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喜剧《检察官外传》电影解说文案 观后感

解说文案5个月前发布 niuBig
2K 0 0

犯罪喜剧《检察官外传》电影解说文案 观后感

犯罪喜剧《检察官外传》电影解说文案 观后感

又名:流氓检察官(港)/王牌计中计(台)/检师外传

2015年 韩国首尔的一座监狱

犯人们正在踩着缝纫机

这时 一名鼻青脸肿的中年男囚犯

一时精神恍惚

不慎被缝纫机的钢针刺穿手指

随即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男囚犯名叫丁哥

原本是首尔的一名公正廉明的检察官

但在不久前

丁哥遭人构陷

被判15年监禁

成了一名阶下囚

自从进入监狱的第一天起

丁哥就遭到狱友们的特别关照

时常被打得满地找牙

因为这里的很多囚犯

都是被他在当检察官时

亲手送进了监狱

对于丁哥长期遭受暴力殴打

狱警们倒也尽职尽责

经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无休止的身体折磨

让丁哥精神濒临崩溃

连日常的劳作他也无法集中注意力

这才被钢针扎穿手指

就在丁哥自以为会死在这座监狱时

情况发生了转机

这天放风期间

他无意中注意到

一名狱警正在

为自己最近惹上的一起房产官司发愁

深谙法律的丁哥当即毛遂自荐

轻松替这名狱警解决掉了麻烦

狱警为表感谢

将丁哥带到自己办公室

请他吃了一顿外卖大餐

办公室的另一名狱警

在得知事情的原委后

也凑上前向丁哥寻求法律方面的协助

丁哥趁机提出一个要求

希望狱警们帮忙教训一下

平时领头欺负他的狱霸

就这样狱霸哥被随便找了个借口

遭到狱警的一顿毒打

此事过后

监狱里再也没有其他囚犯敢招惹丁哥

就连典狱长

也时常向丁哥

咨询一些法律方面的问题

凭借着深厚的法律知识以及

对韩国司法制度的了解

丁哥在监狱里混得风生水起

不仅住上了单人牢房

而且一日三餐也比其他囚犯丰富得多

时间一晃过去了5年

丁哥除了帮典狱长和狱警们

解决了诸多麻烦外

还给一些含冤入狱的囚犯们

争取到了改判或减刑的机会

然而这座监狱里

包括狱警和囚犯在内的所有人

都十分倚重丁哥

这天监狱里来了一名年轻的囚犯

此人名叫小姜

是一个满嘴跑火车的诈骗犯

当天午饭期间

小江在与其他囚犯闲聊时

提到了一些关于候鸟习性的知识

这让丁哥猛然想到了

一个逃离监狱的计划

原来丁哥含冤入狱就跟候鸟有关

这件事还得从5年前说起

当时

首尔一家颇为知名的开发商远东集团

打算将一处风景宜人的候鸟栖息地

开发成旅游度假山庄

此事遭到了众多爱鸟人士的激烈反对

他们穿上相同的服饰

高举环保大旗

在施工现场示威抗议

就在爱鸟人士

与到场的防暴警察对峙之时

一群戴着口罩

穿着爱鸟人士同款服饰的人

突然冲入现场

与防暴警察爆发了肢体冲突

混乱中

一个年轻小伙将一名警察打成了重伤

这件事迅速登上热搜

并逆转了舆论风向

原本支持爱鸟人士的民众

开始纷纷谴责

爱鸟人士的暴力袭警行为

迫于舆论压力

爱鸟人士们只得偃旗息鼓

旅游度假村项目这才得以继续施工

很明显这起冲突的幕后操控者

就是开发度假村的远东集团

远东集团

特意雇佣了一群痞子冒充爱鸟人士

然后跟警方大打出手

目的就是要操控舆论风向

尽管此事骗过了众多吃瓜群众

但经验老道的丁哥

一眼就识破了其中的玄机

丁哥当时正是负责袭警案的检察官

他在接下案件后

连夜提审了袭警的年轻小伙

此人名叫阿文

是一个社会盲流

面对丁哥的盘问时

阿文坚称自己是一名普通的爱鸟人士

他打伤警察纯属意外

并非受人指使

为了证明自己对鸟类确有研究

阿文在接受审讯时

还说出了大量关于候鸟的习性

不过丁哥一眼就看出阿文是在撒谎

因为这货在讲述候鸟习性时

目光呆滞

毫无情感

明显是在死记硬背一段

自己并不感兴趣的文字

对于阿文这种蒸不熟煮不烂的青皮

丁哥原本倒是有一套手段

那就是对其暴力逼供

可是阿文这小子患有严重的哮喘病

时不时还需要吸两口哮喘喷雾

缓解病情

丁哥担心闹出人命

因而克制住了自己的暴脾气

没有对阿文动手

只是将对方独自关在审讯室

打算以死熬到阿文支撑不住

主动交代事实

