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难电影《我还活着:安第斯空难幸存》影评 解说素材 观后感

解说文案1个月前发布 niuBig
426 0 0

灾难电影《我还活着:安第斯空难幸存》影评 解说素材 观后感

灾难电影《我还活着:安第斯空难幸存》影评 解说素材 观后感

今天给大家带来一部真实事件改编的

载入人类史册的荒野求生电影

《天劫余生》

我叫永强

曾经是一名橄榄球运动员

我们当时挺有名气的真的

甚至可以搭专机去各国参加比赛

然而灾难就是在这里开始

那是个灾难也是个奇迹

我们一整个球队还有家人

坐着飞机去智利参加比赛

这邀请简直太棒了

我们队伍里甚至有几个人从未出过国

小伙子们在飞机上欢声笑语

我们以为这会是一次快乐的旅行

可是当飞机到安第斯山脉上空的时候

遇率了强气流

哦那个场景我终生难忘

飞机剧烈地抖动

起初我们并不在意

几个大男孩甚至把这当成刺激的冒险

但随着飞机抖动得越来越厉害

我们怕了

眼看着窗外的景色越来越近

整个飞机就这样撞在了安第斯山上

巨大的冲击让每个人都猝不及防

即便我们各个身体素质都不错

但在这样的灾难面前

我们和刚出生的婴儿没什么区别

同伴被座椅挤压在一起

就那么一瞬间

只能听见尖叫声

肢体扭碎声

飞机爆炸声

那一刻我以为我就到这里了

但不知是幸运还是诅咒

我活下来了

醒过来的时候

有人给我递了一些融化的雪

我的后脑勺很疼

下意识的揉了揉

发现我的后脑按下去又弹了上来

按下去的是我的骨头

弹上来的是我的脑子

整个飞机被炸成了两半

两个飞行员都死了

我的母亲也失去了生命

妹妹身受重伤

无线电损坏了

每个人都受了不轻的伤

就在大家都手足无措的时候

是队长多兰站了出来

他比我们所有人都更加冷静坚强

多兰组织着那些受伤较轻的人

把座位上的棉絮都抽出来

用来搭成了简易的病床以及取暖的东西

又让我们用行李和雪堵住了飞机破开的缺口

给了我们一个能稍微歇息的藏身之所

说真的要不是多兰

我们早就被冻死在安第斯山的大雪之中

安置好所有人后

大家有了一个喘息的机会

多兰一直在忙里忙外的指挥着

有人看他压力太大

从机长室里找来了一瓶酒给他

这瓶酒给了我们一些希望

在机长室里

我们找到了不少酒和巧克力

这些机长私藏下来的宝贝成了我们的救命稻草

但显然

这点东西没法支撑我们等到支援

为了提高大家存活下来的概率

多兰给我们制订了食物的分配方案

即使我们每个人都又冷又饿

恨不得一口气把东西全吃光

但我们知道多兰是对的

必须要节约每一个能入口成为能量的东西

唯一藉慰的是

我们找到了很多烟

烟草成了我们缓解压力的端口

这个时候

我们仍旧是充满希望的

相信不管是我们的国家还是智利

都能马上派救援队过来搜救

只要挺几天

我们就能活下去

带着这样的心情

我们坚持了整整四天

每顿饭只吃一小块巧克力喝一小口酒

好在这坚持是看的

好在这坚持是有意义的

就在第四天

我们看到了路过的飞机

所有人都开始兴奋起来

那是我们逃出地狱的曙光

一定是政府派来的救援飞机

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

所有人都在欢呼

发泄着这几天积压在心底的绝望

这种时候

唯一能抒发我们心情的

就是派对

我们穿着保暖的东西挤在机舱里

幻想着回去以后要吃怎样的大餐

趁着多兰睡觉

有人拿出了所有的巧克力和酒挥霍一通

那时候的兴奋我现在还都记得

可哪怕过去了这么久

我依然为这个愚蠢的决定后悔

派对过后

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等待救援飞机

清晨黄昏深夜

