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犯罪《涉过愤怒的海》电影解说文案 影评

解说文案1个月前发布 niuBig
627 0 0

悬疑犯罪《涉过愤怒的海》电影解说文案 影评

悬疑犯罪《涉过愤怒的海》电影解说文案 影评

又名:怒海

父亲见到女儿的尸体

不仅没有感到悲伤

反而眉头紧皱

被害者死前几小时

曾与多人有过性行为

听到这句话

父亲竟然泛起恶心

忍不住跑出去呕吐

妈的你在这干什么

老金吐完

怕别人看见

还用衣服去擦脑筋

也不知道怎么了

一点痛都感受不到

为了寻找痛感

他跑去女儿出事的酒店发疯

用头撞击壁橱

把鼻血涂得到处都是

那明眼人都知道老金是在演戏

就连处理这件事的日本公关倒金

都看不下去了

看到自己女人那种下场

你还要吐

你真的爱他吗

听到这句话

老金终于不再鬼哭狼嚎

他和老金来到一家酒馆

女儿刚刚惨死

老金还有心情喝酒

倒酒前还闻了闻酒香

做好这一切

他终于开始诉说自己的感受

那是我老金的闺女

我金允实的闺女被祸害了

这是个小伙

你知道吗

老金是觉得女儿给他丢脸了

提起女儿

老金说他太懂事了

懂事的有点傻

小时候发烧了

我用凉毛巾盖在他脸上

他都憋的上不来气了也不说

有时候为了跟我说个话

他能在床边一站就是一中午

那会我和他妈妈闹离婚

我就把他送到他妈妈那去

结果他妈妈也不要他

他就自己坐长途大巴跑回来了

岛金听出这些话里所蕴含的残酷

供情的说那孩子很受伤啊

可老金却自恋的认为没事

那孩子皮事

我这辈子活个什么

不就活个闺女吗

就这个喜欢罢了

完了一辈子毁

他上里边去

我不弄他

老金是欢子岛的渔民

手底下有30多条渔船

为了挣钱

他赶在大海上跟海景硬钢

他如此拼命

就是为了供女儿小娜去日本留学

这件事在岛上人尽皆知

这是他的面子

也是他最引以为傲的事

女儿失踪的消息是前妻顾红告诉他的

他很不情愿的飞去日本

心里还想着十几条正在捕鱼的渔船

在他看来

女儿那么皮实

能出啥事

发现娜娜失踪的是他的朋友小林

小林告诉老金

娜娜最后一次出现

是在京都的吉田柳多

她有一个男朋友在那

名叫李苗苗

小林最后一次见她是在6天前

老金想起

6天前他接到了女儿打来的电话

当时那边没人说话

他就给挂了

那会他正忙着起网呢

现在看来

女儿很可能是在向他求救

震惊和愧疚并没有维持几秒钟

老金又开始担心他的渔船

你说我这30多条船

我绕个海啊

我我大老远跑个这个地方我我真

第二天老金来到京都大学找李淼淼

先来个自拍打卡日本之旅

谁知李淼淼耍诈

老金一路追到地铁站

就在这时

顾红打来电话

小娜没了

老金一阵天旋地转

他认定李淼淼就是杀死女儿的凶手

可经过一番追逐

还是让李淼淼跑了

小娜第一次见到李淼淼是生日那天

在一家女仆店兼职

李淼淼

是他主动拉进店里的第一个客人

他卖力的活跃气氛

李淼淼却对他爱答不理

就在他有点泄气时

李淼淼点了一份草莓蛋糕

生日快乐

小娜确信这就是缘分

他盯着李淼

淼看见他给一个流浪汉递了个汉堡

他好善良

可其实这是李淼淼的恶作剧

他在汉堡里加了料

李苗苗喜欢扮演死神里的乌尔乔拉

小娜也加入其中

扮演十几只鸡

好浪漫

很快两人就发生了关系

但第二天一早

李苗苗却消失了

他们的假发还纠缠在一起

小娜无法忍受这种抛弃

整个人陷入崩溃

老金急于寻找李淼淼报仇

但老金却告诉他

李淼淼已经逃回中国

老金立即回国

闯入李淼淼家的别墅

与李淼淼的父亲李烈正面遭遇

李烈和妻子离婚多年

李苗苗跟着他妈

已经很久没来过这里了

老金半信半疑

搞了一辆货车开始跟踪李烈

很快

他就在机场看到李烈接了一个女人

他立即跟上

没想到女人竟然主动上了他的车

看见他藏起来的刀也丝毫不慌

女人正是李苗苗的妈妈

竟然他跟老金说你砍不着他

也找不到他

给我三天

我能找到他

但不是交给你

而是交给警察

如果真的是他

我会尽其所有赔偿你

老金知道这只是他的缓兵之计