哪知第二天一大早

阿文被发现因哮喘病发作

死在了审讯室里

死前还遭受过暴力殴打

其随身携带的哮喘喷雾也不翼而飞

这下主审阿文

且有过多次暴力逼供前科的丁哥

就成了阿文死亡案的头号嫌疑人

由于案发期间

审讯室的摄像头是关闭状态

再加上当晚值班的检察官大金

声称只有丁哥在案发前接触

过阿文

丁哥因此被告上法庭

庭审前夕

检察院的副检察长老吴

探望了被收押在警局的丁哥

老吴劝说丁哥在法庭上承认

是在审讯过程中与阿文爆发肢体冲突

从而导致了对方的意外死亡

老吴承诺自己届时会动用关系

将此案定性为正当防卫

只有这样

丁哥才有可能免除牢狱之灾

丁哥想到老吴平时对自己颇为照顾

便采纳了他的建议

并在法庭上承认

是自己在审讯期间没有控制住情绪

与嫌犯发生了冲突

致使对方意外死亡

谁知

此时的老吴不仅没有对丁哥施以援手

反而落井下石

最终导致丁哥滥用职权

暴力致死他人等罪名成立

被判15年监禁

而案发当晚的真相

恰恰是老吴胁迫检察官大金

对阿文实施了暴力殴打

然后又拿走了其随身携带的哮喘喷雾

这才使得阿文突发哮喘身亡

老吴之所以这么做

是因为他已决定转战政坛

竞选下一届的国会议员

而其政治现金的主要来源

正是远东集团

为了阻止刚正不阿的丁哥

查出袭警案背后的阴谋

老吴设计了一个一箭双雕的毒计

不仅害死阿文灭口

也让洞悉真相的丁哥身陷囹圄

丁哥本来并不知道是老吴构陷自己

直到他在监狱的电视上

看到老吴给远东集团的项目剪彩

以及对方积极参加议员竞选的消息

才想通了其中弯弯绕绕的因果关系

入狱5年来

丁哥一直在给自己寻找一个洗清冤情

逃离监狱的机会

诈骗犯小姜的出现

让他意识到机会已然到来

因为小江在跟狱友们闲聊时

提到的候鸟习性知识

跟当初安文复述候鸟习性时

连措辞几乎都一模一样

丁哥据此猜测

小姜

当年也是一名远东集团招募的痞子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

他将小姜约到自己的单人牢房

在其威逼利诱下

小姜很快承认

远东集团在5年前

确实招募了一批社会盲流

假扮爱鸟人士

而他就在其中

关于候鸟习性的知识

都是他们在闹事之前

由远东集团聘请的专家

给他们做的科普

以此应对警方后续的调查盘问

在确认小姜的身份后

丁哥决定与其做一笔交易

他承诺会给小姜翻案

将其送出监狱

但小姜在重获自由后

必须按照他的指示行事

并且在事成之后

他还会给小姜支付一笔感谢费

其实在坐牢的5年期间

丁哥早就理清了

当年所有涉案人员之间的联系

并制定了一个周密的方案和复仇计划

而小姜将成为这个计划中的关键棋子

小姜在听说丁哥能让自己尽快出狱

马上答应了他的交易

随后丁哥委托监狱外面的一个朋友

送来一张购物小票

小票上留有一个人的个人签名

丁哥让小姜必须先模仿会这个签名

才能出狱

小姜只得照做

直到他能够完美书写

跟购物小票上笔记一模一样的签名

丁哥才兑现承诺

指点辩护律师成功为其翻案

小姜出狱后的第一件事

是要先收集远东集团雇人闹事的证据

为此他邀请当年被远东集

团招募的那帮社会盲流

吃了顿饭

这帮货几杯酒下肚

就将假冒爱鸟人士并故意袭警的往事

当成自己的光辉历史吹嘘起来

小姜则趁机将这些话全都录了下来

紧接着他又冒充老吴的狂热粉丝

给正在参加新一轮议员竞选的老吴

拉了不少选票

小姜的举动不仅博得了老吴的好感

也吸引了老吴贴身女秘书的注意力

没过几天

他就凭借着自己的高颜值

以及巧舌如簧的口才

成功说服了老吴的女秘书

并趁着女秘书熟睡之际

翻出了其保管的一个私密账本

这个账本

除了记录

由老吴收取的

远东集团的合法政治现金外

还详细记录着

老吴跟远东集团各种非法资金往来

小姜用自己的手机

将正本的每一页都拍了下来

不久这些录音和录像

以及丁哥此前准备好的上诉材料

被一同递交到了检察院的检察长手中

由于证据充足

检察长只好决定重审丁哥的案件

当年负责此案的

是检察院的一名姓杨的检察官

所以检察长将重审工作

还是交给了这位杨检察官

此时正值老吴竞选的关键时刻

杨检察官也不敢开罪对方

再加上跟老吴之间有些私交

指望着老吴竞选成功后提携自己一把

因而杨检察官的做法是以拖待变

他打算将案子先放一放

