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片《入殓师》电影解说文案

解说文案1个月前发布 niuBig
645 0 0

剧情片《入殓师》电影解说文案

剧情片《入殓师》电影解说文案

又名:礼仪师之奏鸣曲(港)/礼仪师(台)/送行者-礼仪师的乐章(台)/为逝者送行的人/纳棺师

妻子只是端上来一盘生鲜鸡肉

男人便忍不住的想要呕吐

疑惑的妻子跑来安慰丈夫

却被丈夫一把搂在怀里

一边扯开妻子的衣物

一边贪婪的血闻着身上的味道

只有这样

小林才能感受到活着

晚上他拥抱着妻子到了深夜

却思来想去怎么也睡不着

原来是这些天

他误打误撞

应聘上了一份入殓师的工作

毕业后的小林刚参加了一个乐团

还没拉多久

他最喜爱的大提琴

整个乐团就宣布了解散

梦想的戛然而止

也让小林陷入了一阵迷茫

昂贵的房租和贴心的女朋友

让他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大提琴

然后和妻子一起回到老家的房子

小林每天都会关注报纸的招聘启事

只会音乐的她什么也做不了

突然她看到了一则特别的招聘

不限年龄专业

待遇从优

见到上面写着工作与松行有关

两人都以为是一家旅行社的招工

第二天小林便找到那家地址

只不过这里地处郊区

偏僻之际

旅行社的房子更是显得破旧

甚至里面冷清到只有一人在工作

还有角落里的3口棺材

让小林不寒而栗

想要逃跑

这时负责招人的老板推门而入

小林出于礼貌还是递出了简历

谁知老板根本就不看一眼

这时上下打量了小林一番

便告诉他已经通过了面试

紧接着就让另一名员工打印名片

小林有些不解

但还是问道薪资待遇都还没说

是不是有点太急了

可老人却直接伸出5根手指

“是五万日元吗”

“五十”

“五十万”

“嫌少吗”

面对如此丰厚的报酬

他愣了好一会

才想起来询问具体的工作内容

然而听到这里根本就不是旅行社

而是给死者整理仪容的工作后

小林的嫌弃都刻在了脸上

原来送行是给死去的人送最后一程

是粗心的秘书少打了几个字

他让毫不知情的小林来到这里

他不能接受与死人打交道

社长却平静的告诉他你可以试几天

不合适随时可以辞职

这2万就是你今天的工资

心里想推开手

却接下了钱

就这样欲拒还迎的心态下

小林打算留下来试一试

毕竟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然而回到家后

面对妻子的询问

小林还是没办法开口

只能谎称是与婚丧有关的工作

妻子听完后十分开心

觉得小林是在婚礼上拉大提琴

这样既能赚钱又能继续梦想

然而妻子越高兴

小林就越愧疚

怎么都觉得是一份见不得光的工作

第二天

小林正常跑去上班

正巧社长为了宣传要拍一部宣传片

而他所做的就是躺着不动

老老实实地扮演一具尸体

第一天的工作也是十分轻松

可是就在途中

意外还是发生了

雪白的剃须泡沫敷在他的脸上

结果鼻腔敏感让他没有忍住

一个喷嚏下去

社长的刮胡刀给他划了一道口子

晚上回家

妻子发现了伤口

可小林依旧是选择了隐瞒

他觉得这份工作也没有那么难

然而真正的考验其实才刚刚开始

这天公司接到了一个通知

需要去除离民过世两周的老人

一路上小林都非常忐忑与紧张

到了现场也不出他所料

一股刺鼻的恶臭扑面而来

而已经腐烂的尸体更是视觉冲击

即便是看上一眼都已经不醒

社长还让他帮忙一起抬尸体

在不断的干呕中完成了工作

事后小林双眼无神愣了好久

木讷的接过老板递来的2万工资

直到无精打采的坐上公交车

发现自己身上那股异味

引起了其他人的窃窃私语后

才缓过神来

提前下了车

来到家附近的一座洗浴堂泉

这是他曾经发小家的店

然而此刻没有心情找发小酗酒

进到澡堂就开始拼命的搓洗

他恨不得将自己撕下来一层皮

然而内心挥之不去的阴霾

是无论怎么洗刷都无济于事的

等他洗完后

还遇上了发小

对方又惊又喜

责怪起了小林

“你小子回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啊很抱歉”

“刚回来有点忙了”

发小的妈妈知道小林在东京的情况

就拉着孙女让他向小林学习

拉大提琴真的是一件优雅的工作

在小女孩一脸崇拜的眼神中

小林只能尴尬地掩饰一番

晚上回到家后

他独自打开了琴包

这是他小时候用过的提琴

里面还有一个用琴谱包着的石头

往日的回忆如潮海般涌入

就在这里给爸爸妈妈演奏

父亲一起在夏夜去澡堂洗澡

之后再到河边捡石头

彼此交换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清晰

唯独父亲的脸庞始终无法记起

第二天一早

小林没有去上班

他来到耳石的河边观望了许久

看到了两条不断逆流的鲑鱼

突然一条同类的尸体从一旁跑过

小林不禁感叹道

“真让人觉得悲伤啊”

