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风柜来的人》电影解说文案 解说素材

解说文案5个月前发布 niuBig
1K 0 0

剧情《风柜来的人》电影解说文案解说素材

剧情《风柜来的人》电影解说文案 解说素材

在蓝天白云下

路边吹来一阵阵的海风

这里是风柜

是一个位于澎湖群岛的小镇

阿清 阿荣 郭仔和土豆

四人从小就是好玩伴

一件不扣扣子的衬衫

还有一直在踢的拖鞋

是他们的标准

在风柜里

高中毕业的男生

一般都是等着军单才离开

所以他们经常在镇上排队

看着黑白电影

以打架和赌博为生

阿清也是众多风柜里的男生之一

他的父亲参加了一场棒球比赛

被高速棒球击中前额

骨头被打碎了

在脸上留下了很大的凹痕

而智力也受到了影响

从这个时候开始

阿清爸爸就变得不说话

每天看着儿子痴呆地进进出出

一天

大家像往常一样聚集在赌档时

阿荣和摊主发生了争执

四名男子与摊主的打斗中

阿清不小心把砖头砸到了摊主头上

摊主倒地不起

阿清几人见状

连忙骑上摩托离开

隔天

阿清与朋友阿育在门口聊天时

路上突然停下了两辆车

下来了七八个拿着家伙的人

阿清见状连忙从屋后逃走了

但阿育却躲闪不及

被生生打断了两根肋骨

甚至还有警察找到阿清家里面去了

或许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阿清、阿荣、郭仔三人决定跟着土豆

到他舅舅家的一座废弃房屋内躲躲风头

在这处破旧的小屋里

虽然只有泡面吃

但四人仍然玩的很开心

在海边沙滩打闹

就着海浪跳着蹩脚的舞

用老旧的套路

搭讪取悦隔壁的少女杨金花

少年终究是少年

有释放不完的荷尔蒙和挡不住的好奇

在郭仔的建议下

阿清等人约定去高雄投靠阿荣的姐姐谋生

这天

阿清和郭仔在海边吹风时

阿荣告诉阿清

他看到了王大明的哥哥

阿清想起自己的哥哥之前被他欺负过

就叫上阿荣、郭仔和土豆四人

教训了王大明哥哥一顿

为了庆祝阿清给自己的哥哥报仇

大家决定杀一只鸡

犒劳一下五脏庙

虽然几人都习惯了与人打架

但当真正要杀鸡时

却显得手足无措

怎么也无从下手

阿荣甚至还被鸡叫吓掉了刀

杨金花实在看不过去

给几人支了招

没想到鸡完全没被伤到

在满院子跑了起来

杀鸡小分队瞬间变成了抓鸡小分队

当几人终于开始划拳吃饭时

郭仔的爸爸

突然冲进屋里来教训郭仔

众人这才知道

王大明哥哥的事已经闹到了派出所

阿清、阿荣和郭仔

都被带到了派出所按了手印

分别由各自的家人领了回去

一回到家

阿清的母亲就开始数落阿清

担心阿清招惹的流氓

会再对哥哥下手

阿清本意只是想替哥哥报仇

却没想到姐姐和母亲都不理解他

他生气的把碗摔在桌上

说如果他们敢来

我就敢把他们杀死

这句话

正在切菜的阿清母亲听了这句话

再也忍不了

把菜刀丢在地上呵斥阿清

却意外把丢到了阿清的腿上

这一刀

不仅砍伤了阿清的腿

也砍断了阿清对家里的依恋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

阿清从凉席下偷偷拿了一些钱

背上包

看了一眼父亲后

大步走出了家门

在码头

一艘开往高雄的轮渡即将启航

因牵挂杨金花而留下的土豆

向阿清、阿荣和郭仔挥手告别

四人不一样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下了船后

阿荣给姐姐打电话没打通

于是准备直接去往姐姐的家中

担心计程车在路上乱绕多收费

三人决定坐公交去

但是

从来没有坐过城市公交的三人

显然不会看路边公交站

牌上的经停站信息

通过排除法

三人对站台的三辆车进行了甄别

终于坐上了前往姐姐家的公交车

在车上阿清看到了一栋很高的大楼

自信的对阿荣和郭仔说

那栋大楼好棒

等我发财一定要搬过去住

到姐姐家后

阿荣说想要和朋友们

一起在高雄找事做

希望姐姐能帮帮忙

在加工厂找一份工作

姐姐虽然嘴上数落着阿荣

但还是给他们找了一处空房子住

空房子的对面

住着加工厂的同乡黄锦和

还有他从基隆来高雄的同居女友小

不一会

阿杏和黄锦和都回到了家

回到家后

阿杏发现几个少年好奇的看着她

