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电影《猪猡之王》解说文案

解说文案1个月前发布 niuBig
546 0 0

动画电影《猪猡之王》解说文案

动画电影《猪猡之王》解说文案

又名: 一辈子猪猡(港) / 猪王

被霸凌过的人都知道

日本的校园霸凌领先世界

无数电影动漫都向我们展示了校园霸凌的可怕

其实韩国在霸凌界也有着悠久的历史

除了我们常听的军队霸凌

作为一个由财阀统治的国家

极大的阶级差距在校园里

同样也产生了令人室息的霸凌气氛

有钱人的孩子们聚集在一起

欺负那些没钱没势的孩子

今天为大家带来韩国黑暗动漫

《猪猡之王》

永强是韩国底层的一位写手编辑

天天写一些营销号标题党来骗流量

今天又是被老板当众痛骂的一天

因为他写出来的东西根本没流量

憋了一肚子气回到家里

给自己老婆打电话

可是从下班一直到深夜

老婆都没接

正当他急躁的准备出门找人时

老婆终于回来了

看着永强生气的质问

老婆也是一脸委屈

她白天要上班

晚上还要和教授讨论论文

忙的根本没有时间接电话

和教授讨论论文

老婆的理由让永强起了怀疑

一整天的怒火在此刻发泄

什么讨论论文

看你就是去和教授鬼混了

说你到底和他干了什么

一边说着

永强直接踢开了饭桌

抓住了老婆的脸一顿猛揍

把怒火撒向了更加弱势的一方

出了一顿邪火后

永强正打算出门

可没想到

老婆晃晃悠悠的爬起来告诉他

她去找教授

是希望通过教授的资源

可以出版一下永强的小说

老婆知道那一直是永强的梦想

一番话让永强彻底破防

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是个没有底线的混蛋

被外界欺辱唯唯诺诺

回到家对深爱自己的人重拳出击

可真是渣的彻底又纯粹

永强崩溃的冲出门去

对着墙壁用力砸拳头

自己怎么活的这么废物呢

那些好日子都被谁偷走了

正在无比噢恼之际

一个电话让他恢复了清醒

对方竟然是自己初中时期的好朋友眼镜

他们已经很久没联系了

眼镜把永强约到了一个餐馆

和永强相比

眼镜西装革履

显然混的非常好

还有自己的专属名片

是某个公司的创业老板

不愧是有钱人的孩子

永强在心里感叹着

人的命运真是从生下来就已经注定了

他多么想要眼镜的人生啊

但其实永强不知道

眼镜的人生已经出了很大的问题

他刚刚亲手勒死了自己的老婆

思考良久后

找到了永强的电话

他们之间有一段都不愿提及的过往

那是在初中时期

二人在同一个班里

经常会被班里的胖虎和小夫骚扰

别看霸凌者只有两人

但其实他们有非常深厚的背景

家里都钱先不说

还有高年级的罩着

迥然成了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体系

最高层是学生会长

然后是一众学长

分别都是自己班里的混混头

学长之下

就是胖虎小夫这种角色

在这里 人被分成三个等级

学生会长与学长那些是人

胖虎小夫

这种是他们养的狗

而永强眼镜这种时长被欺负被霸凌的

则是最底层的猪猡

某天

学生会长来到了班里

让每个人都乘乘坐在座位上

他为了连任学生会长

特意来嘱咐每个人必须都投他的票

就在学生会长恩威并施激情演讲的时候

突然发现眼镜在低头写作业

学生会长当然不会表露不满

旁边的一个学长却站不住了

他并没有直接去教训眼镜

而是拉来了胖虎小夫

狠狠地教训了他们

没有看管好自己班里的学生

好一副等级森严的官僚作态

胖虎小夫当然不会放过眼镜

等学生会长走后

冲上来就扇了他一巴掌

还直接撕碎了眼镜的作业

眼镜完全不敢反抗

只能着脸低头流泪

就在这时

班级角落里突然站起来一个人

他叫金哲

是班里最穷的那一批人

看到眼镜作业被撕

他竟然直接走过来让胖虎给眼镜道歉

胖虎当然不会同意

直接一拳揍到了金哲脸上

万万没想到

金哲和眼镜的反应完全不同

他直接一拳打了回去

巨大的威力让胖虎直接摔了出去

随后金哲跳出来接连补刀

直接把胖虎打晕过去

然后就喜提七天回家反省了

这里也许有小伙伴会问

眼镜家里不是挺有钱的吗

怎么还会被欺负呢

其实眼镜家里虽然有钱

但他家是开歌舞厅的

属于new money

属于最底层的商人士农工商

自然被ZF机关的家庭看不起

而且还变本加厉的欺凌眼镜

相比之下

永强的家境就更紧张了

一家四口住在半个地下室

姐姐还是个非常爱慕虚荣的人

同学有啥她都想要

挨不住姐姐的苦苦哀求

母亲给她买了一条昂贵的名牌裤子

看着那条裤子

永强陷入了沉思

是不是只要我也穿上这条裤子