整整一天一夜

我们的心情也从兴奋到怀疑到绝望

根本没有所谓的救援飞机

所有人都不知所措了

但依旧执拗的蹲在那里等着

即便每个人都清楚不会有救援飞机来了

终于

清醒理智的多兰把我们从幻想中拉出来

别傻了没有人会来救我们

如果有人发现了我们

就算没有组织足够的救援人手

起码会空投一些补给下来

可现在呢

没人理会我们

放弃幻想准备战斗吧

我们能靠的只有我们自己了

他的话像鞭子一样抽打在我们身上

风似乎更加寒冷了

没有人有信心

可以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

在这里活下去

这里是雪山意思就是什么都没有

大家甚至都不知道该干点什么了

好在这时候

有人在机舱里发现了一个收音机

我从未想过

收音机能给这么多人带来希望

但事实确实如此

至少它让每个人都有事情可做

我们用拆下来的铜线当做天线

所有人一起努力

终于修好了这个收音机

并接通了电源

可收音机里传来的声音

并没有回应我们的努力

新闻说

搜救队没有找到失事飞机

可明明我们就在他眼皮底下呀

所有人都失望了

一次又一次的打击让我们的精神消耗殆尽

一个队员忍不住开始说丧气话

被另外一些人围殴

这件事虽然大家都没说

但每个人心里都清楚

或许我们做什么都没用了

只能比赛谁先死去

谁是最后才死的那个倒霉蛋

可多兰依旧没有放弃希望

他决定组织一些人

去找找空难中分离的机尾

也许那里会找到电池

也许能修好飞机的无线电

这是我们能做的最后的挣扎

但显然

他低估了雪山

低估了这片渺无人烟的安第斯山脉

没走出几步

他们就差点掉进了雪山的峡谷之中

厚厚的白雪阻挡了我们的视线

根本没法看清脚下究竟是路还是万丈深渊

最后的求救办法也没有了

这一次就连多兰也绝望了

大家沉默着围坐进机舱

等待着自己的日子到来

接下来的几天里

整个机舱都处在一种诡异的沉默中

很多重伤伤员相继死去

其中也有我的妹妹

她就那样死在了我的怀里

没有任何动作

只是闭着眼失去了呼吸

我甚至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幸运

短短几天

我的两个至亲都在这场该死的空难中

离我而去

我本以为我会伤心会痛苦

可眼前的情况

却让我连痛苦的力气都没有

我只觉得很空

就像是有人把我身体里仅剩的柔软部分掏走了

我知道那是什么

那是作为人的人性

我突然可以用更加冷静更加开阔的视角

看待我们的处境

如果我死了

就不会有人知道我母亲与妹妹的遭遇

甚至不会有人再记得她们

似乎从那一刻起

我的生命除了属于我自己的

还多出了属于她们的一部分

第二天

收音机里再度传来了打击

搜救队没有找到我们停止继续搜救

我们生存下去的希望彻底断绝了

没有食物没有补给

等待我们唯一的结果就是死

但我不想就这样死去

我的母亲我的妹妹需要我活下去

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可以让我们继续苟延残喘

但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其实我觉得很多人也想到了

只是他们没法开口

但为了我的家人

我必须说出来

我尽量平复着心情

用尽可能沉稳的语气给大家描述着现状

并说出了那个其他人不敢说出口的办法

吃人

没错那些死去的同伴

没猎那些死去词伴

是我们活下去唯一的选择

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们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起初每个人都是震惊的