连忙把衣服都收了回去

黄锦和则带着三人

一起去加工厂各自领了工职

第二天

阿杏满是担忧的从床上醒来

看到黄锦和的举动

阿杏知道

黄锦和又要偷取工厂的零件卖钱了

阿杏劝说黄锦和

工厂的风声越来越紧了

能不能不要再去了

但黄锦和很不耐烦

并不理踩

听着他的摩托声走远

阿杏抱着胳膊

满面愁容

这一切都被阿清看在眼里

注意到阿清的目光

阿杏不好意思的朝他笑了笑

询问他要不要一起去菜市场

她可以做大餐给大家吃

说是去菜市场

但阿杏现在一心都在黄锦和身上

胡乱的挑了几个梨之后

她又去挑了项链和衣服

还给自己买了耳饰和花束

三人还陪阿杏去庙里求了姻缘签

经过此事之后

年轻人们很快熟络起来

中午大家一起吃大餐的时候

阿清讲起了

自已和父亲的童年往事

却被好友吐槽

只要是和自己老爸有关的事

阿清都能够记得清清楚楚

其实连阿清自己也不知道

为什么自己和老爸的故事

会给他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

是怀念是遗憾

还是一些其他什么的

离家许久

阿清想给母亲写一封信

揉了很多页纸

却总也不知道从何写起

看着信纸上的被压扁的昆虫

他郁闷的画起了画

就在这时

阿荣带来了几个认识的小混混

他们看到美貌的阿杏后

出言不逊

本就烦躁的阿清

听到这几个新朋友如此侮辱阿杏

气的直接冲上去跟他们打了起来

阿清这才发现

不知何时起三人的小圈子

他已经有些不适应了

磅晚

黄锦和回来了

他拿了一沓钱放进了抽屉

对精心打扮的阿杏视若无睹

转头瞥见了阿杏挂在床头的姻缘签

风云致雨落洋洋

天灾时气必有伤

命内此事难合和

更逢一足出外乡

他粗暴的撕下来

揉成一团扔到了地上

自顾自的坐到了

阳台的椅子上修剪指甲

阿杏无奈的捡起烟缘签

走到阳台的栏杆旁坐下

她想和黄锦和好好谈谈

但黄锦和却完全听不进去

坚称盗取工厂零件卖钱

是为了与阿杏更早结婚

还骂阿杏多事

让他很不舒服

阿杏听完

默默的捡起打火机

点燃了姻缘签

烧向了自己的头发

在阿杏手里燃烧的纸条

很快被黄锦和打掉

但这一幕却深深刺痛了阿清

窗外唧唧咋咋的鸟叫声

让阿清的心更加凌乱

这天

阿荣的姐姐给了三人一千元

让他们在高雄附近玩一玩

一出门

就碰到个骑车的黄牛

向他们出售电影票

黄牛一脸“你懂得”的表情说

有两部彩色大银幕的欧洲片在同时放映

收取了阿清阿荣和郭仔每人三百元

指了指空屋子的十一楼

等三人上了楼

才发现上当受骗了

“没有啊”

“他妈的”

“我们被骗了啦”

“还真是大银幕”

“还彩色的嘞”

自从来到了高雄以后

阿清愈发觉得

自己应该要有一技之长

才能在这出人头地

所以有时他会一边记笔记

一边听收音机学日语发音

而阿荣却在一旁打趣阿清

告诉他

劝他放弃

再念都是工人

就在这时

突然有警察上了楼

阿荣一开始以为警察是来找自己的

但警察在黄锦和的住处站住了脚

原来是黄锦和东窗事发

一直等到天黑

阿清才等到阿杏回来

工厂丢了一批货

黄锦和被认定为最有嫌疑的人

说完阿杏掩面痛哭起来

她多次苦苦相劝

黄锦和根本听不进去

半夜高雄下起雨来

越下越大

阿清根本无法入眠

一直到天快亮时

黄锦和才从警局回来

第二天

黄锦和就脱下了工装

不出所料

他被加工厂开除了

阿荣和郭仔认为是黄锦和倒霉

在即将升职的时候被开除

他们至今

都不相信黄锦和偷盗材料

阿清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什么都没有说

在黄锦和离开去日本的前一晚

五个人一起去夜市

小摊吃了顿散伙饭

黄锦和默不作声的敬了阿杏一杯酒后

和阿荣、郭仔一起喝的烂醉

几人跌跌撞撞的上了楼

在小香的无奈目光中放声高歌

而阿清的歌声

在小走进黄锦和的屋中

熄了灯后戛然而止

喝醉的四个男人中

只有他醉的清醒

他夺门而出

终于意识到

阿杏离他近在咫尺早晚可见

却又远在天涯

难以触碰

黄锦和走后

平淡的生活一直在继续

大家在工厂打工的时间一长

都有了各自的想法

阿荣想辞职去跟姐夫卖录音带挣大钱

郭仔在工厂谈了个女朋友

而阿清还是一直对阿杏放心不下

“我跟你讲”

