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开罗时间》电影解说文案

解说文案3周前发布 niuBig
927 0 0

爱情《开罗时间》电影解说文案

爱情《开罗时间》电影解说文案

别名:开罗时光 / Souvenirs du Caire

这绝对是将精神出轨

展现的最微妙动人的电影

它让我知道有些人

一些感情

只适合错过

不适合拥有

在经历了11个小时的飞行后

朱丽叶终于到了开罗

但来接机的不是丈夫

而是他以前的下属塔列

塔列说因为加沙发生了骚乱

负责难民工作的老公一时半会走不开

所以由他来接待

朱丽叶有点不开心

这是她和丈夫计划了很久的一次旅行

因为琐事一拖再拖

这一次 她趁着老公休假赶来

却因为工作又不能见面

不过还好塔列的安排细致全面

安抚了她在陌生城市的不安

离开机场时

一个黑发女人拦住了他们

她的名字是雅诗米

好像和塔列很熟悉

还把朱丽叶误认为了塔列的老婆

知道有乌龙后

她告诉塔列她的丈夫已经死了

并邀请了两个人参加她女儿的婚礼

女人的直觉告诉朱丽叶

这两个人应该有一段过去

然而塔列的表现却是平平淡淡

聊了几句后就把朱丽叶送回了酒店

这个房间靠近尼罗河

朱丽叶透过窗户

看着下面忙碌的当地人

时间缓慢而流动

一切好像都没有那么糟糕

半夜丈夫打来电话

说暂时还不能回来

朱丽叶安慰他不要着急

说塔列十分周到

自己在酒店很好

两人还聊起了他和雅诗米的八卦

清晨

朱丽叶被一阵诵经声惊醒

她再次来到阳台

俯瞰着陌生的城市

河岸流光溢彩煞是好看

尽管丈夫告诉她不要独自上街

但朱丽叶还是决定出门逛逛

然而一路上

她不停的被陌生男人搭讪尾随

在这个女人上街只能裹紧头纱的国度

她白皙的肤色和优雅的半裙

都令她如猎物一般陷入了男人们的围猎

朱丽叶只好躲进了一家鞋店

店主救了她

但心有余悸的朱丽叶再也不敢出门

只好去求助接机的塔列

他如今经营着一家咖啡馆

一进门

满屋男人们的目光在她身上聚集

朱丽叶不知道

这家咖啡馆只对男人开放

塔列看到她后有些惊讶

得知朱丽叶的窘境后

他提出要带她去转转

比如参观一下金字塔

但朱丽叶已经和丈夫约好一起去看

塔列便提出带她游览街道

朱丽叶欣然同意

她问塔列为什么这些人要盯着她看

听闻缘由的朱丽叶瞬间哑然

没想到表面儒雅的塔列

内心也这么大男子主义

所幸一路上风光很美

无言的尼罗河化解了两人间小小的不悦

晚上朱丽叶作为联合国官员的家属参加晚宴

丈夫始终没有回来

游玩的心情意兴阑珊

来开罗的第四天

朱丽叶坐在一群官员太太中间

感到十分乏味

便跟着昨晚刚认识的凯瑟琳一起出去玩

她们徒步广阔的白沙漠

秋风猎猎

凯瑟琳坐在岩石下

和她说起自己曾在这里喜欢上一个中东男人

还差点为了他和男友分手

(那为什么没分手呢)

(他逐渐变得自私又苛刻)

(男人都这样)

(一开始装的像绅士一样)

(到最后都原形毕露)

朱丽叶若有所思

望着远处不规则堆叠的白沙

直到温柔的暮色降临

她才在星月的催促下开始返程

第五天

塔列在丈夫的拜托下

带朱丽叶出去走走

他安排了游湖活动

但不会水的朱丽叶在船上异常紧张

塔列得知后笑着调侃

他以为每个西方人家里都有一个游泳池

而朱丽叶也不甘示弱回击

难道这里的男人都有四个老婆吗

隔阂在一来一回间渐渐消失

朱丽叶主动问起了塔列和雅诗米的过往

塔列说自己对她只是年少时的迷恋

(人们都说)

(一朝饮得尼罗水)

(万水千山总恋他)

(看来我喝过了)

莫名的情愫

开始在晃荡的船身间流转

下了船

塔列带她喝了一种

由芝麻和蜂蜜组成的特色饮品

味道温润厚重

朱丽叶觉得

这像极了塔列带给自己的感觉

随后他们准备离开

塔列突然一把将朱丽叶揽过

摩托车飞驰着擦边而过

(让你受惊了)

(没有)