“拼命往上游只是为了去死”

“终究是一死”

“没必要那么辛苦吧”

“是自然定律吧”

“他们天生就是这样的”

旁人的一番话让小琳陷入沉思

究竟大提琴是他的归宿

还是入殓师才算命中注定的天意

就在这时

社长亲自开车过来接他上班

由于接小林他们迟到了5分钟

“十分抱歉”

“你们”

“是靠死人吃饭的吧”

这让男主人非常的气愤

这次由社长来处理遗体

小林在一旁观摩学习

逝者是一位因病去世的中年女性

后半生为这个家庭操劳太多

与一向完全不符的面容

好似看到了丈夫

下班后依旧忙里忙外的妇人

浑身的有烟味和打扫沾染的灰尘

小林看着社长每个动作都谨小慎微

温柔中夹杂着一种虔诚的肃穆

仿佛手下的不是尸体

而是艺术品

神奇的手能够化腐朽为新生

让被掩埋的美丽焕发新生

细腻的擦拭

生怕发出声响一样

惊扰了死者平静的沉睡

社长闻起太太生前最喜欢口红的颜色

时一旁的丈夫却正正的说不出来

还是女孩主动拿来了妈妈最爱的口红

丈夫的冰冷好像不是偶然能够想象

太太经常被丈夫忽视

看到母亲好似恢复往日的神色

女孩再也抑制不住的哭出了声

丈夫跪在那里没了行动

直到要盖上棺木的那一刻

他终于失声痛哭起来

与妻子年轻时的回忆全都涌上心头

原来

结婚后的这么多年

他都未曾好好的再看过

他无尽的懊悔却也换不回妻子

只能独剩他自己哭成了泪人

在小林和社长结束今天的工作后

男人跑出来叫住了他们

拿出礼物感谢今天的仪式

“今天是她最美的一天”

“真的非常感谢”

小林这事业终于有所触动

一直以来对这份工作的厌恶

已经变成了一种敬畏

一种庄重

但刚才的男主人一直让他念

念不忘

因为自己的父亲就是个不负责的男人

当年抛下6岁的他和母亲跑了

如果再次见到他的父亲

一定要狠狠的揍他一顿

之后小林便开始慢慢接受这份工作

他的老家是个很小的镇子

所以他的工作很快就传开了

路上碰到老同学也会被嫌弃

“都传开了”

“什么”

“什么都行”

“找个正经工作干吧”

不仅是昔日的朋友

就连妻子听说了他的工作后

不仅一改之前恩爱的态度

还让小林尽快换掉现在的工作

“不要碰我”

“你不干净”

那一刻

小林的大脑一片空白

妻子从他身边离开

小林也只是呆呆的坐在原地

最终妻子生气的坐上了离开的火车

回了娘家

他开始思考这份工作的意义

带着不安的情绪继续下去

这天他要亲手为一名红发女孩整理

他是个叛逆少女

成天跟着混混鬼混而死

父亲在一次又一次没能忍住怒火

“你不想赎罪吗”

“你应该做那个人一样工作来赎罪”

小林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只是来工作的

却能够成为那个负面的榜样

这样的责骂比明面上的还要痛心

于是他找到老板提出辞职

老板好似猜到了他的想法

只是让他坐下

指着身后的照片

向他说起了自己妻子的故事

那是他送走的第一个逝者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做了这一行

试着意义活着的才是痛苦的那个

每次想到妻子走的时候

逝者弄得漂漂亮亮的

送别走后一程

却会感到他会在前面等着我

再次见到时也会同样美丽

小林虽然还不曾有过这种感受

但他还是

把辞职的话咽进了肚里

即使前方看不到一丝光亮

他也决定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就像他送别每个生命的尽头

终会抵达自己的尽头一样

之后小林的进步非常大

手法和动作都在慢慢向社长靠近

不急不躁的认真模样

像极了他轻抚自己的大提琴时

拨动着属于独自一人的心弦

柔和而静谧地融入那琴声中

突然他觉得入殓和拉琴一样

擦拭身体也就是在拨动琴弦

需要注入感情

动作细腻

但这次在给一位清秀女孩入殓时

他触碰到了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

“有那个”

“什么 那个”

社长好像明白了小林的意思

于是就向女孩的亲属询问

之后的妆容应该是偏男还是偏女

原来女孩之下却是个男孩

母亲执意的要为孩子化上女妆

遵从他内心最真切的想法

父亲原本一直都反对这种做法

可当孩子重新焕发的时候

才终于意识到自己从未正视过孩子

如如今的偏见也全都消散

“自从儿子变成那副摸样”

“我都没好好看过他的脸”

“但刚才看到他脸上的笑容”

“我才想起来”

“啊 他是我的孩子啊”