就能加入那些有钱人的行列

不再被欺凌了

本着这样的想法

第二天他穿着姐姐的裤子上学

还刻意把品牌漏了出来

这和很多小朋友的心态是一样的

买到一个什么厉害的东西

第二天都想着要去炫耀一番

可又不能那么明显

就总是一边遮掩着一边努力显摆着

万万没想到

路上眼镜看到了永强的裤子

提醒他这是个女款的

男款的标志不是这个色

听到这句话

永强既羞愧又尴尬

只能默不作声的把衣服盖下去

可没想到到了体育课换衣服时

裤子还是被胖虎发现了

等永强回来的时候

就看到自己的裤子被剪了个大洞

标志还被贴在黑板上

旁边都是嘲弄的话语

这一刻永强的头更低了

他明白了自己一辈子也不可能成为有钱人

猪猡注定是猪猡

永远也没办法与狗同行

关键时刻

金哲回来了

他直接走过去擦掉了那些嘲讽的话

胖虎气愤的揍了他一拳

上一次被金哲暴打后

胖虎住了几天院

倒不是因为金哲

而是因为他被学长揍了一顿

学长觉得他没有管好自己班级里的猪

但没想到

胖虎并没有感觉到委屈

反而觉得自己作为狗能被主人教训

也是一种幸福

所以这一次

他面对永强更加重拳出击

可金哲也不是吃素的

他直接抽出了皮带

甩着铁头招呼到了胖虎脸上

剧烈的痛苦让胖虎捂脸痛哭

但金哲的攻击没有停下

连旁边的小夫也跟着挨了一顿打

而就在金哲大杀四方的时候

受害者永强不出意外的只在旁边看着

他动都不敢动

这一次

金哲喜提两周闭门思过

但他却在放学后找到了永强和眼镜

并且表示他可以保护他们

这一刻

他仿佛成了猪罗之王

成为了那个组群里唯一敢反抗的猪罗

从此之后

永强和眼镜经常与金哲在一个废弃的屋子里集合

金哲告诉他们要保护好自己

武器是必不可少的

你必须成为恶魔

才能在地狱里生存

为了教他们如何使用小刀

金哲直接杀死了一只小猫

以演示刀具的用法

可后面的事情又打脸了

你会用小刀也没用

过了没几天

班里来了个新转校生小白

他是那种心肠很热

能和所有人玩得来的人

很快就和全班人都成了朋友

当然

除了胖虎小夫

他们觉得新来的这个小白

人气高又学习好

抢了他们的风头

在一次作文比赛的时候

他们终于找到了机会

由于只有一个名额

老师便把机会给了爱写东西的小白

但这却引起了小夫的嫉妒

趁着小白上厕所的功夫

他们直接在厕所外堵住了他

还往里面泼了盆尿

小白瞬间怒气值爆表

即使脾气再好也不能被这么欺负啊

他愤怒地去找胖虎小夫对峙

并且在教室里拿出了小刀

但没想到

胖虎小夫的上层学长也在这里

他战斗力可比小白强多了

上来就打的小白毫无还手之力

并且恶狠狠的威胁小白别找麻烦

于是当天语文课上

小白顶着一脸尿渍和伤疤

笑着对老师说自己能力不足

想把名额让给小夫

看来小刀在普通猪猡手中

并不能成为保护自己的武器

反而会成为激怒施暴者的诱因

转天

眼镜又被胖虎小夫堵在厕所欺负

金哲再度出面替眼镜出手

但他不知道的是

这其实是一场针对自己的阴谋

很快

体育老师就被叫了过来

金哲被老师用藤条狠狠抽了一顿

可这明明是互殴为啥只打金哲一个人

懂得都懂

体育老师说不是互殴就不是互殴

被老师打了一顿的金哲完全没有收敛

回来就把胖虎揍了一顿

胖虎小夫的上司学长还想来偷袭

没想到金哲的战斗力极高

学长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一次

金哲直接成了所有猪罗眼中的救世主

可这件事也传到了学生会长耳朵里

他们准备把金哲叫到天台上揍一顿

他们没有找到金哲

于是把永强眼镜小白叫到楼顶狠狠修理一番

眼镜眼看对方人多

竟然跪着求饶表示自己是被金哲强迫的

果然被欺负是有原因的

此时

金哲正和老师呆在太平间

他的父亲因为欠债过多竟然选择了自杀

金哲看着那个平时不怎么管自己的父亲

内心只有不知向哪释放的怒火

只能回到秘密基地沉思

这时候

眼镜来了

告诉金哲

学长们把永强扣在了楼顶

好嘛

真是瞌睡了就来枕头

金哲正想发泄心中的怒气

于是直接杀到了天台

面对十几个人的围攻

竟然靠着气势打的不落下风

可慢慢地对方人多的优势体现了出来

金哲被抓住后背

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

直接掏出匕首划伤了一位学长

好巧不巧

正巧被赶来的老师看到了

于是金哲被当场开除

秘密基地里

永强和眼镜哭成了泪人

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呐

还有谁来保护他们呢

也许是不甘心

也许是被父亲的死冲昏头脑

