈炼

从某种程度而言

自己已经原谅他了

这样

多年来备受愧疚煎熬的沈炼得以解脱

两人之间的隔阂在这个雪夜逐渐消融

沈炼和靳一川两边遇险

卢建星这厢同样也遭到了截杀

他与魏廷一番交手后险胜对方

本想劝人离开别做纠缠

可上司张英却突然出现

将他们围了起来

原来是尸检结果已出

焦尸的骨龄太过年轻

和魏忠贤的年纪匹配不上

韩旷确认后便差人前来捉拿卢建星

魏廷当场被杀

卢建星则被押回镇抚司问审

他一口咬定是自己放走了魏忠贤

无人指使

无人同谋

可他不知

座上之人正是崇祯皇帝朱由检

卢建星的话他自然不信

韩旷请求崇祯将卢建星交给自己审问

声称自己定能以他为突破

将阉党一网打尽

朕已经杀了几百人

就连袁崇焕也给魏阉修过生祠

你连他也想杀吗

你想让朕身边无人可用

臣万死不敢

不要让卢建星再咬出其他人来

臣懂了

赵靖忠怎么还没来

赵靖忠

他不见了

而此时未能成功杀死沈炼的赵靖忠

担心自己已然暴露

只当棋头险招

杀了魏忠贤

逃出大明

待沈炼赶到医馆后

却只看到原本活蹦乱跳的三弟

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一夜之间遍故横生

沈炼失去了三弟靳一川

又亲眼见到大哥卢建星被斩首示众

二哥错了

后悔了

我可后悔了

两个个月后

赵靖忠带着几名亲信一路逃到关外

身后一人紧追不放

赵靖忠认定对方是沈炼

他本想在林中设伏

却不料竟遭人背后偷袭

原来沈炼一直藏在暗处

骑马跟在身后的

其实是一川的师兄丁修

眼见沈炼如此倔强

执意报仇

赵靖忠忍不住说出了实情

告诉你沈炼

皇上只是说

要带回魏忠贤

并没有说要杀他

要他死的是我

你假传圣旨

就算我们杀了魏忠贤

你还是会杀我灭口

等我找到你们仨那一刻

你们就已经是死人了

赵靖忠假传圣旨一事

虽然魏忠贤和韩旷早都给过沈炼暗示

客栈那夜

魏忠贤便严明沈炼是棋子

皇帝想要的是他的钱

那时沈炼半信半疑

只当是对方为求所编

而韩旷初见僵尸时

说皇上要看的是魏阉本人

也是指皇上要见到的是活着的魏忠贤

但那时的沈炼心事重重

一心害怕事迹败露

加之被赵靖忠及时转移了话题

便也没听懂韩旷的弦外之音

三人对峙时

一队金人骑兵突然现身

冲他们喊道

哪位沈李永芳将军给大汗请来的朋友

在下就是赵靖忠

你叛明降金

这两个汉人是敌人

这里需提一下

金人提及的李永芳

正是明朝第一位投降后金的边将

他后来还拉拢了许多官民叛明降金

从两边的对话可以得知

赵靖忠正是借助李永芳才联系上了金人

丁秀观察过情况后

只身一人迎上十三名金人骑兵

留下沈炼对战赵靖忠

丁修正面迎敌

被金人射落下马

他顺势翻滚起身

杀向敌人

赵靖忠叛明降金的行为令沈炼愤怒不已

对方却不以为然

他认为大明现在内忧外患

积重难返

灭王是迟早的事

自己不过另寻明主

别说丁修挡不住他们

就凭你的修春刀

杀得了我吗

沈炼将自己的雁翎刀插在地上

反手抽出大哥卢剑星的雁翎刀

面对赵靖忠的连环进攻

沈炼又掏出三弟靳一川的鸳鸯短刀

试图靠近身巧攻取胜

既是要为兄弟报仇

也是让他们有参与感

令沈炼没想到的是

赵靖忠的长枪竟暗藏玄机

单枪变双枪

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赵靖忠趁势一枪刺入沈炼腰腹

这次似乎输赢已成定局

当初为什么找我们兄弟仨

你们这群蝼蚁一般的东西

死了谁会在乎

本督想踩死你

就踩死你

赵靖忠

你已经不是东厂提督

你也失去了一切

全拜我们这群蝼蚁所赐

被踩到痛处的赵靖忠怒火中烧

并未注意到

沈炼已经拔了自己的雁翎刀

趁其不备

给了他致命一击

赵靖忠难以置信

自己竟会输给一个区区的蝼蚁

他重伤倒地

最终含恨而死

而丁修这边也早已结束了战斗

以一己之力斩杀了十三名名金人骑兵

夕阳西下

二人分道扬镳

丁修选择继续浪迹天涯

做他的逍遥客

而沈练则将前往苏州

