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扁担·姑娘》电影解说文案

解说文案1个月前发布 niuBig
471 0 0

剧情《扁担·姑娘》电影解说文案

剧情《扁担·姑娘》电影解说文案

别名:越南姑娘 / So Close to Paradise

类型:剧情 / 爱情 / 犯罪

小东是个农村人

来自黄陂

离开家前往大城市

赚钱养家

小东每天帮人把货物搬运到码头

渡一条河

然后再带到码头

就可以赚两块钱

城里人管他们叫“扁担”

对于小东来说

这份工作还是不错的

这也是大多数老乡眼中的情况

但是却有一个人不这么认为

那是高平

高平是他的朋友

和他来自同一个村子

他和普通的黄陂人并不一样

很像城里人

每天早晨

他都会花很多时间来收拾自己

和城里人一样穿西装

抽城里卖的那种带嘴的烟

和城里人做生意

只是小东并不清楚

他是干什么的

从一开始

高平就和普通黄陂老乡不一样

老乡做的所有工作

高平什么都不做

在大城市做“扁担”是发不了财的

而他是打算在城里干出一番名堂来的

作为同乡而言

高平对小东挺好

平时特别照顾他

替他洗漱

为他安排食宿

让他和自己一同住在

长江边的一个二层的小楼里面

小东不知道的是

高平其实是从事诈骗的

而且还牵涉到各种复杂的帮派

那是他未曾了解的

一个残酷的世界

高平在这条道上走了很久

然而不料

在某次骗钱过程中

他竟然被同伙苏五打伤

还被拿走了本该平摊的赃款

这回事令他十分恼怒

他发誓定要找到苏五复仇

几天后

小东被高平硬拽着去了歌厅

说是去歌厅找一个越南姑娘

只有她可能知苏五的下落

那姑娘叫阿红

十分魅惑迷人

听说是苏五曾经的相好

她的美貌和歌喉

令她在舞厅里

显得格外耀眼

首先

他们进行了和平交涉

但她死活不肯说出苏五的下落

高平不肯就此作罢

让小东帮着把阿红绑了回去

但令小东没有想到的是

后来他们两人一下子就相上了对方

两人整天腻歪在一起

如胶似漆

即使高平将这描述为大城市里的爱情

小东仍然无法理解

按照高平的话来说

小东是个很天真的人

在三人的朝夕相处中

逐渐不对劲的是小东

总会对阿红表现出一些莫名的情绪

那是一些自己都未曾意会到的情愫

这些不为人知的情愫

被他自己压抑得不合时宜

而被来的阿红

竟在一日复一日的相处中

真正爱上了高平

但明眼人都能看出

高平只是想要利用她

找到苏五的下落

但即使在彼此情浓之时

阿红仍然不肯说出苏五的下落

高平有些生气

这天

在阿红睡觉时

高平偶然翻到了

阿红和一个男人的照片

发现阿红竟然是同乡帮老大大头的女人

大头跟政府有关系

他得罪不起

也不想和那个人上任何关系

但是阿红不肯走

当初她是被绑来的

现在可没那么容易走

可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高平不和她争执

直接掏出钱来给她

苏五的事他不问了

以前的事也就罢了

就算他对不起她

他们就此两清

以后各走各路

阿红听到这话急了

自己对他的爱情

竟然被他贬低到如此境地

一气之下 甩门而去

临走时只拿了自己的

在她身后一直跟着她的是小东

小东跟着她去了一家餐厅

这是小东第一次单独和她相处

那个晚上

阿红哭了

还干了一瓶啤酒

和小东说了很多话

还给他分享自己耳机里的歌曲

阿红说

她再也不相信男人了

所有的男人都骗她

他们录下她的歌声

并不是因为爱

只是想和她睡觉

提起自己的命运

她以为她命中注定只能在歌厅唱歌

反正

她长得好看

她对自己的人生

有一种悲观的宿命感

小东是一直安静地看着她

听她诉说着

这所有的一切

虽然小东仍然搞不懂

高平和阿红之间的事情

高平的目标

只有那个偷了他钱的城里人

他天天出去找他

回来以后就坐在窗台上抽烟

什么也不说

在那段时间

高平和小东之间唯一的交流

就是告诉他

好好花气力做工

其余的事情

高平一点也不想和他交流

小东其实打心底里

不希望高平找到那个苏五

他希望他不要和那些人混在一起

走回正道

但是有一天

阿红却意外留下了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苏五的地址

马上

高平就凭着纸条上的地址

如愿抓住了苏五

而另一边的苏五打着牌浑然不觉

很快就被高平捉住了

高平没有想做出什么过激的事

只是让他把钱还给自己

但是苏五不肯

为了威胁苏五

高平把他关进了地下密室

后来

苏五松了口

把高平带到了大头那里

高平没有拿到钱

反而还杀了人

再也回不去正常人的生活了

杀了人后

高平开始过上了惴惴不安的躲藏生活

既躲避公安通缉

又躲避大头的追杀

因为大头那边

已经发现了高平和阿红的私情

阿红被打大头打的很惨

但是没有任何还击之力