说完男人已经泣不成声

白发人送黑发人

应该怎么送别

那就像第一次见面那样吧

我看着你来到世上

也会看着你离开

往后的日子里

小林逐渐适应

他亲手给许多逝者送别最后一程

生离死别的背后

有痛苦但也有欢笑

每个人都面带笑容的送别老人

让他在最后之际也是幸福的模样

还有与世长辞的一家之主

没有责怪太早离开

反而是一遍又一遍

感谢为家庭的操劳

感谢背负了所有的顶梁柱

感谢付出半生的辛苦

在见到那么多人间的悲欢离合后

小林的心态也慢慢发生转变

他的工作虽然不是医生

却修复了世间的感情

重铸了容颜

而如今也缝补了曾经的梦想

对大提琴的感知也迈上了新台阶

坦然地接纳了这份毫无意义

却能不断获得感悟的工作

直到不久后的一天回家时

他发现了妻子已经归来等候着他

还带来了怀孕的好消息

在生气褪去的冬天里

他迎来了一个新的生命

然而紧接着妻子的一番话让他犯了难

“所以 我们不能在这么混日子了”

“你能堂堂正正的跟孩子说你的工作吗”

“他一定会被人嘲笑的”

“不需要太多钱”

“一家三口开心就好”

小林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就当他还不知道如何开口时

一通电话打来

是他的老板通知他

现在就要去送别一个逝者

就是那个干了一辈子渔场的老板娘

也是那位发小的母亲

看到小林前来

他也感到了惊讶

对于这个一直以来为了方便街坊

而默默坚持干到最后的老人

小林心怀敬意地开始整理仪容

他细致专注的神情

让一旁的妻子看得有些许入神

曾经劝他换一份工作的发小

也被他那娴熟细微的动作震惊

同时都目睹了一场庄严送别逝者

将尊严归还的过程

一条黄色的丝巾轻柔的佩戴完毕

发小已经看着不动声色的母亲

流下泪水

身后的妻子也不知为何

都没有发觉眼泪已经沁满眼眶

原来丈夫的工作不是想的那样

反而更加觉得神圣又伟大

负责火化老奶奶的是一位老人他

是浴场的老顾客了

在将遗体送进火化炉后

男人急切的想要再见母亲最后一面

可老人却拒绝了他的要求

“在这里工作的越久”

“渐渐的 我就相信”

“死亡”

“其实就是一扇门”

“它并不意味着”

“一个生命的结束”

“而是穿过它”

“进入另一个阶段的”

“一扇门”

“而我呢”

“就是守门人”

“送人们穿过那扇门”

“并对他们说”

“路上小心”

“我们后会有期”

男人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随后老人就按下火花的按钮

但男人看着熊熊燃烧的烈火

还是对着这扇死亡之门哭泣不止

很快樱花满天的春天来临

妻子肚里的新生命也在慢慢发育

小林会用情商安抚两人的情绪

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可一封信突然寄到了家里

是小林的父亲去世了

通知他去认领

但小林无法原谅父亲的叛逃

可在妻子不断的请求下

小林还是决定去看父亲最后一眼

来到父亲一直居住的小镇

看到了父亲的遗体

和一箱不值钱的东西

最后还是落了个孤独终老

他看了一眼父亲

依旧那么模糊

这时当地的入殓室前来收人

可小林却看到他们像处理垃圾一样

准备将父亲裹起来抬走

小林当即愤怒的推开了他们

每个人的最后一程都应该得到尊敬

于是就开始亲自为父亲入殓

突然他发现父亲的手怎么也合不拢

小林掰开后

一颗石头叼了出来

这块就是当年和小林交换的石头

即使他再怎么怨恨父亲

再在这一刻也全都烟消云散

他郑重的看向了妻子

妻子微微一笑

世间的恩怨都抵不过生离死别

小林仔细端详着父亲的脸

记忆中模糊的面容也渐渐清晰

那些封存的记忆也开始丰富起来

父亲或许一人来到这里打拼

或许从没有过成绩

不甘回头

但也会永远记得那颗留存亲情的石头

所有的愧疚都深藏其中

小林将石头攥到了妻子手中

然后慢慢移向了他的腹部

让爱意传递

无关生死

电影《入殓师》对于死亡的演绎

凸出美和生的美好相呼应

入殓师面前的遗体

就像艺术品的原材料

经过复杂精细的处理

带着爱和温柔

完成逝者最后的表现

世间的生死往往都是一个轮回

就好比田间地头的坟上

都会长满郁郁葱葱的青草

他们延续了安详缠绵的生命

死亡只是一扇进入另个阶段的门

我们终究也会踏门而入

与朝思暮想的人再次相会

让我们重新焕发面容

见面那便是死亡后最大的尊重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司马阅(SmartRead),是一款AI文档阅读分析工具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网址设置

网址样式切换

详细

网址卡片按钮

显示

布局设置

左侧边栏菜单

展开

搜索框设置

自定义搜索框背景

  • 4K壁纸

自定义搜索框高度

  • 聚焦
  • 信息
  • 默认
自定义设置
TAB栏自定义颜色

背景颜色

文字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