他开始跟踪景兰

但这女人也不是好惹的

用了一招金蝉脱壳就甩掉了老金

老金跟丢了人

还被警察抓个正着

施礼猎报的警

理由是私闯民宅

另一边

摆脱跟踪的景兰开车来到山里的主屋

李淼淼就躲在这里

可他刚到

就发现两个人已经闯了进去

屋里还传来一声枪响

他跑进去一看

李苗苗正端着猎枪

对着面前的两个男人

这两个人都是李烈派来的

李烈是想

把儿子抓回去送到警察局

警男很生气

另一集动用关系

仍然安排李苗苗逃往德国

面对警男的质问

李烈理所当然的说

送进去至少他能保住一条命

去监狱里磨磨性子挺好的

可井然知道

李爹只是想要报复他

威胁到别跟我玩这一套

你又当碰上什么了

比起他

我是要惊喜了

面对无底线纵容而至的济南

李烈向来都是回避

这一次也一样

离开李苗苗后

小娜在夜店认识了一个男孩

有了上次的经验

小娜没有等男孩的不辞而别

而是把关门的机会留给了自己

出门后他就遇到了李苗苗

你怎么在这啊

来看男朋友

小娜潇洒离去

李淼淼都火中烧

为了报复他

把小娜男友养的宠物龟

做成了鳖汤泡面

男孩要找李苗苗算账

却被他用滑板撂倒

摔掉了一颗牙齿

小娜气不过

带着男孩去找李苗苗

李苗苗二话没说

当着他们的面拔掉了自己的一颗牙

血淋淋的递给他

小娜被他这种疯狂的示爱行为打动了

他喜欢这样浓烈到变态的爱

因为李苗苗说过

嫉妒是衡量爱的唯一标准

两人在一起后

李苗苗总是丢掉小娜的鞋子

我嫉妒你的鞋子

因为他们把你从我的身边带走

小娜被这句话彻底击中

这种强硬的极尽疯狂的占有欲

就是小娜心目中完美的爱

监狱里警察待阵劝老金

你前妻打来电话

说你闺女要火化

我可以放你出去

但千万别再惹事

你女儿的事还在调查中

你要有点耐心

第二天老金坐出

租车赶去机场

天空乌云密布

一场台风即将来袭

路上他在一群参加漫展的年轻人中

发现了李苗苗扮演的乌尔奇奥拉

老金立即下车追进了一家剧场

很快他就按住了李淼淼

想要置他于死地

怎么能

保安过来拉架

李淼淼趁机逃走

老金一路追到楼底

李淼淼无路可退

开始求饶

说这不是我干的

这真不是我干的呀叔

你知道我有多爱他吗

老金也不和他废话

上去就是一脚

结果用力过猛

自己差点摔下去

看着挂在楼顶的老金

李淼淼露出诡异的笑容

他对着老金念叨

好人总觉得自己是对的

可万一他们错了呢

万一错了你不就是坏人了吗

说着就开始解绳子

和李苗苗在一起后

小娜又陷入了自我怀疑

她觉得不会有人在了解她之后

还会爱她

所以他开始了无休止的试探

他把鞋子递给李淼淼

可李淼淼却只顾着打游戏

对扔鞋子也开始敷衍

小娜对此非常不满

他大吼大叫

让他像以前那样扔掉鞋子

这一次李淼淼没有搭理他

小娜崩溃了

哭着对李淼淼说

你不记得以前怎么扔的

我告诉你啊

你都不想学

你什么都忘了

你就是要赶我走

李淼淼被他逼疯了

他把小娜按在窗台上

疯狂凌辱

小娜再次离开

离开时他还想着

要是自己能变成一个啤酒罐就好了

这样就可以一直被淼淼的那双手拿起

再放下老金起来后

发现李苗苗已经不见了

他打车来到李苗苗家

锦男故意挡在地下室门口

老金果然中计

等他进去后

锦男立即锁上门

此时李淼淼就在楼上

离开前

他还故意站在地下室门口挑衅

吹出一个长长的口哨

我就要坐飞机出国了

你能奈我何

老金又急又气

但却毫无办法

万般无奈之下

老金用微波炉点燃锡纸

很快地下室就被浓烟吞噬

烟雾警报响起

竟然怕闹出人命

只好放出疯子一样的老金

警察赶到后

带走了重火闹事的老金

景兰放心不下李苗苗

驱车赶往机场

正好被坐在警车里的老金看到

警车一路跟着景兰驶上一座跨海大桥

与此同时

李苗苗也坐着车在跨海大桥上飞驰

台风来袭

黑云暴雨

毫无预兆地

天上下起了雨

李淼淼兴奋地把头伸到窗外

如此浓稠的血水正是他的最爱

他让司机加速

他要享受这前所未有的疯狂

年还车祸后

老金最先从车里爬了出来

看到景兰被困在车里

真想上去救人

可就在这时

他看到了一个白色头盔