“我心情不好”

“你少跟我开玩笑”

“好朋友跟你”

“开开玩笑都不行”

“不爽又怎么样”

“我草”

“你这样讲是不是”

“太不够意思了吧

我草”

“你想怎么样”

“你TM想怎么样你”

“我草”

“你这样讲啊”

“不够意思吧”

“你再说一句试试看”

“干”

“阿清”

“你干什么你”

“干”

“干什么你们”

“不要打了”

“阿清 你干什么”

某天

阿杏转交给阿清一封加急信

阿清的父亲过世了

“我爸死了”

他和阿杏一起坐上了回风柜的客车

回到家后

阿清为父亲披麻戴孝

看着父亲坐过的藤椅

想起了自己每次在门口

和母亲一起送父亲出门的场景

久久没有说话

母亲还和往常一样喊自己吃饭

但不知何时起

母亲的头发也悄悄白了

而父亲这次出门却再也不会回来了

看着桌上放着的父亲的饭

阿清又想起幼时

父亲在饭桌前训斥自己的场景

父亲眼里满是疼爱

而除了父亲

哥哥一如既往的少言

母亲和姐姐一如既往的对自己责骂

她们的话语对现在的阿清来说

格外的刺耳

阿清不明白

自己的成长为何得不到家人的认可

他生气的摔了碗跑出了门

噙着泪在海岸边

一座小屋墙脚坐了下来

此刻

他再也止不住对父亲的思念

另一边阿杏还是放心不下黄锦和

找到了黄锦和在风柜的家

告诉了他家人黄锦和上船的消息

平静的生活又开始了

阿荣和郭仔都辞了职

去大街上摆摊卖录音带

阿清和阿杏还像往常一样在加工厂打工

两人偶尔会到阿荣他们的摊位

帮忙招揽生意

也会一起去打台球小娱

在外人看起来像是一对情侣

但阿杏还是忘不了黄锦和

总还是望着

他出海的方向暗自流泪

直到这天一封信寄到了阿杏手上

信中写道黄锦和

所在公司的船即将修理

所以老板决定将他们先送回高雄

阿清听了这个消息沉默不语

今天就是黄锦和到高雄的日子

阿清穿的整整齐齐

准备和阿杏一起去码头迎接

没想到

阿杏已经收拾好行李

决定离开高雄去台北投奔姐姐

她告诉阿清

自己不想再见到黄锦和了

想有一个全新的开始

尽管阿杏拒绝

但阿清还是坚持将她送到了车站

车站里的人熙熙嚷嚷

阿清知道

从今以后

两人的距离就是几百公里

当然更有可能是一辈子

他看着阿杏没有说话

直到她上了大巴

阿清依旧留在原地

帐然若失

离开家乡已经有不少日子了

但他好像还没有长大

依旧不知道自己该往哪走

他失魂落魄的

走到阿荣和郭仔的摊位抽起了烟

阿荣劝他想开点

郭仔的军单到了

再过两天

就要去报到当兵了

听到阿荣后

阿清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

踩在凳子上开始喊

“来来来来来”

“做兵大拍卖”

“做兵大拍卖”

“三卷50块”

“买一卷送两卷”

“三卷卷50块”

“唉”

“你要我赔本啊”

“什么赔本”

“郭仔后天就要走了啦”

“你还讲那么多干嘛”

“拼啦”

“好啦”

“拼啦”

“做兵大拍卖”

“三卷五十块”

“自己选啊”

“带回家”

“三卷五十块”

“选选选”

“来来来”

“不要客气啊”

这不仅是告别郭仔

也是对自己青春的一种宣泄

被拍卖的不仅仅是磁带

也是自己的青春

更多电影解说文案,关注文案妹

文案妹官网www.wenanmei.com

电影下载链接(磁力链接,复制地址,可用迅雷或百度网盘离线秒下载):

magnet:?xt=urn:btih:5876668d880ee7af0409d2cc5c7bccb78e69c31f

相关标签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司马阅(SmartRead),是一款AI文档阅读分析工具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网址设置

网址样式切换

详细

网址卡片按钮

显示

布局设置

左侧边栏菜单

展开

搜索框设置

自定义搜索框背景

  • 4K壁纸

自定义搜索框高度

  • 聚焦
  • 信息
  • 默认
自定义设置
TAB栏自定义颜色

背景颜色

文字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