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惊悚片《禁食疑案》电影解说文案

解说文案3周前发布 niuBig
342 0 0

悬疑惊悚片《禁食疑案》电影解说文案

悬疑惊悚片《禁食疑案》电影解说文案

又名:神迹

1859年夏末初秋之际

英国的女护士莉姐

只身从伦敦来到爱尔兰中部的一座小村庄

彼时的爱尔兰正处于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

莉姐此行的目的

是观察一名年仅11岁的神奇女孩安娜

安娜出生于1848年

当时的爱尔兰民众正在经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灾荒

这场灾荒从1845年一直持续到1850年

根据不完全统计

在这五年间总共有超过100万的爱尔兰人

死于饥饿和瘟疫

而当时尚在强中的安娜

是这场灾荒中的一名幸存者

令人惊诧的是

在大灾荒结束近10年后的1859年

安娜突然出现了一种能够抵抗饥饿的超能力

据说从四个月前开始

她就没再吃过一口食物

仅仅依靠喝水维持生命

由于安娜的一家人都是虔诚的基督徒

因而她的父母坚称女儿能够禁食生存

是上帝赐予的神迹

此事不仅在当地传得沸沸扬扬

还登上了报纸轰动了整个英国

如今每天都有全国各地的基督徒

慕名前来探望安娜

瞻仰所谓的神迹顺便留下一些香油钱

安娜一家所在村庄的村委会

为了搞清楚安娜究竟是不是真的能够禁食生存

特意雇佣来自伦敦的女护士莉姐

以及当地一名德高望重的老修女

对安娜进行为期两周的观察

在这两周时间里

莉姐和老修女需要轮班

对安娜进行24小时全天候监视

信奉科学的莉姐

自然不相信有人能够不吃东西而长期活着

在她看来安娜肯定在偷偷进食

她的家人们之所以对外谎称安娜禁食四个月

恐怕只是在哗众取宠

目的是吸引大批基督徒前来捐助

但出乎莉姐意料的是

当她抵达安娜一家居住的村庄时

却从村委会成员口中得知

安娜获赠的所有香油钱

全被其父母安叔和安转赠给了当地教堂

可见这一家人并不是在以此敛财

安叔和安平时带着安娜

居住在郊外的一栋破旧的木屋里

木屋四周比较荒凉

附近一公里内都没有邻居

由于安娜家中没有多余的客房供莉姐居住

莉姐只得在距离安娜家两公里外的一家旅馆落脚

只有轮到她值班观察时

她才会来到安娜家中

莉姐对安娜进行了简单的身体检查

检查结果表明

安娜的身体非常健康

根本不像四个月没吃东西

莉姐好奇地询问安娜

如果她没有吃东西究竟是以何为生呢

安娜真诚地表示

自己每天都是以神圣的玛哪为生

所谓的玛哪是《圣经》中记载的一种食物

相传以色列人在流离失所期间

就是靠着上帝赐予的玛哪过活

莉姐显然不大相信安娜的说辞

她仍然坚信安娜只是背着他人在偷偷进食

为了找到对方偷吃的证据

莉姐在值班期间

总是寸步不离地跟着安娜

结果一连几天下来

她发现安娜除了喝水之外

确实没有吃过任何食物

而安娜喝的水也只不过是普通的清水

不过每到饭点的时候

安娜总会站在窗前虔诚地念诵经文

据说是为了祈祷上帝赐予她食物

如果在自己值班期间

安娜没有进食行为

那么她肯定就是在老修女值班时偷吃了食物

想到这里莉姐趁着换班的时机

询问老修女的观察情况

不料老修女拒绝分享自己的观察结果

原来当地村委会对两人提出过要求

就是不充许彼此分享自己的发现

以确保各自观察的独立性

老修女恪守规则莉姐也只能就此作罢

这天晚上莉姐在值夜班时

趁着安娜熟睡之际搜寻了整个房间

她本以为能够找到安娜藏匿食物的蛛丝马迹

结果一无所获

只是在安娜的床头柜上

发现了一尊镂空的圣女雕像

里面藏着一缕头发

等到第二天安娜醒来时