金哲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地想法

如果我在全校人面前死去

如果我

是不是那些欺负过他的人

全部都会留下一生的阴影呢

永强被金哲的想法吓了一跳

可有一天他放学回家时

竟然看到自己的姐姐被音像店老板抓住

因为她偷了一个随身听

姐姐非但没有反省

反而把这一切都怪罪于父母

凭什么别人都有这种好东西

我就没有

穷人的孩子连大学也上不了

注定只能度过一个失败的人生

这都是凭什么

她多么想狠狠羞辱那些有钱人

然后死在他们面前

一席话让永强无比害怕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永强突然想起了那个几乎疯魔的金哲

金哲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要在全校大会上从高楼上跳下去

而一旁的眼镜与永强

则跟着金哲大笑起来

似乎长久的压抑让他们也失去了理智

对啊

这真是个好计划

到了晚上

金哲来找他妈妈下班

他的妈妈是个歌舞厅舞女

正好在眼镜父亲那里打工

由于年龄太大

已经很久没有人点她了

金哲本想拿着刀先杀死母亲

然后再去自杀

可听到母亲和姐姐打电话诉苦

讲自己生活的艰辛不易

金哲又心软了

只能在暗处默默流泪

就在这时

老板过来一把夺过了手机

对金哲妈妈不断羞辱

还直接上手扇了一巴掌

金哲可受不了这个气

直接拿刀过去要干掉老板

可就在这时

眼镜出现了

金哲才意识到老板就是眼镜的父亲

于是忍着怒气与不甘扔下了刀

终于到了全校大会的日子

金哲如约出现在了楼顶

眼镜在下面看着他

金哲毫不犹豫跳了下去

当场死亡

这就是永强和眼镜小时候的故事

永强很不解

那件事以后

二人再也没有说过话

为什么突然又联系他了

眼镜这才说出了当年的隐情

原来在学校大会前

眼镜内心无比的兴奋与激动

他觉得这件大事之后

生活肯定会发生什么大变化

他无比期待着这件事的发生

可事实不是这样的

之前金哲曾找到过眼镜

说他已经后悔自己的决定了

他不想死

他到时候会假装跳楼

然后眼镜马上尖叫

大家就会把他劝下来

这样做

想必猪猡们也会很有面子

你看

猪猡都敢自杀

可是眼镜的心里又有点纠结了

金哲不死了

那对别人的震摄是不是降低了很多

以后上学的时候还是会被欺负吧

就在他纠结到底要不要叫的时候

金哲已经来到了屋顶

而且很迅速的就跳了下来

只不过不是自愿跳的

眼镜看到一个人影将金哲给推了下来

没错

那个人正是永强

永强听到后直接愤怒的把眼镜按到地上

原来你当时看到了

他还以为这件事没人会知道

其实那天早上

永强躲在墙后听到了金哲与眼镜的对话

他愤怒于金哲是个懦夫

说好的跳楼

替猪猡们争回脸面怎么就不跳了呢

金哲真是个懦弱无能的胆小鬼

金哲就如同他内心的映射

代表了永强坚强勇敢的那一部分

但此刻连金哲都退缩了

永强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金哲必须成为那个所有人的阴影

那个所有施暴者都会胆寒的恶魔

于是他比纠结的眼镜更狠毒

直接把金哲推了下去

二人坦白了当年的事情

眼镜才告诉永强自己今天的目的

原来他的生意早就完蛋了

他卖掉了父亲的歌舞厅做生意

却赔的一干二净

于是在困窘的生活中杀死了妻子

准备在此地自杀

永强失神的往楼下走

眼镜在天台边祝福了永强后跳了下来

看着眼镜的尸体摔在自己面前

永强无力的跪了下去

仿佛突然被这个世界打倒

此前那些面对生活强撑起来的凶悍

在这一刻轰然倒塌

原来他一直都是那个懦弱又无能的小孩

永强颤抖着拨通了妻子的电话

妻子焦急地问他在哪里

在哪里

永强绝望的抬起头

哪里不都是地狱吗

韩国肯定是地狱了

年轻人没办法对抗财阀

全都选择了不生孩子

这就叫非暴力不合作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司马阅(SmartRead),是一款AI文档阅读分析工具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网址设置

网址样式切换

详细

网址卡片按钮

显示

布局设置

左侧边栏菜单

展开

搜索框设置

自定义搜索框背景

  • 4K壁纸

自定义搜索框高度

  • 聚焦
  • 信息
  • 默认
自定义设置
TAB栏自定义颜色

背景颜色

文字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