随后一些人开始沉思

一些人开始冷嘲热讽

他们觉得我疯了变成了一只野兽

甚至有人开始诵读圣经

为我这个离经叛道的想法赎罪

但很快

人们都意识到

也许这的确是唯一的办法

我知道

这是我要背负的

我告诉他们

其他人只是因为形势被迫而已

经过了一整夜的思考

我们互相鼓励着

互相替别人也替自己辩解着

最后都同意了我的说法

为了活下去吃人

并且每个人都达成了协议

如果下一个死去的是我

希望我的肉体可以为同伴们继续提供力量

活下去背负着每个同伴活下去

只有这样才是对死者最大的尊重

第二天我用飞机残骸上的铁片

刨开了死去同伴们的简易坟墓

在冰雪的作用下

他们的尸体没有任何腐坏

还保留着死去的样子

为了减少一点负罪感

我把他们的头盖了起来

从腿上一点点的片肉下来

放在板子上

等风干一点后拿给同伴

肉很干

没什么味道

或许是我们的味蕾都已经在冰雪中失去了作用

我们甚至没办法直接吞咽

由于喉咙长期受冻

我们必须把肉片细嚼慢咽后才能吃下

久违地进食让我们的身体再度有了些许力量

好像身体里住进了另一个灵魂

不知道其他人心里在想什么

但我知道

我们活下来了

有了力气

我们决定再次尝试去寻找机尾

一路上只有满山的白雪

虽然没能找到机尾

但我们成功的找到了三个同伴的尸体

掩理他们后

天上突然降下暴风雪

雪山中的暴风雪是最致命的杀手

没办法

我们只能先把他们的遗物带了回来

这些东西振奋了大家的希望

既然钱到了尸体

那机尾想必就在附近

生命真是个奇迹

当天晚上我们点起篝火

我点起摩火

大家讲着那些笑话

就像是宴会上的老朋友

我们都以为我们会这样活下去

但显然上帝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我们

就在当晚

也许是火焰的温度影响了雪山

山坡上的雪堆滑落

形成了大雪崩

重压碾碎了洞口的几个同伴

瞬间夺走了他们的生命

我们这些剩下的人只能躲在里面瑟瑟发抖

雪崩之后仍是雪崩

我们不知道究竟要被埋多久

在黑暗中

一个同伴度过了他的生日

我们用雪与烟给他制作了一个蛋糕

他沉默着许下一个愿望

但许的什么愿并未告诉我们

第二天雪崩结束了

我们从雪堆下面挖了出来

看着白茫茫一片的山脉

同伴问我你感受到了什么?

上帝他说

随后闭上眼睛

似乎真的在聆听上帝的声音

休整了一下

我们继续出发寻找机尾

功夫不负有心人

我们找到了它

里面有一些食物一张地图

还有一本我从未看过的漫画书

虽然没找到电池

但我清晰地感觉到了一件事

我活着我存在

这莫名的感受给了我极大的勇气

我决定用找来的地图徒步走出山脉

最后

我多兰以及一个勇敢的小伙子收拾好东西

踏上了走出雪山的旅途

雪山之后还是雪山

山岭之上还是山岭

我们不知道走了多少路

但没有一个人选择放弃

终于我们耗尽了最后的力气

接下来的路

只能靠意志通过

我们让跟来的小伙子回去报信

就说我们已经出去了

给留下的人活下去的希望

然后我与多兰继续启程

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走出去

也许下一秒我就死了

但我不想回头不想放弃

即使死也要死在路上

我不清楚我们究竟走了多久

只记得脚下的路逐渐平缓

到碎石

到草坪

到森林

当我们看到面前那绿色的山谷时

那些生命生长在这里

在迎接我们这两个同样的生命

我们活下来了

就在飞机失事的第72天

我们的救援队也救出了被困的队友

后来我们回到了这里

在山顶立了一个坟冢

里面没有埋葬任何人

因为那些死去的同伴

正与我们一同前行

电影到这就结束了

与其他灾难片不同的是

这是一部真实事件改变的电影

安第斯山空难事件

一个生还者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了书

而真实的情况远比电影中更加残酷

雪崩之后

他们不得不吃下那些刚刚死去几分钟的同伴的肉

带着体温与鲜血

生命是伟大的也是沉重的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司马阅(SmartRead),是一款AI文档阅读分析工具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网址设置

网址样式切换

详细

网址卡片按钮

显示

布局设置

左侧边栏菜单

展开

搜索框设置

自定义搜索框背景

  • 4K壁纸

自定义搜索框高度

  • 聚焦
  • 信息
  • 默认
自定义设置
TAB栏自定义颜色

背景颜色

文字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