莉姐直接询问她这缕头发的来历

安娜表示这是哥哥留给自己的纪念

原来她以前有过一个年长其六岁的哥哥安迪

可惜安迪早在两年前就已病故

莉姐见这缕头发跟安娜的禁食行为

确实扯不上关系

加上不想勾起对方的痛苦回忆

也就没再继续追问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

莉姐仍旧没有找到安娜进食的任何证据

这天一名来自伦敦的男记者威廉来到当地

想要调查安娜的禁食之谜

威廉跟莉姐虽不相识

但因来自同一个地方

加上住在同一家旅馆

所以两人很快熟络起来

和莉姐一样威廉也不相信

有人能够不吃东西长期存活

在他看来安叔和安婶一定使用了

某种方法在给女儿长期喂食

安娜才得以安然无恙

为了验证威廉的猜测

莉姐要求村委会彻底隔绝安娜和父母之间的接触

包括安婶每天对女儿的早安吻和晚安吻也必须取消

村委会当即同意了莉姐的要求

很快意外状况发生了

在隔绝与父母接触的两天后

安娜出现了明显的饥饿症状

看来威廉猜测得没错

安娜的父母确实通过某种方式在给女儿喂食

莉姐当然无意伤害安娜

因而在发现异常后

她第一时间要求安叔和安婶尽快坦白真相

可是夫妇俩依旧坚称女儿不需要吃东西

安娜本人也拒绝进食

莉姐实在想不通这一家三口在坚持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

除了喝水外安娜仍然没有吃任何食物

身体因此变得越来越虚弱最终卧床不起

莉姐见此情形再次找到安叔和安婶

希望夫妇俩能劝说女儿吃些东西

谁知安叔和安婶都表示禁食是安娜自己的决定

其他人无权干涉

眼见安娜就要活活饿死

莉姐只得强行将一根喂食管插入了她的胃里

给她喂了一些浓汤

在此过程中由于安娜拼命挣扎

莉姐最后没灌进去多少浓汤就被迫停止

好在安娜没有责怪于她

而灌入胃里的一点浓汤

也让安娜恢复了一些体力

随后她强撑着身体

将莉姐领到了一条小溪边

与两人同行的还有男记者威廉

安娜让莉姐和威廉不用担心

因为自己的痛苦很快就会消失

说着她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条

系在了小溪边的一棵树上

这棵树上系满着很多布条

有些已经风化腐烂

据安娜所言这棵树是当地的神树

只要等到系在树上的布条烂掉

系布条之人的痛苦便会随之消失

说完这句话后

安娜就因身体虚弱突然晕了过去

威廉和莉姐赶忙将其送回家中

安婶见女儿陷入昏迷

终于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等到安娜醒来后

她询问女儿是否需要东西

什么东西都可以

言下之意只要安娜愿意

便可以立即进食

然而性格倔强的安娜

却坚称自己什么都不需要

莉姐对此既生气又心疼

就连吃东西时也气呼呼地用力咀嚼

没想到嚼着嚼着

她猛然想通了安娜进食的秘密

您已获得VIP免费查看特权

随后她来到安娜床前

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安娜此前说过她每天是以神圣的玛哪为生

所谓的玛哪其实不是上帝赐予的食物

而是指母亲将食物嚼碎后

嘴对嘴喂给孩子的吃食

在孩子眼中

母亲的吻就是一种神圣的仪式

因而安娜将母亲对自己的喂食行为

视为上帝赐予玛哪的神迹

并且没有意识到自己违背了禁食的初衷

在莉姐和老修女介入观察的前四个月

安娜应该都是通过此种方式进食

安婶无法在两名观察员面前给女儿喂食

只得利用每天早安吻和晚安吻的时机

悄悄喂给女儿一点食物

以此维持安娜的身体机能

母女之间的亲吻

是一种极私密的行为

莉姐每次都会礼貌性地回避