寻找被丁修提前安置好的周妙彤和张嫣

沈练驾马前行

突然有两人从身后追来

正是他的大哥和三弟

在沈练的幻想中

三人策马奔行

向着自己希望的生活前进

绣春刀上映于2014年8月

其制造成本仅3

000万

是导演陆洋执导的第三部个人电影

凭借此片

他获得第16届华鼎奖最佳新锐导演

作为一名新人导演

制作了一部时隔十年在看

也能收获观众高评价

好口碑的作品

他无疑是成功的

在票房上

但影片却是惨淡收场

以失败告终

影片前期的宣传力度不够

上映时又撞上了白发魔女传

和四大名捕

最终没能实现票房逆袭

只落了个业界良心的称号

属实可惜

说回剧情

单看故事表面

绣春刀讲的似乎是三个锦衣卫倒霉蛋

因一场失败的任务

遭奸臣追杀灭口的悲剧故事

但实际上

他还埋藏了一条暗线

那才是将沈炼几人推入深渊的罪恶根源

也就是明末时期

愈演愈烈的党羽之争

皇帝倒阉固政的皇权之争

已经腐朽破败

开始走下坡路的王朝现状

这点从片名的字幕便可窥见一二

绣春刀是锦衣卫的标配武器

而直属皇帝管辖的锦衣卫

正是帝王监察制敌的武器

绣春刀变得锈迹斑斑

便意味着武器生锈

无法发挥本有的实力

同时也表明持有武器的人

正无力无暇去清洁它

此处便是在暗示皇权失控

权利崩解

明王朝正在逐渐走向衰败

当然绣春刀的主线

主要展现的还是小人物的悲剧

和他们反抗不公命运的挣扎起伏

沈炼三人正是影片中最具代表性的三个悲剧角色

他们虽是百姓眼里威风凛凛的锦衣卫

可归根结底

也只是芸芸众生里的普通人

他们三个既有所求

亦有所困

在他们之上

那些拥有更高权力和地位的人

将他们视如蝼蚁

非以拿捏

需要时他们便是冲锋陷阵的棋子

可一旦事成或失败

他们便成了弃子

上司张英利用卢建星想升职的心态

让他给自己当牛做马

东厂提督赵靖忠利用他们三个替死鬼

帮自己铲除魏忠贤这个大麻烦

东林党元老韩旷

利用三人逼出阉党马脚

借机将阉党一网打尽

纵使沈炼在客栈那晚

没有和魏忠贤做交易

也无法避免后来的悲惨命运

赵靖忠传来的是假圣旨

无论沈炼是否杀了魏忠贤

未免日后东窗事发

都会杀他们三人灭口

但高傲如赵靖忠

廉洁如韩旷

虽身居高位

却依然是更上面之人的棋子

韩旷被崇祯召回重任内阁首辅

是用他来制衡朝政收拢皇权

而当韩旷意欲借机清洗政敌

一家独大的心思暴露后

朝政皇帝便发布密令

让锦衣卫的人将魏忠贤带回

并拿曾与阉党有牵连的

韩旷的学生袁崇焕

来提醒韩旷注意自己的棋子身份

赵靖忠也是皇帝的棋子

他与魏路贤的关系

崇祯当真不知道吗

不过是选了课更好拿捏的棋子罢了

只要皇帝有杀他的念头

赵靖忠的阉党身份随时可以立刻坐实

同时赵靖忠也是魏忠贤的棋子

魏忠贤培养他的目的

就是为了

将他变成自己把持朝政的傀儡

向崇祯证明

我魏忠贤并不是被你踢出棋局的棋子

而是藏在你视野之外

同你博弈的执棋者

可他没想到的是

作为棋子的赵靖忠野心早已大到超脱他到掌控

最终只能从历史的棋局中彻底谢幕

当然这里是影片中的设计

历史记载的魏忠贤是自缢身亡

作为一部非典型的武侠剧情片

绣春刀可谓是做到了文武双全

他的镜头语言

人物对话

动作设计

各处伏笔考究

以及塑造人物形象的细节设计

都足以让观众窥见导演的创作功底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司马阅(SmartRead),是一款AI文档阅读分析工具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网址设置

网址样式切换

详细

网址卡片按钮

显示

布局设置

左侧边栏菜单

展开

搜索框设置

自定义搜索框背景

  • 4K壁纸

自定义搜索框高度

  • 聚焦
  • 信息
  • 默认
自定义设置
TAB栏自定义颜色

背景颜色

文字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