回到酒店

他们又在阳台上坐了一会儿

两个叫卖的小孩走到两人身边

塔列立马帮忙回绝

但朱丽叶去却坚持买了两个发卡

她说自己或许会写一篇

关于埃及街头儿童的文章

塔列很不解

尽管他阅历丰富

相比于其他中东男人更加开明

但这并不妨碍他觉得朱丽叶

正带着西方人独有的傲慢

审视自己生长的土地

但他并没有激烈的言辞

只是说这是很复杂的问题

第六天

朱丽叶决定自己去加沙看望丈夫

她急切的坐上大巴车

说不清自己的感受

您已获得VIP免费查看特权

只觉得昨天和塔列的旅途如梦似幻

暧昧经过一夜的沉寂后

开始让人变得恐慌

于是她匆忙决定去见丈夫

旁边的女孩和自己的女儿差不多年纪

两人便寒暄了几句

突然间大巴车被武装分子拦了下来

女孩突然将一封信塞给了朱丽叶

拼命恳求她帮忙送给男友

因为丈夫在联合国工作

那些人没有为难朱丽叶

只是请她下车

没有办法

朱丽叶只好麻烦塔列来接自己

而那辆巴士和女孩的去向

她无从得知

一路上塔列黑着脸有些不悦

似乎在埋怨着她的出格

回到酒店房间

她又接到了丈夫责怪的电话

朱丽叶委屈的哭了

为自己独身在陌生城市的孤独

也为她的不被人理解

次日她戴上了这里女人们都戴的面纱

来到咖啡馆找塔列

请他帮忙传信

但塔列却说

这封信很有可能让他们陷入牢狱之灾

立马将信拆开阅读

(她怀孕了)

(好了我知道啦)

信件被送到了一个纺织工厂

一个男人激动接过了信件

并提醒一定不要让那边的男人知道

他是那个女孩的哥哥

一路上

朱丽叶都在担心那个女孩的安危

说要让联合国的丈夫帮忙寻找一下

塔列不解的询问

为什么你和你的丈夫总想着如何拯救中东

在他看来

无论是只接待男性的咖啡馆

还是叫卖的街童

一切的存在根植于当地的文化

没有什么好被拯救的

但面对朱丽叶的执着

他还是好脾气的选择了忍让

他没办法对这样一位

优雅温柔的女士生气

他还是带她继续游览风景

还为她买了一串埃及刻字项链

并亲手为她戴上

送她回酒店时

两人照例贴面吻告别

却意外嘴唇碰到了一起

两人都有些不自然

匆忙离开

回到房间后

朱丽叶的内心竟然有些悸动

她抚摸着那条项链

似乎在回味白日的温存

第二天

他们去参加了雅诗米女儿的婚礼

站在阳台上

两人的距离很近

朱丽叶说自己回国后会想他的

塔列说自己不喜欢写信发邮件

而朱丽叶说自己不爱打电话

(看来我们注定)

(彼此再也不会有联系)

(嗯)

(我觉得也是)

(即便如此我会想你的)

一股离别的氛围充斥心间

回家的火车上

他们相视凝望微笑

却没有说话

就这样回到了酒店大厅

朱丽叶主动邀请塔列上楼坐坐

她穿着薄荷绿的长裙

身姿灵动而秀美

他们相对而立

塔列上前一步

朱丽叶后退又上前

他们望着对方

下一刻似乎就要肌肤相触

(我们走吧)

朱丽叶带塔列来到了金字塔

她曾和丈夫约好一起去看

但短短几天

时过境转

她自知心湖不再平静

可她无法放任自己继续靠近

他是个温柔儒雅的中东男人

但她永远不是裹着黑袍的女人

共同去看金字塔

是她唯一能给他的偏爱

高峭的岩壁间

他轻轻扶住她的手臂

然后将身上的西服脱下铺在地上

他们只是坐着

便胜过千言万语

回到酒店

丈夫毫无预兆的回来了

朱丽叶有些惊喜

而塔列则沉默站在一侧

随后便绅士的向夫妻两人道别

朱丽叶跟着丈夫上楼

电梯门慢慢关上了

他们都知道

这可能是最后一面了

第二天如约和老公去看了金字塔

她坐在出租车里感到有点沮丧

但丈夫在她心中的分量一直没变

他们还是恩爱的夫妻在一起20年了

与塔列的邂逅

只是一个短暂而耀眼的插曲

她没有遗憾

只是感慨世界上的事物

终究难两全罢了

看着情绪不对劲的妻子

丈夫没有多问也不需要多问

他不可能没有看出妻子和塔列之间的气氛

但是不管怎样

他们仍然会携手去看金字塔

生活中总有些事情不能尽善尽美

比如被耽误了回不来

和妻子一起度假的丈夫

或者是在路上

这份注定不可得

却又近在咫尺的温存

好在朱丽叶一直很清醒很克制

所以那一抹薄荷绿的长裙

不会变成干草渍

而是永远站在黄沙上

成为最难忘的色彩

自媒体维基,新媒体从业人员必备行业网站

自媒体维基,新媒体从业人员必备行业网站

相关标签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司马阅(SmartRead),是一款AI文档阅读分析工具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网址设置

网址样式切换

详细

网址卡片按钮

显示

布局设置

左侧边栏菜单

展开

搜索框设置

自定义搜索框背景

  • 4K壁纸

自定义搜索框高度

  • 聚焦
  • 信息
  • 默认
自定义设置
TAB栏自定义颜色

背景颜色

文字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