因而此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直到在她的要求下

村委会隔绝了安娜和母亲的接触

安婶的喂食行为被迫中止

安娜才因此出现了严重的饥饿症状

尽管想通了安娜进食的秘密

但莉姐还是不明白

安娜为何要在四个多月前突然禁食

在她的不断追问下

安娜终于流着眼泪说明了一切

虽然她的言辞极其隐晦

但莉姐还是拼凑出了事情难以启齿的真相

在安娜九岁的时候

大她六岁的哥哥安迪以爱的名义

提议要和妹妹结婚

懵懂的安娜相信了安迪的鬼话

每晚都在他的诱导下

与其玩着入洞房的游戏

安叔和安婶在得知此事后

出于对儿子的偏爱纵容了安迪的恶劣行为

只是两人万万没想到

安迪不久后就突然生病离世

信奉基督的安叔和安婶

认定这是上帝对儿子的惩罚

同时两人也自欺欺人地认为

此事不能全部责怪安迪

女儿安娜也应承担勾引之罪

就这样愚味又偏心的夫妇俩

制定了一个禁食救赎的仪式

在他们看来只要安娜一边禁食自罚

一边真心实意地为哥哥念诵经文

安迪的灵魂就能脱离地狱升入天堂

安娜房间里的那尊塞有安迪头发的镂空圣女雕像

恐怕就是安娜给哥哥祈福的道具

而年幼的安娜本人

也觉得只有禁食才能赎清自身的罪艺

可是她毕竟已是安叔和安婶唯一的孩子

夫妇俩不忍心看着女儿真的禁食而死

于是两人一边给安娜洗脑

一边用嘴对嘴喂食的方式

维持着女儿的身体机能

夫妇俩就是通过这种掩耳盗铃的方式

寻求着内心的自我安慰

不料此事很快传扬出去引来各方质疑

当地的村委会也是一头雾水

这才雇佣莉姐和老修女一同对安娜进行观察

得知真相的莉姐愤怒地找到安婶对质

安婶见事已至此也就默认了一切

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得想办法拯救安娜

为此莉姐暗示安婶可以继续给安娜喂食

没想到安婶和安娜双双拒绝了她的好意

因为莉姐的种种举动

已经让安娜意识到自己此前只是虚假禁食

而她禁食的初衷

是为了救赎哥哥同时洗清自身的罪孽

如果禁食是虚假行为

那么救赎也就无从谈起

所以安娜决定真正禁食直至饿死

以此向上帝表明悔过的决心

安也对女儿的想法表示坚决支持

莉姐无计可施只得在村委会成员面前

公开了安娜虚假禁食的真相

不过为了保护安娜的隐私

她没有说明对方此举的原因

莉姐希望村委会立即派一名医生

给安娜强制喂食避免发生悲剧

没想到村委会成员中的一名神父

拒绝相信莉姐的说辞

这位老兄坚持认为安娜禁食生存

就是上帝的神迹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神父还找来和莉姐一起观察安娜的老修女作证

老修女声称自己在观察期间

确实没有见到过安娜偷偷进食

就在莉姐与神父等人争辩的时候

身体虚弱的安娜

被父母用轮椅推到了现场

当着众人的面

安娜坚称自己是以神圣的玛哪为食

而她之所以会变得虚弱

只是因为得了一场病而已

神父等人对安娜的说法表示满意

为了让她尽快康复

神父还提出第二天为安娜举行一次祈福仪式

尽管当地人都不相信自己说辞

但是莉姐仍没有放弃拯救安娜

其实早在几年前

莉姐也生过一个女儿

只是孩子出生后不久就不幸天折

丈夫还因为此事抛弃了莉姐

致使莉姐陷入了无尽的抑郁和痛苦之中

对于她来说

现在拯救安娜仿佛就是在拯救自己

为此莉姐找到男记者威廉

向其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希望他能帮助自己

经过最近几天的相处

威廉已对莉姐渐生好感

加上出于对安娜的同情

他当即表示愿意帮忙

两人随后制定了一个解救安娜的计划

第二天傍晚时分

莉姐先是来到安娜家中

像往常一样与守在这里的老修女换班