这东西他再也熟悉不过了

果然在旁边的一辆车里

他找到了李淼淼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在景兰痛苦的嘶吼声中

老金拖走了李淼淼

李淼淼失踪

脑筋被捕

但他一句话也不说

最早几大

除了景兰

还有李烈

前不久李淼淼送给他女儿一个玩具

打开礼物盒

里面忽然弹出一个娃娃

嘴里喷出硫酸

这直接导致女儿重伤昏迷

李烈对李淼淼的仇恨已经到达了极点

他恨不得

这个心理变态的聂总立马去死

为了得到儿子的线索

瑾楠决定撤回

上十五号

让老金去送自己女儿最后一程

老金飞去日本

见到了女儿的朋友小林

他把从李淼淼手机里找到的一段视频

放给小林看

那是小娜被凌辱强迫的视频

小林看不下去

老金却毫不在乎女儿的尊严

非要让他看

还让他帮忙找出这三个人的地址

女儿的葬礼上

老金收到小林的消息

那三个人现在在秋叶原店501房间

老金当即把一向塞一顾红转身就走

在他看来

给女儿报仇

比参加他的葬礼要重要的多

老金来到秋叶原

把三个男生堵在房间里

其中一个男生交代说

是小娜主动过来的

他说只要我们能接受

淼淼怎样都可以

老金自然无法接受这样的说法

把那3个男生狠狠的揍了一顿

回到酒店后

他看到了顾红留给他的纸条

女儿我带走了

我不会告诉你他葬在哪儿

也不会让你再见到他

永远我发誓让老天爷报应你

面对如此绝情的控诉

老金并不在乎

此刻他心里只有复仇的念头

回国后他把景兰带到一个码头

把女儿被侮辱的视频怼在他的眼睛上

那个小混蛋

他说我闺女跟别人胡搞没脸了

自己捅了自己17刀

求他原谅

这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觉得呢

我问了那三个杂碎

他们说

是李淼淼把他们的朋友烧成了大火球

小娜去找他们说情

希望他们跟李苗苗和好

结果这三个杂碎把他给强暴了

我闺女是替他求情被糟蹋的

你那个逼样玩意

捅的是邪道

说他喜欢本人恶搞丢了的脸

说完他把一堆东西丢给济南

里面是李淼淼的衣服

和那个标志性头盔

听说儿子已经被他丢进大海

济南彻底疯狂

他开车横冲直撞

想要撞死老金

为儿子报仇

最后却连人带车坠落悬崖

掉进了海里

老金跳进大海

救出了济南

一瞬间

老金甚至觉得他和济南同病相怜

离开李苗苗后

小娜来到一家便利店打工

这天下班

店长送给他一些卖剩下的便当

小娜受宠若惊

连连道谢

既然他不抗拒自己的好意

店长便鼓足勇气拿出一对珍珠耳环

一个心里很苦的人

给他一点点甜

就足以融化他

店长这一点小恩小惠的表白

俘获了小娜的心

他再次认为自己的缘分到了

两人很快同居

店长对他也很好

小娜终于找到了一份正常的爱情

可一份普通的爱根本没法让他满足

他感到恐惧和焦虑

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被爱着

也无法感受爱的存在

于是他又开始了无休止的试探

他会在睡觉时

把冰凉的手伸进店长的怀里

以此来确认这份温暖属于自己

他会缠着店长不让他上班

还会扔掉自己的鞋子

但店长却帮他把鞋子找了回来

小娜一阵失落

原来不是每个人爱你

都会爱到嫉妒你的鞋子

他又一次陷入不悲哀的怀疑和恐惧中

也开始了更为过激的试探

他把手放进冰箱

直到冻得生疼再取出来

然后把冰块般的双手伸进店长怀里

店长开始不耐烦

甚至表现出一丝厌恶

小娜的笑容消失了巨大的落差

让她如坠谷底

她又一次确认自己不被爱

也不值得被爱

可她还需要更多的证据

第二天她翻箱倒柜

终于找到了证据

店长有一个死去的初恋

长得和他很像

小娜崩溃了

原来他只是替代品

他硬生生的扯下耳环

带着鲜血和疼痛放在一个纸条上

上面是他带着绝望的拷问

你会把我也藏在内心的最深处吗

内心痛苦到极点时

小娜就会想起李淼淼

他拔下的那颗带血的牙齿

他扔掉了无数双鞋子

他疯狂的占有欲

这不就是他想要的爱吗

小娜再一次扑进李淼淼的怀抱

如同飞蛾扑火一般