等到竞选结果出来后再随机应变

丁哥早就算到洋检察官会有这么一手

所以他提前准备了一个备用方案

在他的指导下

小姜假扮成一名外地来的新晋检察官

参加了当地检察院举行的一场晚宴

并借机结识了杨检察官

做一名能说会道的诈骗犯

小姜

轻而易举地获得了杨检察官的好感

第二天上午

他以向前辈讨教的名义

来到洋检察官的办公室

两人刚寒暄完

女助理就过来

叫杨检察官前去开一个短会

此时

已被小江的马屁熏得晕头转向的

杨检察官

不忘招呼小江在办公室坐一会

自己开完会马上就回来

小姜刚好趁此机会

翻出了尚未签字的

关于丁哥案件的开庭申请

然后大笔一挥

在上面签下了杨检察官的大名

最后又忽悠洋检察官的女助理

将申请送到当地法院

看来丁哥此前让小姜模仿的

正是洋检察官的签名笔记

女助理见文件上

确实有洋检察官的签名

加上

小姜刚才跟洋检察官一副很熟的样子

也就没有起疑心

等到杨检察官察觉到问题时

法院已经对外公布了庭审时间

与此同时

正在参加竞选的老吴

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盛怒之下

他跑到杨检察官办公室大发雷霆

质问对方为何没有将案件压下来

杨检察官见老吴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早就对其非常不爽

而且案件如今已进入庭审程序

老吴搞不好要面临牢狱之灾

讲到这里

担心受到牵连的杨检察官

当场跟老吴翻脸

与其大吵一架

两人算是彻底划清了界限

眼见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平日里个性嚣张的老吴只好认怂

他亲自来到监狱

请求丁哥撤交上诉申请

并承诺自己

竞选成功后

一定想尽办法将丁哥从监狱里捞出来

吃过一次亏的丁哥

自然言辞拒绝了老吴的请求

哪知心有不甘的老吴

又想出了一个恶毒的计划

他收买了监狱里的一名囚犯

让其在开庭之前寻机弄死丁哥

好在丁哥此前帮助过这名囚犯

对方在收到老吴的巨额酬金后

只是用餐叉刺伤丁哥

并没有下死手

丁哥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

然后及时赶到了庭审现场

在接下来的庭审中

丁哥的律师拿出了一件又一件

对老吴不利的证据

只是这些证据

只能证明老吴和远东集团之间

存在非法资金往来

并不能证明老吴构陷丁哥

就在老吴心存侥幸

认为自己会逃过一劫时

关键的证人出场了

这个人就是当年受到老吴胁迫

将嫌疑人阿文殴打致死的

检察官大金

老吴这个人平时做事不太讲究

在完成杀人灭口

构陷丁哥的计划后不久

他就找了个机会

将大金开除出了检察院

别忘了

老吴在从政之前是检察院的副检察长

大金离开检察院后

生活过得越来越窘迫

但又担心自己坐牢

不敢出面指证老吴

丁哥在得知情况后

让小姜给了大金一大笔安家费

大金这才鼓起勇气答应出庭作证

随后大金在法庭上提供了一段

老吴指使他打死嫌犯

陷害丁哥的对话录音

老吴在听完这段录音后彻底抓狂

不顾一切的扑向丁哥

想要掐死对方

结果被现场的法警制服

算是出尽了洋相

故事的最后

老吴和大金遭到警方拘捕

丁哥则被无罪释放

而小姜在收到丁哥的感谢费后

决定洗心革面

从此不再干诈骗的勾当

本期的故事

来自于2016年上映的韩国高分犯罪片

《检察官外传》

影片的故事灵感

似乎来自于《肖申克的救赎》

故事本身并不算新奇

也没有太多意外和反转

但胜在节奏明快

叙事引人入胜

正因为如此

本片在当年的票房和口碑都相当不错

算是一部比较成功的商业电影吧

相关标签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司马阅(SmartRead),是一款AI文档阅读分析工具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网址设置

网址样式切换

详细

网址卡片按钮

显示

布局设置

左侧边栏菜单

展开

搜索框设置

自定义搜索框背景

  • 4K壁纸

自定义搜索框高度

  • 聚焦
  • 信息
  • 默认
自定义设置
TAB栏自定义颜色

背景颜色

文字颜色