在一旁的小东也没有

只能看着

哪怕于心不忍

在接受警方盘问的时候

警察告诉小东

高平如果不自首

对自己没有好处

作为他的同乡

他应该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他知道的不多

但是他知道

高平是和同乡帮的大头结了仇

阿红是大头的女人

钱是大头的钱

苏五也是大头的人

这些

他全向警察交代了

在心底里

他还是希望高平能做回一个正常人

后来

小东去歌厅找了阿红

阿红还是画着鲜艳的红唇风情万种

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寂寞地抽着烟

但不见脸上有半分开心

他是去交给阿红高平留下的字条的

高平约她在

农历十一月六日那天一起走

很快

那天就到来了

那一整天都是雨天

整整一夜

高平始终都没有露面

那个雨夜

阿红突然冒雨过来见他

全身湿透

在那之后

阿红那边也发生了很大的变故

阿红所在的歌厅关闭了

那是在一次扫黄打非的运动中

里面的很多女人

悉数锒铛入狱

阿红由于经历的特殊

很多记者为了抢到热点

纷纷拥过来采访她

美其名约

以她的故事警示社会

这些记者

他们从某些渠道得知

阿红最初并没有要当歌女

她和许许多多为了

理想和生活进城的人一样

原本只是想要实现自己的梦想

做一名歌手

出自己唱的磁带

然而现实的残酷

却让她沦落至此

在镜头前

阿红只是闭着眼睛流泪

说不出一句话

阿红出事以后

小东彻底在这个城市里失去了熟识的人

实实在在地漂泊无依了

有一日

房东过来找他要租金

问高平的去向

他却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只能接受着房东刻薄的埋汰

但他最终还是继续在这个小楼住下了

后来才知道

房东老太太其实嘴硬心软

虽然嘴上把他批得不行

但其实很同情他这个老实孩子

虽然他没钱付租金

还是让他先住下了

没过多久

小东就接到了家里的来信

上面说

有很多外出打工的人选择回去了

因为农村的日子好过些了

活计也多了

如今留在城里的人都是好工作

而他

仍然是一个挑扁担的

这些日子以来

高平没有任何消息

他只觉得孤苦无依

不知道究竟该何去何从

终于在一个雨天

他再度与高平会面了

高平此次是来与他道别的

这座城市

他是待不住了

高平已经替他预付了房租

可以后再也照顾不了他了

他需要自己想办法了

在整个谈话过程中

高平一副忧虑重重的样子

他点着烟

劝小东早点回家

还说等自己哪天发达了

再回去找他

也让他帮自己好好照顾好阿红

但没有想到的是

大头却带着别人找到了这里

高平打算自己来应付

他先让小东躲起来

小东只记得

高平出去的时候对他说

要离女人远一点

一番打斗中

高平被大头的手下逼至绝境

从楼上跳了下去

然后用着仅剩的力气

踉踉跄跄地往前走着

最倒在了江边

这年

高平其实也就二十多岁

媒体上说

他所在的团伙

几年来从偷盗到抢劫

拐卖儿童

强迫妇女卖淫

无恶不作

对社会危害极大

而离高平最近的小东

竟是和大家一起

从媒体上得知这些事情的

小东最终没有听取高平最后的嘱咐回家

反而留在了小楼里

留在了江边

只是不再做扁担

阿红出狱后

直接去了当年的小楼

她看到了小东

衣服更加合适

看起来也更加成熟

阿红看他的眼神也更加慈祥

可能就像当时高平对他说的那样

阿红喜欢他

阿红抚摸着他的脸的轮廓

告诉他

那天谢谢你

把自己绑了起来

说她要走了

虽然不知道要去哪里

但从她忧郁的表情中

小东读懂她的失望

但还是僵持不下

不肯卸下心房

直到阿红再也没有说话

只是默默的从房间里拿了一个

小东和高平的照片后

小东突然想起来了

什么来了

被一股莫名的力量

支使着追了出去

他拿出一个随身听

把耳机递给阿红

就像阿红当年做的那样

随身听里面放着阿红的歌声

是小东

趁她在歌厅里表演时

仔细录下她的声音

这也是她的私人录像带

以一种笨拙的方式完成

更多电影解说文案,关注文案妹

文案妹官网www.wenanmei.com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司马阅(SmartRead),是一款AI文档阅读分析工具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网址设置

网址样式切换

详细

网址卡片按钮

显示

布局设置

左侧边栏菜单

展开

搜索框设置

自定义搜索框背景

  • 4K壁纸

自定义搜索框高度

  • 聚焦
  • 信息
  • 默认
自定义设置
TAB栏自定义颜色

背景颜色

文字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