老金再次被捕入狱

济南已经不再关心李淼淼的下落

他已经替他报过仇了

尽了作为一个母亲的责任

生下的与他无关

或许在他内心最深处

又何尝不想摆脱李淼淼这个恶魔呢

但李烈却无法放下

老金摸透了他的心思

带着他出海去找李淼淼

半路上老金说出了李烈的想法

你想让他死啊

9岁那年

你妈病危

你本来答应他去日本玩的

结果去不成啊

他在你妈的病房里闹腾

直接把呼吸机的呼吸管撞掉了

你妈去世

你和景兰都没有责怪他

7岁时你和井南闹离婚刺激了他

他就用炮仗去炸青蛙

青蛙的碎片炸得他满身满脸都是

他也摔进了池塘

你和景兰吓坏了

只好暂时放弃离婚

再过了些年

你们还是离了婚

你觉得他长大了

就放心让他带你闺女玩

结果他从蹦床上把你闺女给蹦出去了

3岁的闺女瘫痪截肢

你们就此断了关系

再后来他自己考到日本去了

他知道你在日本有实业

想继承你的产业

可你现在的老婆死活不让

再加上他杀我闺女这事

你想把他扔到监狱里去

于是他彻底失控

发疯了就这么个玩意

你不想弄他吗

可你不能动手啊

你得借刀杀人

被戳穿心死

隐忍多年的李烈忽然陷入癫狂

他把对李苗苗的怨气和仇恨

全都发泄在老金身上

如果李烈没有习惯性回避

如果他可以在李苗苗炸青蛙时

就爆发出一个父亲该有的愤怒和态度

或许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几天后岛金找上门

他把小娜社交软件的账号密码

交给了老金

那里面有小娜去日本后的照片

视频和日志

临走前岛金犹豫很久

还是打算告诉老金事情的真相

你女儿不是李淼淼杀的

尸体刀口的位置示弱的角度以及受力

都显示是她自己所为

李苗苗一直在现场

留下很多血脚印

但胸器上没有她的指纹

还有你女儿

她是六七个小时以后才死的

因为失血过多导致死亡

那17刀没有一刀是致命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

苗苗我是想去帮你

你不要这样

继续说道

其实他没有求助任何人

包括你那个电话是误拨他

他自己爬进地橱

在里面一直画着壳

一直到死脑筋愣在原地

他完全无法相信听到的一切

一个人得多想死

多痛苦多绝望

才能完全失去求生的本能

以那么清醒缓慢

残忍自虐的方式死去呢

一切的答案都在小娜的社交软件里

来到东京后

小娜一直做着和童年阴影有关的梦

她梦到老金逼着她跑步

跑得快要断气梦到老金逼她学习游泳

被枪的差点死过去

像尸体一样悬浮在海面

无休止的痛苦

在哪里都是一样

他在日记里写道

哪里的海都是一样的

东京也可以变成欢子岛

他会重复童年的创伤

小时候被湿毛巾捂住口皮

胸口快要爆炸了也不敢告诉老金

来到东京后

他会用窗帘捂住自己的脸

在痛苦的窒息中寻找答案

挣扎和不挣扎

哪个会比较痛

痛苦到极点时

他会梦到老金的尸体挂在天上

空气中雾蒙蒙的

有一股农药的味道

他呛得直咳嗽

那是老金在追杀他最爱的猫

他没有哭

只是看了一眼悬挂的尸体

便带着墨染转身离去

像是毅然决然的逃离

痛到无法忍受时

他就会想自己会不会其实没有皮肤

只有一处处神经和肌肉

混着伤口和血管露在外面

他是一个怪物

所以老金推搡着

把他送上了远行的大巴

他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就变成了怪物

会把所有人吓跑

连他自己都不想和自己在一起

看到这些文字

老金仿佛第一次走进了女儿的内心

可他看到的却是自己的不堪

他感觉自己的愤怒

全都变成了无能狂怒

苦苦维持的好父亲形象在瞬间坍塌

成了碎片

但老金还抱着最后一丝侥幸

直到

他看到女儿在壁橱里用鲜血画的太阳

在一个名为安全岛的日子下

小娜这样写道

家里的橱柜是我的安全岛

那是我小时候怕死会躲到的地方

于是老金出海后我常待的居处

最久的一次在里面睡了11天

害怕的时候就画太阳

画着画着天就亮了

运气好的话

老金还会回来

老金立即去找女儿嘴里的安全道