等到老修女离开后

安叔和安也前往教堂

参加神父为安娜举行的祈福仪式

趁此机会莉姐叫醒了昏睡中的安娜

并真诚地告诉对她

以前的一切都不是她的错

而全都是她的哥哥安迪的罪孽

安娜听了这话

悲伤地询问莉姐: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莉姐肯定地回答道:是的安娜的确快要死了

但她死后会以南希的身份重生

南希是一个从未遭受过苦难的九岁小姑娘

莉姐口中的南希

是安娜此前在跟她闲聊时

给自己取的新名字

安娜非常喜欢这个名字

她曾说希望南希是一个没有哥哥

无忧无虑的女孩

随后莉姐将安娜背到那棵位于小溪边的神树旁

然后轻轻地合上她的双眼宣告她已死亡

片刻之后莉姐又以南希的名字呼唤安娜

安娜在莉姐的呼唤声中

渐渐睁开双眼宛如重生一般

莉姐赶忙给她喂食一些提前准备好的食物

紧接着威廉赶来这里带走了安娜

莉姐则只身回到安娜家中完成收尾工作

她将用来点灯的煤油洒满整个屋子

最后点燃了一把大火

等到安叔和安婶完成祈福回到家后

他们居住的木屋已是一片灰烬

现场只剩下双手被烧伤的莉姐

第二天一大早

村委会成员对莉姐展开了盘问

莉姐谎称安娜昨晚突然病故

她则因为太过慌乱

不慎打翻煤油灯引发了火灾

由于火势太猛

安娜的尸体很快被烧成了一堆骨灰

虽然村委会成员们觉得

莉姐的说法匪夷所思难以采信

但他们也没打算深究

村委会的盘算是

能不能尽快将安娜家烧毁的木屋

改造成圣地遗址

以此招引更多的信徒前来观摩

可惜木屋烧得实在太过彻底

这个想法后来不了了之

至此这起闹得沸沸扬扬的禁食疑案草草收场

包括纵火的莉姐在内

没有任何人受到追责

莉姐在离开村庄之前

老修女专门找到她

声称自己在火灾发生当天

因观察笔记落在安娜家里

曾折返回去想要取回笔记

结果看到一个天使模样的人带走了安娜

老修女想知道的是

安娜是不是去了更好的地方

莉姐听闻此言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故事的最后

莉姐回到了自己位于伦敦的家中

安娜已在此等候多时

确切地说她现在的名字叫南希

几个月后莉姐和威廉走进了婚姻殿堂

两人婚后带着他们的女儿南希

移民到了澳大利亚

一家三口开启了全新的生活

本期的故事

来自于2022年网飞出品的冷门悬疑惊悚片

《禁食疑案》

又名《神迹》

改编自一部同名小说

影片对宗教和女性主义的隐喻不言自明

正片的氛围营造得相当诡异和惊悚

只是由于真相过于平淡

因而本片在问世时

并未取得预期的口碑和热度

但总体而言其立意和质量都还算可以

好啦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吧

喜欢悬疑犯罪和惊悚电影的小伙伴

别忘了点赞加关注哦下期见

自媒体维基,新媒体从业人员必备行业网站

自媒体维基,新媒体从业人员必备行业网站

温馨提示:解说文案仅供参考学习,请勿直接制作发布,以免雷同。

相关标签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司马阅(SmartRead),是一款AI文档阅读分析工具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网址设置

网址样式切换

详细

网址卡片按钮

显示

布局设置

左侧边栏菜单

展开

搜索框设置

自定义搜索框背景

  • 4K壁纸

自定义搜索框高度

  • 聚焦
  • 信息
  • 默认
自定义设置
TAB栏自定义颜色

背景颜色

文字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