那个被他丢出去的橱柜

橱柜的内壁画满了密密麻麻的太阳

那一刻

老金仿佛看到女儿躲在壁橱里

忍着钻心的痛

蘸着自己的血画太阳

他没有想过求助

只是在绝望的等待一缕阳光

等待一份能让他安心的爱

小娜捅了自己17刀

可每一刀都是脑筋捅进去的

他一直以为这孩子皮实

可这世上哪有皮实的孩子呢

他只是把痛苦藏到了你看不见的地方

但那痛苦并没有消失

而是变成了缠在灵魂上令人窒息的布

他变成了刻在柜子里的血色太阳

变成了挥之不去的可怕梦魇

老金终于感觉到了痛

可他的痛却无处诉说

他找不到小娜的墓地

这是顾红对他的惩罚

可他还是自恋地

劝说着已经死去的女儿

有一次小娜上日语课时

老师让她用爱造句

还告诉她

喜欢是单方面表达自己的心情

但爱一定是双向的

老金来到狗头礁

放走了被他囚禁的李苗苗

然后拨通了报警电话

这个孩子也一样

不过是父母溺爱之下的牺牲品

涉过愤怒的海是曹保平执导

2023年上映的作品

这部电影片尾出现了一句话

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影响

是伴随一生的

只是太多人选择了遗忘或原谅

而这句话

正是曹导最想要传达给观众的

所以这是一部适合孩子陪父母

一起观看的影片

电影里主要展现了两种家庭教育方式

一种是井南这样的溺爱式教育

一个控制欲极强的母亲

加上一个回避型人格的父亲

一个溺爱无度

一个疏于管束

在李苗苗出现反社会人格倾向时

他们非但没有制止

还用自己的权势帮他摆平

时间一长

李苗苗的反社会人格越来越严重

直到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酿成惨剧

另一种是老金这样的

父母离异

孩子成为累赘

被推来推去

老金自始至终

都是一种自我感动式的爱

他训练女儿要听话懂事

这样你才能够得到爱

甚至女儿出事以后

老金的复仇也带着一种挫败感

他只是想要证明

我老金的女儿一向都是乖巧懂事的

女儿的存在

就是为了衬托他的伟大和父爱

这样的爱让小娜成为了表面的乖乖女

实际上小娜极度缺乏安全感

长大以后

才会反反复复的在他人那里

确认自己是否值得被爱

在得不到强烈的他想要的反馈以后

他便会躲进自己的世界里

不停的画太阳

寻找唯一温暖的有希望的东西

只可惜他并没有等到父亲的救赎

直到流干了血

把太阳染成可怕的红色

而杀死他的正是父母

无爱的刀刃

是以爱为名的枷锁

也是原生家庭里沉重的千金罪

小娜不会爱别人

更不会爱自己

这是一切悲剧的根源

所以在电影里

老师让他用爱造句

还告诉他喜欢是单向的

但爱一定是双向的

小娜根本听不懂那个句子

也造不出来

因为对他而言

爱不存在

小娜的日记里没有提及父亲

但每字每句都是在控诉父亲

每天深夜

他都躲在衣柜里

在恐惧和不安中等待第二天的阳光

直到临死的那一刻

他都没有得到过安全感

你给我的爱

竟是这般可怕的东西

所以我拿着他毁灭了自己

而这两个年轻人的病态

又何尝不是家庭的病态

社会的病态

曹导在这个全民讨论家庭教育的时代

推出这样一部锐利如刀的电影

把矛盾直接对准中国家庭

对准那些有心理疾病却不自知的家长

可谓是醍醐灌顶

震聋发溃

这样的反思

在当下的中国社会是罕见的

是珍贵的

同时也是必不可少的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司马阅(SmartRead),是一款AI文档阅读分析工具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网址设置

网址样式切换

详细

网址卡片按钮

显示

布局设置

左侧边栏菜单

展开

搜索框设置

自定义搜索框背景

  • 4K壁纸

自定义搜索框高度

  • 聚焦
  • 信息
  • 默认
自定义设置
TAB栏自定义颜色

背景颜色

文字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